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云南故事】传统扎染坊,一块布的温度和呼吸!

云与梦之间 2019年11月23日 05:45

   一块布,值得花多久去等待。一门手艺,值得用多少代去传承。当一块白布浸入蓝色染缸的那一刹那,一股靛蓝的染液瞬间吞没了它。它们合二为一,这块布便升华为一卷蓝白相间的绝世“名画”,散发着淡淡的古香。从此,这块布便超越了它的价值,这就是一块布的故事……


   大理洱海西岸的周城村,自古以来就是有名的扎染之乡。一间传统的扎染作坊,白族妇女杨凤花在里里外外的忙碌着,她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从小就看着父母做扎染长大,学会了扎染的手艺,做扎染已经有三十多个年头了。


   据史书记载,东汉时期大理地区就有染织之法。从唐代《南诏中兴国史画卷》和宋代《大理国画卷》中人物的衣着服饰来看,早在一千多年前,白族先民便掌握了印染技术。


   宋代《大理国画卷》所绘跟随国王礼佛的文臣武将中有两位武士头上戴的布冠套,同传统蓝地小团白花扎染十分相似,这也许是大理扎染千年前用于服饰的图像记录。


  盛唐年间,扎染在白族地区已成为民间时尚,扎染制品也成了向皇宫进献的贡品。唐贞元十六年,南诏舞队到长安献艺,所穿的舞衣被描写成“裙襦鸟兽草木,文以八彩杂革”,其实就是用扎染布做成的衣裳。


  明清时期,洱海白族地区的染织技艺已到达很高的水平,出现了染布行会,明朝洱海卫红布、清代喜洲布和大理布均是名噪一时的布料名品。


  到了民国时期,居家扎染已十分普遍,一家一户的扎染作坊遍布在以周城市为中心的洱海西岸,周城村也成为名传四方的扎染中心。


   暖暖的阳光下,一块块扎染布迎风飘荡,上面精致的图案,绚烂的色彩给人带来古朴之美的视觉冲击。每一块布,都是独一无二的花色。透过千年时光,白族扎染的蓝与白,早已浸染成为白族人生活的底色。


   千百年来,白族扎染的“独门秘方”就是以人们所熟知的板蓝根为染料,几乎每个扎染作坊的院子里和门口都会种植一小片板蓝根。没有化学的取巧,只有对自然的崇敬。正是因为如此,白族扎染才会有着世上最纯净的蓝与白。


   扎染的主要步骤有画图案、绞扎、浸泡、染布、晒干、拆线、漂洗、碾布等,其中主要是扎花、浸染两道工序,绞扎手法和染色是最关键的两道工序。每次剪开从染缸中出水的线脚,如同拆开一份馈赠般的虔诚和欣喜,迎接一次美好的降临。

  在扎染作坊忙活着的杨凤花和张进英二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大理人,她们从小就是看着老一辈做扎染长大的,对她们来说扎染的每种手法早已熟记于心。


  在她们的记忆中,周城老一辈的阿妈们,年轻的好时光基本都是在一针一线中度过的,眼睛累花了,脊背累弯了,直到干不动了才放下。今天,她们继续坚守着老一辈的这门传统手艺。

  在云南大理,扎染已经完全揉在白族女人们的生活里,是长在骨子里的技艺。白族婴儿出生,从呱呱坠地之时,就会被放置在里外覆盖着扎染布的竹篮里,这块有温度的扎染布就陪伴孩子一路成长,所以说,扎染是大理人的一种乡愁。


  对于世世代代的白族而言,扎染或许是童年的小书包,或许是奶奶头上的头帕,或许是家中的门帘,无论如何,一定是剪不断的记忆,记忆中有扎染,更有故乡。


 一代又一代的白族女人就坐在这里,一扎就是几十年,时间划过了皮肤,留下了填不平的沟壑和娴熟的精湛手艺。杨凤花和张进英,就在这间小扎染作坊里,在一针一线的来往穿梭之间,织染出白族的历史、现在和未来。


#白族蓝腚扎染# #一块布的故事# #2019发现云南之美网络摄影暨#
阅读2080
参与的活动
  • 2019发现云南之美网络摄影暨短视频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31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23)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摄影见解(七) 决定性瞬间是什么
    溯炎_OFFICIAL
    2019年12月29日
  • 《德国秋天…》
    兰草
    2019年12月2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夜色如水
    日见心舍
    2019年12月17日
  • 少年强则国强
    李 旭
    2019年12月11日
  • 2019.08.07带学生丽江之行艺术夏令营。
    泥雕
    2019年12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