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一章

昆明花子 2019-07-30

     作为一座发达的城市,大场市完全依托黄河而建。一座跨海大桥把新老两个城区连接到了一起,位于平原的新城区,以及山区的老城区。 跨河大桥两侧宛如两个世界,站在桥中间,一边是充满时尚感的现代城市,另一边则是古朴,充满绿色的丘陵城市。每天来往于桥上的车流密密麻麻,绝对大部分是去往老城观光的游客。

     临近中午,一辆旅游大巴模样的车子飞速从桥上试过,径直开向丘陵深处,四周窗户都被拉上了窗帘,完全看不到里面的乘客。大巴车很快驶入老城区,丝毫没有减速。此时街道上人来人往,许多游客兴奋地合影或是自拍。这里有许多古色古香的建筑,甚至能看到西洋风格的教堂。大巴车没有在任何景点前做停留,它绕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驶向一条人烟稀少的公路。

     公路穿过旧城区,一直延伸到山里,四周清脆的景色完美地遮住了大巴车行踪。在半山腰上,大巴车停在一处哨卡前。司机打开车窗,保安把一幅活页夹递给他,驾驶座上的那人熟练地划了两笔,便把活页夹递了回去。保安随即对着对讲机交谈了几句,冲岗亭里的同伴用力挥了挥手。红白相间的警戒杆很快抬起,大巴车喷出一股浓烟,朝着山上进发。

     离开哨卡后,路两旁的铁丝网多了起来,转弯处都布置着摄像头,把全部路面都拍了进去。大巴车安静地行驶着,车床依旧紧闭。在山路上转了三四个弯后,前方的道路忽然变得宽阔起来,大巴车才逐渐放慢车速。道路两边栽满了梧桐树,厚实的树叶把道路遮去大半,显得是那么惬意和阴凉。

     很快,大巴车抵达终点,它停在一座宏伟的铁门前方。两扇铁门徐徐打开,那可不是家用防盗门,大门高度超过两米,采用双层结构打造,每层钢板厚度至少4厘米。不仅一般蟊贼,这种大门连子弹和威力稍逊的炸弹都能挡住。

     就在大巴车停下的时候,小门里迅速冲出数名身着灰色制服的保安,他们手持警棍,紧紧围在车身两侧,每个人都表情严肃。

     过了半分钟左右,铁门终于完全打开,一圈红色喜庆的建筑正等着来人,呈环状修建的建筑中央是一座假山。景观上流水绿茵,装点地十分有格调,当车子驶入时,四周很块响起舒缓的轻音乐,一时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圈建筑物上方横置着一块巨型显示屏,伴随着轻柔的音乐声,一个个俏皮的艺术字接二连三蹦了出来,最后组成一行灿烂无比的宣传语:咏馨学院欢迎你。

末了,右下方转出另一行宣传语:您最贴心的家庭辅导专家。

大巴停稳后不久,硕大无比的铁门很快悄无声息合上了,一切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从大门位置向最里面看去,耸立着一座四层办公楼。在最上层的大型办公室里,一名男性正得意洋洋地站在东北角的落地窗前,学院的一切尽收眼底。他手上捧着一杯茶,腾腾热气不断涌出,拍打着男人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留下些许雾气。男人长相别致,年龄四十岁上下,他笑吟吟地看着正门方向,小口小口品着茶水。

大巴车上唯一一扇门打开了,在保安们的严密注视下,车上的乘客们有序下到地上。他们看起来年级都不大,有男有女。他们每个人看上去都很不开心,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怒气,有的还不停抽泣。有几个年级大一点的男孩下车时还大喊大叫,但一看到保安手中的棍子时,马上不做声了。六七名年轻乘客下车后,立刻被保安们“护送”着进到楼里。之后又有十几名中年男女下到地上,他们神色就不那么消极了,还带着点喜气。

“啊……学校生意真是越来越好啊。”目送完最后一个中年人进到楼里后,男人拉上窗帘,回到办公桌前。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男人的沉醉。他并没有急着应门,而是对着桌子上的镜子理了理衣领,又左右来回看了看,才用慈祥地说道:“请进。”

进门的是一个年轻女性,身后跟着两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三人气喘吁吁地走进办公室里,汗珠不断地往下滴。

“牛教授,他,他还是……”女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还是没救活?好吧,我下去一趟。小王,你告诉李教授,不用等我了,迎新会正常举办。”被称为牛教授的男人表情平静地说道,他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好的,我现在就通知。”

在两名男性的护送下,牛教授很快抵达地下一层。这栋楼里没有电梯,全靠双脚。从楼梯中间的缝隙往下看,蜿蜒的楼梯深处是一片黑暗。

 “死因是什么?有外伤吗?”牛教授一边走一边问道。

“肯定是猝死,我们根本没怎么打过……”其中一名男子说道。

“哦。”牛教授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便加快脚步。

地下一层被划分为很多区域,从门牌上就能看出来,反省室,深度治疗室……当牛教授踏上布满灰尘的瓷砖地面时,一股凉意不由自主钻进领口。他打了个冷颤,又抬头看了看头顶发黄的照明灯,快步走向走廊尽头的“急救室”。

推开门,围在中间的白大褂们纷纷散开,露出躺在中间病床上的男孩。他看上去不过14、5岁,面色煞白,像是睡死过去。裸露的胸口上还沾着几片传感器,整个急救室内鸦雀无声,只剩下仪器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

见到牛教授到来,旁边窜出一个高个子男性,同样身着迷彩服,他满头大汗,双臂青筋暴露。所有人一言不发,低垂着脑袋。

牛教授沉默片刻,平静地问道:“是谁先动的手。”

“是我,可我没用力……”高个子男人尽力争辩着,不停用手擦着脑门上的汗珠。

牛教授眼皮都没抬一下,做了个停的手势,男人马上停止了争辩。教授走到男孩身边,俯下身子仔细查看着:

“人已经死了,说这些都没意义。他有吐血之类的现象吗?”

“没有,我只是给了两拳,人就倒了……”

男孩衣服还算干净,裤子膝盖位置有摩擦的痕迹,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并没有发生过剧烈冲突。

“难不成是隐匿性病症?”牛教授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没关系。你们都看清楚了?没有大的伤口?”

“都看清楚了,没有外伤……”男人十分坚定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牛教授这才挺直身体,看向其他人。他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记得你叫徐峰,是个散打冠军。这样,我给你10万,你先离开这座城市,要是有人找到你的话,你知道怎么解释。”

“10万……”男人的双眼顿时比灯泡还大:“不,我不能坐牢,加上上一次,我完蛋了我……”他连连摇头道。

“上一次不是都压下去了吗?”牛教授走到徐峰跟前,重重按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我是让你去避避风头,又不是干别的。那好,翻一倍,20万,等这件事过了你再回来。放心……媒体那边我会解决的。”

“你,你说真的?”一听到20万,徐峰眼神开始发光了,他战战兢兢地问道:“那我要全款,一次性付清。”

“没问题,我到时候让小王把钱汇过去。”

“是,教授。”徐峰脸上的忧愁和不安一扫而光,反到浮现出几分欣喜。

“嗯!我相信你。”牛教授十分满足地微笑道:“只要按照我说的做,保证大家都没事。”

压抑的气氛缓解了些许,一个教官模样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走到旁边的椅子上,打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些许零钱,一个小小的记事本,还有印有男孩头像的身份卡片。

教官把这袋东西递给牛教授,说道:“牛主任,这些是他随身携带的东西,你看怎么处理?”

“原物奉还就行了。”牛教授随手拾起身份卡,大声念出上面的名字:“徐玉,啧……”他接着拿起那个笔记本,又开始翻动起来,小本子表面很皱,边角也磨破了。

“原来是日记啊?”牛教授快速翻过几页,突然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那双小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日记上的某一页,过了三四秒后,他才把笔记本甩回塑料袋子里。

“无聊。”牛教授瞅了一眼本子,鄙夷地说道。

 

当牛教授离开急救室时,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他取下眼镜,不停揉搓着发酸的鼻梁,自言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体质越来越差?才送来不到一天就死了。唉。”

等候多时的秘书急忙赶到教授身旁,她凑近耳边说道:“教授,刘董也到了,他特别关心死人的事情。我安排他去办公室等你了。”

“什么?他消息怎么这么灵通?”牛教授的嘴角撇了撇:“奇了怪了,之前也不见这么积极。”

说罢,他使劲正了正衣领,和秘书一道向楼上走去。没多久,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被推了出来。两个教官模样的人推着病床扶手,后面跟着两个医生,几个人匆匆把病床推到标着“浴室”的房间里……

当牛教授打开办公室门的一瞬间,一股烟草的香气扑面而来,这股混合着甜味和泥土味的空气让他忍不住咳嗽。

“牛主任,好久不见了。”

循着声音看去,一个男人背对门口坐在沙发上,一缕缕泛着蓝色的烟雾从他指尖升起。那颗圆滚滚的脑袋上没有任何附着物,宛如打了蜡的卤蛋支在靠背上。

“是刘董啊,让您多费心了。”牛教授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去,在男人对面的沙发上坐好。秘书很知趣地退了出去,顺便把门关上。

眼前这个男人50出头,留着浓密的络腮胡,他身材出人预料地壮硕,发达的腹肌把白衬衣都撑开一片。男人把雪茄搭在烟灰缸边缘,坐直身子,不置可否看向牛主任。

“又死了人?”

“对,距离上次已经过了一个月。还在控制范围内。”牛教授坦然地答道。

“过两天就是龙舟会,到时候会有很多国外的朋友也来参观,我还有好几笔大生意要谈。另外,最近总有些媒体来找茬,我不想让这件事被捅出去。”刘董目光如炬,双眼如同高能激光不断炙烤着对面这个瘦小的男人。

“我明白,我会办好的。”

“你打算怎么做?”

“老一套,联系家属,告诉他们儿子因为意外猝死,再赔一笔钱了事。”牛教授对答如流。

“要是家长坚持尸检怎么办?要是他们趁机录音怎么办?我的对手可是无孔不入,他们一定会借着龙舟大会搞事!”刘董不依不饶地问道,手指戳着茶几咚咚响。

牛教授冷笑一声,站起身走到办公桌旁,在电脑上搜寻了一番,然后又再鼠标上点了点。很快打印机便吐出几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

“这个你放心,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牛教授把打印出来的东西放到茶几上,介绍道:“徐玉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们的问询记录都在我这里。昨天的监控录像还没删。这上面有他们把孩子送来的原因。”

刘董将信将疑把一张纸拿在手中,刚看了没几行字,突然笑出来:“哈,什么叫“儿子喜欢人妖歌手”,这些家长是白痴吗?”

“对,像这样的家长比比皆是。我们还接收过因为女儿喜欢中性打扮就送来的。”牛教授把手机放到刘董面前,指着上面跳动的图标说道:“那些家长还成立了各种联盟,专门为学校造势。你还记得上次死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吗?她父母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一开始照样威胁要把我们搞臭。最后在联盟其他家长的逼迫下放弃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控制欲作祟。”

刘董听完牛教授的解释,脸顿时笑的像向日葵:“牛主任,还真是你有办法啊,以家长制家长。”

“因为在他们眼里,家长绝对是不会失败的,该死的只有动漫,音乐,游戏,明星。这样的家长越多,学校才会越好,我们的合作才会越紧密。”

“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刘董从西服口袋里取出一只金属雪茄管,打开盖子,把熄灭的雪茄装了进去。他收好雪茄管,从沙发上站起,喜滋滋地说道:“龙舟大赛我给你留了个位置,记得参加。”

“一定一定,感谢刘董赏识。”

“哈哈哈哈,那我走了,晚上还要开会。”

“那您慢走。”

牛教授走到门口,满脸堆笑着看着那魁梧背影离开,直到那沉重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后,他才关上门。

办公室里依然弥漫着一股烟味,牛教授食指一挥,面朝外侧的窗户应声敞开。他手指稍微动了动,一股强烈的气流很快席卷进屋子里,茶几上的文件旋即被吹得飘散开来。

“傻逼,老子最讨厌别人抽烟。”牛教授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骂道。

狂风席卷了办公室,很快把那股怪味带走。教授使劲嗅着,直到鼻子再也不难受了,他才又弹了下食指,窗户立刻关了回来,办公室又恢复到了往常的姿态。

“开个屁的龙舟大会……”

牛教授盯着地上四散的文件看了一会,指尖动了动,那些文件便从地上飞了起来,自动整齐地叠在一起,摆放在茶几上。

“咚咚咚。”秘书的敲门声打断了教授:“你好,牛主任,迎新大会到您讲话了。”

“哦,我现在就过去。”牛教授换回带着笑意的嗓音答道。他来回扫了两眼,又深吸了几口气,确定办公室再也没有那讨厌的气味后,推门离开。

 


#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2374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2)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走进阿诗玛故乡一一石林
    故事里的云南丨鹏海洋
    2019年10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