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二章

昆明花子 2019-07-31

     入夜,大场市再次变得喧闹起来。巨型电子广告屏上广告轮番轰炸,街道比白天海量。步行街上游人如织,一边享受着当地特产,一边悠闲地吹着晚风。不少游客站在视线良好的地方,摆出各种姿势,和市中心那栋耸入天际的高楼合影。

     在一个广场上,导游透过扩音喇叭介绍道:“各位请看那边,那栋超级高的建筑物就是本市注明地标,昭明大厦,总共有80层,总建筑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

     游客们看向导游手指的地方,黑夜中,一栋插入云霄的高楼若隐若现。因为距离关系,他们只能看到大楼外沿发出的红色灯光,在漆黑的背景中宛如野兽瞳孔。

     “哇,比我想的高多了!”“是谁设计的?真厉害。”人们纷纷举起手机拍照。

     “想必通过名字就能知道,昭明大厦是本市龙头企业昭明集团设计的,还获得过包括普利策克奖在内的多项国际大奖……”

      游客们又爆发出一阵惊呼,一个男人问道:“我有个问题。既然大场市建在黄河边上,那楼的地基会不会不稳啊?”

      “当然不会,虽然这里临近黄河,但从来没发生过地基下陷的事故,老一辈人经常说,地面下方有龙脉守护。现在各位跟紧点,我去市中心参观……”

       导游挥舞着旗子,拥挤的人群便开始朝着市中心移动,他们早已迫不及待了。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又有一辆大巴停在广场上,开始了新一轮游览……

     和城里的喧嚣完全不同,在通往机场的高速路上出奇的安静。这里车辆很少,偶尔会看到满载乘客的大巴开过,大多数时候车上灯光全开,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的人脸,要是站在路边还能听到歌声从半开的窗户里飘出。但有那么几次,车窗被厚厚的黑色布帘遮住,如幽灵般穿梭而过,谁也不知道里面坐着什么人。

      高速路沿线布满了很多休息区和旅馆,比起城里那些供不应求的豪华同类设施,这里价格至少低了三分之一,还很清静。过了晚上九点,休息区已经歇业,只有几处小店还开着。旅馆就在休息区旁边,一共五层楼,门口的宣传灯把“旅馆”两字照得十分惹眼,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是旅馆。

     休息区没有什么娱乐,车子也很少,偶尔有两三个背包旅客从高速路上下来,径直走到旅馆中,掏出两张钞票,开上一间经济房。旅馆顶层特地设立了“豪华套间”,豪华只是相对于下面楼层而言,墙板采用了加厚水泥,隔音效果比廉价的经济房要好很多。

    

     “叮咚”,电梯门开启,徐峰拎着一提啤酒走了出来。他满面红光,不停擦拭着嘴角的油渍,擦了差不多后把手中的餐巾纸揉了揉,砸进旁边的垃圾桶中。他走到标着503的房间前,把手环凑近门把手,随着“滴”的一声,房门自动打开。

     屋里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徐峰鼻翼两侧不自觉地扇动着,赞叹道:“这钱没白花”

     他大摇大摆地走进门,抬腿给门上来了一下,门重重关上。

“真舒服!”徐峰放好手中的啤酒,在刚打扫过的床垫上来回滚了滚,感觉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了。他躺了好一会,打开墙上的液晶电视,随便调了一个台,然后从袋子中取出啤酒,尽情喝着。

“爽!”徐峰像头驴似的晃了晃脑袋,很久没这么放松了。

电视上正在做着游戏广告,一个像是火箭发射车的玩意在地上飞速行驶,它的轮子不是常见的圆形,而是两颗螺钉。镜头还给车子背上的圆筒装置来了个特写。

徐峰饶有兴致看着,抓起一把花生塞在嘴里。

片刻后,发射车伸出背上的筒状物,随着行驶速度增加,一枚椭圆形的导弹从筒里伸了出来。

“移动式发射平台?”徐峰渐渐来了兴趣。

很快,车子行驶到路的尽头,就在抵达终点的同时,背上那枚导弹便被射了出去,一股白烟将大半个车身盖在里面。正当徐峰思考导弹的去向时,烟雾中走出一个娇小的少女,浑身纹着豹纹,她看上去就像猫科动物和人的混合体,一对俏皮的毛耳朵不停晃动。她冲着镜头做了个飞吻,然后像只小猫一样喵喵叫了两声。

徐峰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差点把啤酒喷出来。

“指挥官,快来陪陪人家啦……”那个着装怪异的少女用无比诱人地说道:“人家能把中程导弹做到洲际导弹那么远的射程呢……”

一个游戏商标出现在少女头顶,同时闪过一串俏皮的粉色文字:Metal Gear Para,然后是一串网址和二维码,看得徐峰直反胃。

“低俗!”他狠狠骂了一句,迅速把电视关掉,那恶俗的广告再也不用看到了。

徐峰消停了一会,便掏出手机,走进卫生间,锁上门。他拨通一个号码,小心翼翼贴在脸上。响了两三声后,一个温柔无比,又略带焦急的声音说道:“老公,你还好吧?”

“我都好。”徐峰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钱都收到了吧?”

“嗯……怎么会这么多?你不会惹上什么事了吧?”

“这你不用管,千万别让人知道,包括我们爹妈,明白吗?我明早八点的飞机,你在机场等我。到时候我们先把房租结清了,然后搬家。”

“上一次你就莫名其妙拿回来十万,这次是二十万……你,你可别做傻事啊!”电话那边几乎哭了出来。

“我能做什么傻事?有牛教授罩着,你就一百个放心吧。哦对了,记得买点补品送给大舅,他一直对我们家不错。”

“我,我都知道了。”

“好!”徐峰对着手机狠狠亲了一口:“你真听话。我发誓再也不会回那个破地方了,到时候我们换个新城市生活。”

“你真的不会有事吧?我……”

“我电话快没电了。为了我俩的未来,别打过来了。行了,我挂了。”徐峰一狠心,直接把电话摁掉,飞快地掏出电池,这下谁也找不到他了。

“对不住了,老婆。我也不想这样……”

   

徐峰在原地足足待了两分钟,才走向洗手间门口。当他把手放在门把上时,却怎么也拧不动了。

“妈的,难道外面有人?”

他手脚并用,脸色涨的通红,但把手就像凝固的水泥,无论从哪个方向用力,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给我放手!”徐峰冲着外面吼道。

“咣当!”门猝不及防向外打开,徐峰来不及调整重心,整个人朝着客房冲去。

“哎哟。”他眼见自己就要撞向床边的椅子,就在刹那间,椅子忽然被什么人抽走,身体结结实实朝地面撞去。

徐峰面朝下砸在地上,巨大的冲击几乎让刚才的啤酒和花生从胃里流出。他猛地一个转身,从地上跳起来,怒吼道:“谁在跟老子开玩笑?”

房间里没有人,房卡也好好地插在插槽上,窗子紧闭着,空调还是之前的27℃。

徐峰这下有点慌了,他抄起旁边的拖把,把木质的部分对准墙角,吼道:“再说一遍,别跟老子瞎闹。”他贴着墙壁走到卧室,脚边不小心碰到一个东西,是刚才喝完的啤酒罐。

“咣当!”从客厅中传来一声巨响,徐峰下意识回头看去,挂在墙上的画框掉在地上,玻璃也碎了一地。

“谁?”徐峰感到后背涌起一阵阵寒意,他使劲握了握手中的拖把,把头缓缓转向卧室。床铺上方,原本整整齐齐的薄被子慢慢立了起来。以笔直的角度向上方平直升起,就像被人拽着两边用力向上提。

“你,你是谁?”徐峰挥起拖把杆就朝着被子打去,他很清楚被子后面根本没人。

被子不甘示弱,直接扑向徐峰,“咔嚓”一声后,徐峰手中的拖把便少了半截。他惊恐看着断口的木刺,腿也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你,你是谁?”

整床被子“站”到徐峰面前,接近顶部的位置浮现出一张人脸,目光深邃,嘴巴和鼻子都棱角分明。

怪异的布脸看向徐峰,构成上下嘴唇的布料一张一合,发出嘶哑的声音:“徐玉是怎么死的?”

“徐玉……”徐峰内心一惊,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我不知道!你认错人了!”

那块布脸显得很平静,被子外沿立在地上,一双“眼窝”死死盯着前方的男人。徐峰抓紧手中仅存的半截武器,汗水不断从双颊淌下,最后汇聚在下巴附近。

他不敢把眼睛从那张可憎的布脸上挪开,“滴答”,一滴汗水滑了下去,掉在地板上。就在汗水接触到地面的同时,徐峰感到手中的压力陡然消失,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砸在脚上。他惊慌地低下头,手中握着的半截拖把杆散落成木屑,被阵阵阴风得到处都是。

“啊!”他一脚踢开仅存的拖把头,冲向门口,而那床被子还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追上去的意思。

徐峰不顾一切地抓住房门上的把手,双手同时发力,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后,把手被整个地拽了下来,而门却严丝合缝关着。他看了看手中断掉的把手,又看了看那扇门,嚎叫着把把手扔掉,冲进客厅里。

“啊,救命!谁来救救我!”徐峰抓起电话,听筒中只传来呼呼风声,他胡乱按下数字键,什么声音都没有。

“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

徐峰扔掉话筒,窜到窗户边,指尖刚碰到不锈钢床沿,一道汹涌的电流便从手指涌向胳膊。他惨叫一声,被击飞出去。窗外依旧灯火闪耀,但就像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

被子慢悠悠地从卧室晃到客厅,弯成一个弧度,那张布脸静静地看向躺在地上的徐峰。

“别,别过来……我承认,徐玉是我杀的。不是,我没杀他,我发誓!”徐峰不住地后退着,最后蜷缩在沙发和墙壁的夹角处。他双手抱头,哀嚎道:“我那天就是打了他两耳光,没干别的。结果他就倒了下去,说是什么器官衰竭……”

布脸注视着男人,凸显出来的眉骨略微朝中间缩了缩,男人像只小鸡似地被拎了起来。双手被吊在身体上方,两条结实的腿在空中乱登。

“看来,你说的是实话……”布脸的嘴唇动了动:“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你的主人,到底还有多少人在那里被折磨?”

“我不能告诉你,求求你了。他们势力很大,整个大场市都是他们的!”泪水和鼻涕打湿了徐峰的衣服。

“是么……我毁灭的世界比你所见过的还要多。”

“求求你放了我!我还有老婆孩子呢。我可以把那些钱都给你。只要让我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

“那么,在你伤害那些无助的人时,你想过他们的未来么?”布脸冷笑道:“那些被你们折磨的人,处境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多么绝望,多么痛苦……”

“我也是收钱办事……啊!”

一缕缕蓝光从徐峰口中和眼中抽出,全部汇聚在被子的中央。布脸尽情地吸取着男人身上的能量,嘴角微微上扬。

“我全部都知道了……有趣……原来这个世界依然有如此多的愚者。”

“呃……呃……”徐峰嗓子中冒出含糊不清的音节,双腿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小。

“我现在明白了……”布脸中断吸取,转向卧室,朝着床铺位置飘去。徐峰啪叽一声砸在地上,小腿只在地上微微扭动了几下,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被子按照先前的样子“躺”在床上,布脸也逐渐瘪了下去,当被子完全贴到床铺上时,那张怪脸也不见了,只留下少许皱纹。

早上七点,服务区又开始热闹起来,商店们纷纷开门,为迎接新的游客做准备。然而在旅馆五层,数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人守在楼梯和电梯位置,严禁一切人员出入。一些胆大的游客纷纷从下方探出头来,小声议论着什么,但很快被服务员们劝走了。

503房门大开着,两名黑色制服的人守在门口。客厅里,徐峰面朝下趴在地上,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检查着他的身体。那男人年龄大约在50岁上下,留着八字须,眉头紧锁。他抽出腰间的佩刀,把刀背贴在徐峰的背上,顷刻间刀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道道蓝色细纹穿梭在刀身上。

“怎么会这样?”中年男人收回佩刀,将徐峰的身体翻了个个。虽然他的身体早已凉透了,可搬动时丝毫没有僵硬感。

“体表无外伤,无入侵迹象……推测死因是心脏麻痹……”中年男人在本子上飞速写下一段话。

就在他为徐峰的死因而踌躇不定时,一个年轻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大约17、8岁,英气逼人。他大步流星走到中年男人身旁,将一叠捆好的证件递给对方。

“师父,我核实了这人的身份,他叫徐峰,今年35岁,曾经是散打冠军。就职于名为‘咏馨学院’的民营机构。随身行李是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

“很好。”中年男人点点头:“练过散打,怪不得全身都是肌肉。”

他举起徐峰的手,关节处全是厚厚的茧。

“那他是怎么死的?”年轻男子问道:“我感觉像是猝死,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和入侵的迹象。”

“绝对不是猝死,我看过了,是那些人干的。”

“真的吗?师父?”年轻男子倒吸一口冷气,愣了几秒,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叠好的汇款单:“对了,我在他的行李箱里面发现了这个,是一张二十万的汇款单,收款人是一个叫李兰花的人,可能是女的。”

“二十万?”中年男人看看单子,又看看地上的尸体:“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开户行是穗合银行,行长我认识。”

中年男人撇撇嘴,把汇款单还给年轻人,说道:“行,交给你了!”

年轻男子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朝卧室走去。中年男人又一次蹲下来,凝视着地上的尸体。徐峰表情安详,眼皮紧紧闭合着,像是在做梦。他真的是死于心脏麻痹吗?

“你是干什么的?这里不能进去!”门口守卫的呼喊声打断了中年男子思考,他站起来,将一块白布盖在尸体身上。走到门口,一个和徒弟年龄相仿的少年正和守卫们争执着,少年右手握着短短一节权杖,杖体修长。来客衣着朴素,脸上透着和年龄完全不符的沧桑。

“我是来帮助你们查案的。”少年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位大哥,请不要推我。”

“快滚,我们调查局不会雇佣你这种人!”守卫毫不客气推了少年一把,他略微退后两步,继续笑着说道:“是,你们也未必雇得起。不如让你们的队长来跟我谈谈,如何?”

“我警告你,这里是管制区域,再不走后果自负!”

中年男子摇摇头,走上去拍了拍守卫的肩膀,示意他们退到后面。接着打量了少年一番,实在看不出什么问题,他便平静地问道:“我是调查局的总管洪一平,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吧。”

少年见状,微微一鞠躬,无比恭敬地说道:“你好,我是独立安全协调员,轩辕诚一,这是我的名片。”

洪一平接过他递来的名片,白底黑字,和市面上的名片毫无二致。职务写着长长一串唬人的称呼,有“独立安全协调员”,还有“个人安全顾问”,在轩辕诚一的四个中文字上方还写着一串大写英文。

“xuan,yuan,sei……i……chi?”洪一平读着别扭的拼写,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是汉语还是方言。他抬头问道:“轩辕的读音我认识,但这后两个字的拼法似乎不是诚一?”

“啊,那是日文,seiichi,就是诚一的意思。”

洪一平哦了一声,便把名片还给少年,心里暗自嘲讽:又是一个故弄玄虚的家伙。正当他思考如何让这个姓轩辕的“安全顾问”离开时,年轻人从屋里飞快跑了出来。

“师父,信息已经确认了。”他不经意间看到门外的轩辕诚一,有些恼怒地问道:“你是谁,你来干嘛?”

“你好,我是轩辕诚一,是一名安全顾问。”轩辕诚一微笑着答道。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202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0)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走进阿诗玛故乡一一石林
    故事里的云南丨鹏海洋
    2019年10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