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三章

昆明花子 2019-08-05

“安全顾问?我们这里不需要什么安全顾问。你赶紧离开!”年轻男子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你就是辛宇龙吧。”轩辕诚一冷不丁叫出一个名字,年轻男子为之一愣。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昭明集团未来的总裁,大场市的明日之星。”

“你……”辛宇龙还想争辩什么,却被洪一平伸手挡住:“好了,你们都少说点。”

洪一平转向轩辕诚一,指了指屋里面说道:“想让我们跟你合作可以,不过你得先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这很简单。”轩辕诚一看了眼房门方向,滔滔不绝地说道:“死者是男性,年龄在30到35之间,练过散打。他并不是死于疾病,而是谋杀。杀人动机并不是为了钱,凶手是掌握了异次元能力的人……”

“行行行,我们清楚了。”洪一平急忙制止轩辕诚一的解释:“看得出来你很了解现场。我们有点内部事情得讨论,先失陪下。”

说完,他把辛宇龙拉进卧室里,顺带把门关上。到了屋内,辛宇龙迫不及待地问道:“师父,你不会真相信这种来路不明的人吧?”

“我当然不信,但他既然能说出死者身份还有你的名字,说明一定是有备而来的。”

“那……”辛宇龙挠了挠脑袋,想出一个办法:“不如这样吧,我们就给他点钱,打发他走不就行了。”

“又来这一套……”洪一平直摇头:“这些‘赏金猎人’就像狗皮膏药,粘上你了甩都甩不掉。”

“那怎么办?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怪人。”

“不如这样,我们同意让他参与调查,但只能提供部分线索。等案子差不多结了,找个借口甩了他。钱照给,只要他拿够了钱,就没理由再缠着我们。”

“嗯!我明白了。”辛宇龙点点头。

师徒俩刚走出客房,原本靠在墙上的轩辕诚一马上迎了上去:“你们两位商量好了?”

洪一平高声宣布道:“我们同意你协助调查,只是协助。没有经过我们同意,你无权接触证据和现场。还有,这件案子不见得是异界人作案,别夸大其词。”

“行,你说啥就是啥。”出乎预料的是,轩辕诚一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好,留下你所有的联系方式后就可以走了,别耽误我们办公。”洪一平大手一挥,两名护卫马上把轩辕诚一围在中间。

少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无计可施,只得强装硬气说道:“好,你们可要说话算数,我等你们联系我。”

目送着轩辕诚一乘着电梯离开,辛宇龙高悬的心情总算放松了一点。回到屋里,徐峰的身体已经被装进特质尼龙袋中,两个体型壮硕的男人一前一后,将香肠似的袋子拎起,迈着小碎步走出房门。

辛宇龙来到卧室,洪一平正躺在大床上,四肢伸长,不停划动,佩刀就摆在枕头上方。

“师父,你在干什么?”

“这被子好奇怪,似乎之前有什么东西在上面。”

“那是肯定的,徐峰昨晚就在这睡觉。”

“不是徐峰,他根本没在床上躺过。”洪一平抓起佩刀,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上面有十分明显的转移痕迹。也就是说,曾经某个脏东西附着在被子上。”

“他附在被子上干嘛?”辛宇龙看到被子的面料,脑海中不自觉闪过一个念头。

洪一平下到地上,回头又看了看凹陷下去的床铺,说道:“谁知道,异界生物的想法我们都猜不透。”

“我在想,会不会徐峰是被下了什么药,然后有人故意伪装成异界来客伪造现场。”

“很有可能。这种手法也不是没有人干过。”洪一平掏出记事本,又添上几行字:“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局里再说。”

“好!”辛宇龙离开卧室前,盯着那床铺看了三四秒,在阳光的照射下,怎么看都是普通的家居用品。

“异界?转移?别又是虚惊一场……”

辛宇龙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跟在师父后面离开了现场。

 

就在旅馆的调查告一段落时,数十公里外的咏馨学院却陷入了另一场风波中。

迎宾楼一楼的接待室里。牛教授坐在茶几右侧的沙发上,把几份文件摊开。沙发左侧是一队中年夫妇,脸上还残留着泪水划过的痕迹。中年女子头发散开着,无力地靠在丈夫身上,她已经哭尽了所有力气。

牛教授给夫妻两人的杯子里加满水,将一张并不厚的纸推到他们面前:“对于这种事情我们很抱歉,但尸检报告相信你们都看过了。徐玉是因为自身疾病导致意外身亡。”

“胡扯!我儿子好好的,怎么就多器官衰竭了?”中年男人绝望地吼道。

“我们也很意外,他表现一直都不错。这种隐匿性疾病的例子在学院里也发生过。”

“放屁!”中年男人扯过报告,指着鉴定结果对牛教授咆哮道:“你告诉我,我儿子送来前还那么健康,怎么不到24小时全身器官都出毛病了。你看看报告上,心脏,肝脏都出现十分严重的老化,他才14岁啊,不是七八十岁的老头!”

牛焕金惋惜地叹了口气,双手放在腿上,放慢语速说道:“请您别激动。您还记得吗?之前我们需要家属提供体检报告时,你们没有,是您和您夫人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说自己孩子没问题,一切后果自负。而且那时你们态度很坚定,一定要让我们收下徐玉,监控录像都还在,我随时可以通知保卫科调出来。”

听到牛教授的话,中年男人握着报告的手无力垂了下去,他把视线转到另一份标着“保证书”的文件上,下方正是自己和妻子的签名,两枚红色指印还十分鲜艳。

“我们是签过字……”中年男人搜肠刮肚组织着反驳的语言,但眼前不断浮现出那天送孩子来时的场景。保证书上的红色手印宛如烙铁,不停地在心中烫起一个个疤。

牛教授见男人犹豫不决,脸上又泛起了甜甜的微笑:“这样吧,看在人道主义的份上,我们补偿你20万。要是你们答应的话,马上就能签字。”

“我们不要钱,我们要儿子!”中年人把手中的保证书撕个粉碎,狠狠揉成一团,砸在桌子上:“你们给我等着,一定要告到你们破产!”

男人扶起悲痛欲绝的妻子,叫骂着走出接待室。牛教授并没有跟出去,反而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他轻蔑地朝着夫妻俩离开的方向瞅了一大眼,冷笑道:“告去吧,你觉得那些家长会同意吗?”

十分钟后,牛教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拉开窗帘,眼前是晴朗无比的天空。在灿烂的阳光下,一群群身着迷彩服的学生正在操场上训练着。他们严格按照教官指示下蹲,跑步,俨然像一群士兵。

跑道内侧,一个学员体力不支,落在了队伍后面。教官便冲上去,拽着胳膊拖走,学员踉跄几步,摔倒在地。旁边的同学看不下去了,试图上前理论,几个身强力壮的教官马上围了上去,对着理论的学员拳打脚踢。围观的孩子们被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再吱声。

牛教授眯着眼睛,满意地欣赏着这一切,仿佛自己当上了皇帝。

“滴……”

特制铃声打断了思绪,牛教授飞速掏出手机,打开免提,刘董事长急迫的声音从蓝牙耳机中传了出来。

“你马上来会议室一趟,事情很紧急。”

“是!我马上到。”

来不及拉上窗帘,牛教授飞奔着从办公室里窜了出去。不顾身上的白大褂,他在楼梯上一圈又一圈跑着。如此匆忙的举动让周遭员工惊诧不已。

“牛教授这是干嘛去?”

“不知道啊,很少见他这样。”

仅仅一杯茶的时间,牛教授便冲下一楼,拐了个弯,直奔隔壁的附属楼。今日气氛非比寻常,过道里守着四五个保镖。这些彪悍男子守在门口和楼梯附近,脸上的墨镜就像粘在耳朵上,随着脑袋机械转动。见到牛教授走进楼里,会议室门口的守卫很识趣地打开门。

牛教授平静一下呼吸,抹了抹头发,才放慢步子走进去。会议室里除了刘董事长外,还有个穿西服的男人,那人身材精瘦,脸上没有什么肉。陌生男人看到牛教授时招呼也不打,又把头低了下去。

“你来得真够快啊。”刘董头也不抬地说道:“快自己找个位置坐吧。”

牛教授刚坐定,刘董便把一个文件夹递到他手里:“那个徐峰今天凌晨死了,在一个旅馆里。”

“什么?”牛教授看着手中的现场照片,连连高呼道:“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我们怀疑是有人下毒。但找不到实际证据。”刘董指着穿西服的男子说道:“这位是超自然调查局局长,汪震秉,案子情况让他跟你说吧。”

牛教授极不情愿伸出了手,却发现汪局长干瘦的手上异常有力,轻轻一碰就能感受到里面的骨头。寒暄过后,汪局长直奔主题:“是这样,我手下的人怀疑徐峰是被人用异次元的力量所杀,详细情况还有待调查。”

“异次元?”牛教授面色发白,脑门上不断钻出黄豆大小的汗珠。他掏出一张纸巾,擦拭着脑门,哆哆嗦嗦地问道:“局长,您别吓我。什么超不超能力的,我是医生……”

“你别紧张,我们会调查清楚,可能只是某些人搞的烟雾弹。”汪局长看出了牛教授的窘迫,轻松地解释道:“有些人雇佣流落在民间的异能人士,专门进行有针对的犯罪活动,这次目标应该是冲着刘董来的。我怀疑他们打算借机生事,破坏大场市即将举办的龙舟大赛。”

“没错,以防万一,需要你们学院这边做好准备。”

牛教授的情绪刚刚缓和了一些,又被刘董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问:“什……什么准备?”

“学院要暂时关闭,直到龙舟大赛结束。所有学员遣送回家,当然,你的钱我们照给。”

“我知道……我明白,我一定配合。”牛教授脱下眼镜,掏出一块布擦拭着。

“所以你要做好家长的工作,找个好借口把他们支走,明白吗?”

牛教授点点头,重新戴上眼镜,说道:“明白,我会以消防系统检查为由关闭学院。然后给那些家长来一次包团旅游,再组织豪华聚餐,把他们伺候舒服了就行。”

刘董那张紧绷的脸总算松弛下来,开心地笑道:“非常好,我就喜欢你的手段。家长那边都交给你了。还有件事,那个死去男孩的父母怎么处理?”

牛教授答道:“完全不出我的预料。他们很生气,还扬言投诉我们。不过家长联盟的人一定会阻止他们。到时候再赔偿一笔钱,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那就好。这下漏洞都堵住了。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牛教授,谢谢你!”

“哪里哪里,还全靠刘董支持呢。”牛教授的脸像绽放的波斯菊,笑得可开心了。汪局长冷冷地看着这个教授,一言不发……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573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走进阿诗玛故乡一一石林
    故事里的云南丨鹏海洋
    2019年10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