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每一个"哪吒"都有可能成为"申公豹":谈谈关于偏见的故事

禾烨 2019年08月06日 17:28

今天看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已经过了25亿。大家对它的票房期望也从最初的“赶超《大圣归来》”到“力压《疯狂动物城》”再到现在“超越《复仇者联盟4》冲击《流浪地球》”。可以看得出来,从“和国产动画电影比”到“和全球的动画电影比”再到“和其他电影(包括真人电影)比”,我们期待《哪吒之魔童降世》在越来越大的舞台上得到认可。

《哪吒之魔童降世》拍得好不好?

当然是好的,这部几乎举全国动画人之力而成的作品,画面精良,配音生动,特效炸裂,故事热血流畅,很好地抓住了观众的笑点和泪点。哪吒和敖丙的“情比金坚”也迅速席卷互联网,在微博时时变化的热搜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也引发了数次争论。

但这个故事真正要讲的是什么?真的是一个中二期儿童改邪归正最后得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结论的热血篇章吗?

恐怕不是。

这部动画打着“与命运抗争”的噱头,但是对于“偏见”的讲述,却比“命运”本身要多得多。故事中的两个男主,哪吒要对抗的是“魔丸”这一身份带来的偏见,敖丙要对抗的是“妖族”这一身份带来的偏见。

但是我今天想讲的不是他们,而是这部动画的反派角色——申公豹。

当他看着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想起年轻时的自己。

其实比起哪吒和敖丙这两个初出茅庐、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在申公豹的身上,我们更能看到偏见带来的巨大伤害。

作为一只豹子精,他生来就是妖,没有父母善意地哄骗“你是为拯救苍生而生”,也没有来自家族沉重的爱与责任。在仙>人>妖这样严苛的等级制度下,他凭着自己的毅力,从被嫌恶唾弃的妖,拼了命修炼成万人景仰的仙。申公豹的这段经历,可以说是逆天改命的典范了。

如果这是一个励志故事,那么到“飞升成仙”这一步就该画上圆满的句号。然而“逆天改命”之后的事情呢?

即使位列仙班,他依然是一只不受待见的豹子精,这是他的原罪。

而申公豹的师兄和师父的表现也值得令人深思。

太乙真人心思纯净,悲天悯人,也许有一点小小的迷糊和不靠谱,但大体上符合所有人对“上仙”这个身份的想象。元始天尊当着申公豹的面说,要把十二金仙中最后一个位置留给太乙,也许是一次心境上的考验。但在我看来,更像是“钓鱼执法”。

自修成仙身开始便从未得到过重用,一次次的热血和期盼变成无望的等待。他尝试着更努力、更勤奋,但最终眼睁睁看着身边好吃懒做的师兄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自己渴求的一切。走投无路之下,申公豹出手夺走灵珠,这时候每个人都可以说:“申公豹果然不安好心,不配成为上仙。”

到底是“不受重用导致心理阴暗”还是“心理阴暗导致不受重用”,身为凡人的我们无从得知,不过这种莫名的恶意在现实里比比皆是。因为“不同”而排斥和霸凌,也许是各路神仙也逃不开的偏见。

申公豹告诫敖丙,藏好自己的角,不要被发现。这是无奈的妥协,是认命的心酸,是“逆天改命”后的一声叹息。他也曾经是一个“哪吒”,与龙族费尽心机合谋,想要得到的不过是元始天尊的认可。

可是,他从仙到金仙完成的等级飞跃,难道会比从妖到仙还要大吗?假设故事如他所愿地发展下去,他也不过是从一只“成了仙的豹子精”变成“成了金仙的豹子精”。

这就是偏见。它永远记得你是一只豹子精,至于你做过些什么,无足轻重。

更令人感到害怕的是,偏见的受害者和施害者,有时候往往是同一个人。作为“魔丸”偏见的受害者,李靖对救了全村但是身为妖族的敖丙表现出了极强的偏见。

这种偏见并非不能理解,他作为一个父亲,看到偷走了自己孩子“灵珠”的妖族,有偏见可谓是人之常情。那么,我们说回现实,我们曾经有过多少次这样的“人之常情”?

地域歧视、学历歧视、资产歧视、流量歧视……从互联网上无数次热点事件的一再反转中,我们都能看见对某类人偏见极深的影子。

曾几何时,我们都是那个无惧神魔、顶天立地的“哪吒”。可慢慢地,我们发现自己身上有了越来越多“申公豹”的影子。

不去反抗,不去争取,认可了偏见存在的合理性,竭力隐藏自己原本的模样,谨小慎微地活着。生活只剩眼前的苟且,精致的利己主义成了保护自己最好的工具。

不是变坏,只是变得麻木。

在故事的最后,哪吒消除了陈塘关百姓对他的偏见,终将成为一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英雄。而“误入歧途”的申公豹也许没有想过,自己的敌人,不是哪吒,不是李靖夫妇,而是那个他一心想要融入的、充满偏见和歧视的天庭。

愿每一个“申公豹”,都有勇气变回当年那个“哪吒”。在知道“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时,依旧去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动漫推荐#
阅读2535
评论(4)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蚂蝗箐的萝卜甜如蜜(彩云之南随笔之二十三)
    李存梅
    2019年08月21日
  • 人生如歌丨记高空玻璃墙上的“美容师”
    摄影文化丨鹏海洋
    2019年08月18日
  • 昆明金字塔
    北方狼四哥
    2019年08月14日
  • 白龙潭,一个不用锁门的村庄(彩云之南随笔之二十一)
    李存梅
    2019年08月12日
  • 曲终人不散
    莳萝
    2019年0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