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五章

昆明花子 2019-08-14

“醒醒,我们快到了!”

在洪一平那如钟声的催促下,辛宇龙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一缕清爽的阳光刚好射进车里,连绵不断的暖意袭遍全身。辛宇龙把座位从平躺位置调回原位,降下车窗,舒爽的微风拂过脸颊,整个人瞬间无比精神。

“你昨晚干嘛去了?”洪一平看着辛宇龙朦胧的眼神问道。

“和我女朋友聊天,聊到三点。”

“哦?她那边应该是白天吧。”

“对,时差整整十二小时。”

“年轻就是好,呵呵。”

车子驶进一条山路,透过两侧茂密的树木,还能见到远处流动的黄河水。

辛宇龙深深吸了口空气,品尝着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泥土味:“不来不知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度假山庄!”

“你去过的度假山庄肯定比我多。”洪一平放慢车速,叮嘱道:“注意看路两边。”

“没问题。”辛宇龙干脆把脑袋伸出窗外,瞪大眼睛寻找着。

在一个拐弯处,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几个身着蓝色工作服的人正修理着设备。地上堆放着两个拆下来的摄像头,一个工人正在用万用表测量电线状况。

辛宇龙让洪一平停下车,大声问道:“你好,请问你们是在更换摄像头吗?”

“对。”工人答道。

“这里明明是做消防维护,为什么连摄像头都要换?”

“我们也不清楚,是公司派我们来的。”

“好的,谢谢!”

坐回车里,辛宇龙从座位前的小型储物柜里掏出一本宣传册,封面上用宋体写着“咏馨学院”四个字,背景是学院的俯视图,操场,宿舍,教学楼应有尽有。

辛宇龙一路清点过来,弯才拐过两个,但摄像头就已经有八个了。他疑惑地问道:“一个学院干嘛用这么多摄像头?”

“说明他们很注重学生安全。”

“师傅,你看那是什么?”

右前方几名工人正站在梯子上,将围栏上方一个圆形装置拆下来,下面的同伴又递上一个全新的。装置两端布置着圆孔,不像是摄像机,更像是某种发射器。

“那是……”洪一平盯着圆形装置两端观察了一会,说道:“是红外探头。”

“我想起来了,一路上都是这种东西,装摄像机就算了,为什么装那么多探头?防小偷也不至于吧。”

“怕是防止人逃跑。”

十分钟后,车子总算抵达学院正门。诺大的停车场居然一辆车都没有,一些清洁工正在清扫着地上落叶。一群四五十岁的男女把学院正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都穿着同样的T恤,嘴里使劲叫喊着什么。

“这些游客疯了吧?”车刚停稳,辛宇龙马上打开车门,三步并做两步冲了上去。洪一平来不及阻止,抓上佩刀也跟了过去。

“为什么突然关闭学院?”“你们搞什么?”“让牛教授出来!”

这些中年人群情激奋,冲着保安们喷吐口水,他们中还有人不断挥舞着拳头,面目狰狞。保安们只好挡在门口,尽力安抚着来客。

“对不起各位,这是市里面的要求,我们也只能照做。毕竟马上开龙舟大赛了,请多多谅解。”一个队长模样的人说道。

“你这话说的,凭什么开龙舟大赛就要关闭学院?”一个身材肥硕的中年女子叫道。

“本学院是大场市重点保护单位,消防工作肯定是第一位的。你们也不想孩子出个什么意外吧。不过我们可以保证,一旦消防系统升级完毕,马上就开放学院,时间不会长于一周。”

家长们的情绪稍微不那么激烈了,一个男人喊道:“好,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一周后开不了,我就投诉到市里!”

“对!没错!”其他人也跟着喊道。

“请各位一百个放心,我们绝对遵守承诺!”

在队长三番五次的承诺下,人群骚动才平息下来。辛宇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游客,急忙挤进去,对离开的一名女性说道:“你好,阿姨,请问下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你是谁?”女人警觉地看着辛宇龙。

“我们是旅游局的,正在做调研。”洪一平恰到时机掩饰道。

“调研?”女人鼻腔里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说道:“算了,告诉你们也没什么。我们都是从外地赶来的,好不容易拿到入院资格,现在却告诉我们暂停营业了?要是改天名额作废了怎么办?你们说气不气人?”

“是,是,看你们挺辛苦的。”辛宇龙嘴上应承着,暗中观察着这些中年人。他们每个人步履匆匆,完全不像是来旅游。有个打电话的男人正操着自己完全不懂的方言,冲电话里恶狠狠嚷着。

“我们家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儿子成天只知道玩什么破游戏,还说要参加奥运会。女儿就只知道什么cosplay,每天把自己打扮得人不人鬼不鬼。我们做家长的都快气死了!”

“居然有这事?”

就在辛宇龙打算继续追问时,另一个女人从旁边冒了出来,拽着同伴的胳膊说道:“红姐,跟他们废话什么,我们赶紧走。”

“好好好,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聊了。”

女人被同伴拽着,和其他人一道走向了远处的中巴车。辛宇龙看着他们怒气冲冲的步伐,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师父,这些人怕不是搞传销的吧?”

“我看不像,走,去问问那边的保安。”

洪一平和辛宇龙刚走到大门旁的岗亭时,那位队长就小跑着冲过来,热情地招呼道:“你们是调查局的?请跟我来。”

“你认识我们?”洪一平感到十分意外。

“是的,牛主任特别叮嘱过。他就在里面的办公室里。”

队长吩咐手下打开供人穿过的铁门,将师徒二人引进学院里。

 

门口的假山景观已经断电,没有了水流的滋润,凸出来的石头被晒得发白,下方的景观灯和碎石也毫不保留漏在外面,就像是一座被人抛弃的雕像。

穿过迎宾楼就来到了学院教学区域,辛宇龙感到鼻腔里多了一股淡淡的草药味,但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在煮药,于是问道:“队长,怎么有股药味?”

“你闻到的一定是消毒剂的味道。”队长指了指左手边的宿舍楼:“我们正在给各个宿舍消毒。”

“你们不是在进行消防改造吗?”

“其实除了消防,安保和卫生都在进行同步检查。学生住的多了,总会滋生细菌,不如趁这个机会做一次彻底工作。”

学院里穿梭着许多工人,他们把一箱箱自动喷淋头往宿舍里面运。两栋宿舍中间的地方被挖出一个大坑,几名修理工正把一截崭新的管道运到坑里。

“这也太夸张了。”辛宇龙心中暗自惊讶道。

洪一平给队长递过去一根烟,顺带问道:“怎么称呼你?”

“我姓李,是这里的保安队长。谢谢,我不抽烟。”

“我还是第一次见不抽烟的保安。”洪一平只好把烟收了回去。

辛宇龙突然想起了什么,追问道:“李队长,你认识徐峰这个人吗?”

“他是这里的教官,很出名的。不过我们之间并不太熟。”

“那关于那20万的事情,你们怎么看?”

“只能说他运气好了。”李队长颇为无奈地说:“不对,他运气也不好,刚拿了钱,人就没了。”

“我刚才在门口看到许多家长,他们好像很想送子女来这里。”

李队长微微一笑,自豪地说道:“没错。我们帮很多家长解决了子女问题。他们十分感激学院。”

“哦?”

谈话间,三人走到了办公楼下方。李队长停下脚步,对两人说道:“关于学院的问题,你们还是去问牛主任吧。他就在最上面的办公室里。”

“刚才你不是说领导不在吗?”

“没办法,为了应付家长。我还有别的工作,麻烦你们自己上去吧。”

“行,你忙吧。”

待李队长走远,辛宇龙忍不住对洪一平抱怨道:“这都什么人啊?”

“这就叫做官僚主义。”

 

四层楼对于辛宇龙来说不算高,他很快到达终点。但洪一平就没那么轻松了,落后了将近半层。辛宇龙靠在四楼楼梯上,看着师父气喘吁吁的样子,关切地说道:“师父,不至于吧?”

“我都一年多没健身了,不然的话……”

洪一平爬上楼梯,一手扶着刀,一手扶着扶手,大口大口喘着气。

“要是放在三百年前,你这样子怎么查案啊?”

“我……你还别不信……”洪一平断断续续地说道:“我要是在那个时候,绝对是王牌捕头。”

“好了好了,你把气喘匀了再说。”

又过了三分钟,洪一平的呼吸才恢复正常,两人继续沿着过道前进,牛主任的办公室就在尽头处。

站在办公室门前,师徒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辛宇龙先开口:“师父,还是你敲门吧。”

“行。”洪一平捋了捋因为爬楼梯而凌乱的发型,在门中央有力地敲了三下。

门很快打开,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牛教授本人。他微微一鞠躬,问候道:“两位好,快里边请。”

办公室里没有别的人,茶几上正摆着两个考究的青花瓷杯子,旁边的一体式烧水机开着,茶壶不断吐着白气。

牛教授请师徒俩坐在沙发上,然后端起茶壶,把每个人前方的杯子倒满。随着热气上升,一股清幽的茶香味飘散在房间里。

“这是我私人订购的普洱茶,你们品尝下。”牛教授笑吟吟地看着两人。

辛宇龙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口中顿时溢满了清香。他本想做个样子,却着实被茶的品质吸引了。

“的确是好茶。”辛宇龙满意地放下杯子:“牛教授,我们切入正题吧。”

“好,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你真名是叫牛焕金?”

“对,不过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名字。”

“徐峰在你们学院是个怎样的教官?”

“可以说,他很有干劲,也很有魅力。”牛教授答道:“他练过散打,有种很特别的气质,深受许多家长和学生的信赖。”

“那么汇款的事情也是学院的决定?”

“对。我们一直倡导以人为本,团结互助是我们的宗旨。既然我们帮助了那么多家庭,那么没有理由不帮助自己的员工。也许你们怀疑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公司,但是我在这里以我的人格发誓。我们咏馨学院从一而终,绝无半点假话。”牛教授掷地有声,眼神及其坚定。

辛宇龙挠了挠头,转向洪一平:“师父,我问完了。你来问吧。”

“你们学院的创办目的是帮助家庭纠正子女不良习惯,你们到底是用什么方式进行纠正?”

“这就说来话长了。家庭问题存在于社会各个阶层,毕竟做父母不需要考试,很容易形成思维误区。在子女长大后,长期不当教育会导致逃学,沉迷网络等不良行为,家长会觉得子女一夜之间叛逆了,其实问题早在成长初期就埋下了种子。”牛教授解释起来口若悬河:“我本人就是心理学出生,解决教育问题也需要父母的配合。”

“说的也是啊。”洪一平想了想,问道:“我想看看你们教学活动的记录。”

“正好,我这里有录像和照片。”

牛教授从书架上取下一份光碟和一本相册,相册差不多有大拇指厚。他把光碟递给洪一平,摊开相册,翻到三分之一的部分:“这些是我们活动剪影。”

照片上,几十名年轻男女身着迷彩服,在雨天做着体能训练。每个人都湿透了,但他们都在奋力呐喊,没人露出胆怯的表情,隔着镜头都能感受道那股发自肺腑的冲劲。辛宇龙翻到后面,是学生们在做手工和绘画的特写,看不出什么异常。

“好,光盘我们拿回去了。”洪一平把光盘交给辛宇龙收好。

“我能拍照吗?”辛宇龙指着相册问道。

“当然可以。”

辛宇龙打开手机镜头,平举着对着相册,前前后后拍了十几张。

牛教授又从书架下面搬出一摞信件,信封颜色五花八门,厚薄不一。他把信件轻轻放在茶几上,对二人说道:“这些是家长送来的感谢信,我保留了一小部分。”

“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辛宇龙从中间抽出一封,信封上的地址和寄件人都是手写的。

“很多家长觉得写信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情。信你们随便看,不要紧。”

辛宇龙抽出信纸,信纸是最上方写着一家农业局的名字,正文字体刚劲有力。从口吻上看,写信人是一名父亲,心中讲述了女儿青春期如何叛逆,家庭矛盾如何激化,但经过学院教育后和父母相处融洽多了。信中不断强调女儿是如何不懂事,经过教育后变得极其听话。辛宇龙看着看着,感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洪一平也抽出两封信,随意在信上扫了两眼后又放回原处。

“师父,这些信应该是家长亲笔所写。”辛宇龙说道。

“这些家长也真是热情。怪不得你们学院如此受欢迎。”

“我们只是做了分内的事情,看着一个个崩溃的家庭重归于好,我也很高兴。”牛教授谦虚地说道。

洪一平在本子上记录了一边情况,对辛宇龙说道:“我看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

“哦?哦!好。”

两人喝完杯中的茶水,在牛教授的陪伴下离开办公室。临走前,牛教授特意交待道:“我一直都会在这里,如果你们有什么新问题的话,欢迎随时来问。”

“好。”洪一平皮笑肉不笑扔下一句话便走了。

 

走出办公楼,辛宇龙急忙凑到洪一平耳边问道:“师父,你怎么不多调查一下?”

“还查什么?证据都没了。那些信件看上去挺像回事,可你不觉得感谢内容有点特别吗?”

“没错。家长的叙述中透着一种蛮横,他们到底感激学院什么呢?”

“要是我们能找到家长谈一谈就好了。不过现在看来,学院里的人都被清光了。那些保安和工人根本不可能有我们要的东西。”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先回去,记得别声张,别让那个姓牛的看出我们意图。”

“是!”

返回途中,校园里那股药味更浓了。辛宇龙甚至开始怀疑有人架了口大锅,把一车一车药材往里面倒。他看向宿舍楼门口,不断有带着口罩的人进进出出,手中推着一米高的罐车。

辛宇龙掏出手机,调到最大焦距,从不同角度拍下消毒的场面。拍完后抬起头,回望身后的办公室,牛教授那间已经拉上了窗帘,什么都看不到。

直到走出学院门口的铁门,辛宇龙才从药味中解脱出来。当铁门关上时,他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

“师父,我感觉那里像坐监狱。”

“我也有,虽然操场很大,但很压抑,似乎暗中有无数眼睛盯着自己看。”

校门口的保安重新站在岗位上,在走出二十多米后,辛宇龙回身对着巨型铁门又拍了几张照片。

“越看越像监狱。”他心里默念道。

还没走到停车场,辛宇龙猛然发现车子旁站着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那人悠闲地靠在车身上,不时摆弄着手中的权杖。

“又是你!”辛宇龙以冲刺般的速度跑向车子,洪一平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当他看到车旁的人时,也使劲向前冲去。

看到两人冲到车前,轩辕诚一只是笑了笑:“哟,你们两位还挺准时的。”

“你又来干什么?”辛宇龙质问道。

“提供情报。”轩辕诚一依旧嬉皮笑脸地说道。

“什么情报?”洪一平厉声问道。

“别急,你们来这边。”轩辕诚一示意两人走到车后,借着车身的阻挡,他打开地上的袋子,里面装着一件带血的衣服,药瓶,还有其他零碎的玩意。

辛宇龙拎起带血的衣服,这是从一件衬衣上撕下来的,血迹呈放射状。

“这件衣服哪来的?”

“我趁他们焚烧物品时偷出来的。”

“焚烧?”

“看来你不知道。他们在地下室里焚烧各种不利于自己的证据,有衣服,鞋子,还有许多没来得及收走的东西。应该是学生留下的。”

辛宇龙不置可否,望向洪一平:“师父,你怎么看?”

“是人血。”洪一平搓了搓衣服上的红色说道:“你还有什么证据?”

“你看这些药瓶,都是精神类药物。”

辛宇龙捡起一瓶药,标签上的信息都被抹掉了,用标签纸贴着1-1号,2-1号等字样。

“还有呢?”洪一平继续问道。

“还有在这里。”轩辕诚一从袋子底部掏出一张旧照片,照片表面有几道折过的痕迹,但上面的人都还能看清。一群身着西装的人正站在迎宾楼前,微笑着面对镜头。他们身后是一座假山,和刚进门的那座一模一样。

“这是牛教授?”辛宇龙很快认出了中间的那人,接着指着中间右侧的光头男人说道:“还有这人,上华国际贸易公司的刘默云董事长!”

“你认识他?”洪一平问道。

“我认识,这个人和我们家来往密切。”辛宇龙在人群中仔细搜寻了一会,说道:“太奇怪了,我居然没见到我父母。要是刘董事长有什么活动,他们也应该会出席的。”

“原来是这样。”

轩辕诚一见两人对自己的证据有了兴趣,便说道:“既然证据对你们有用,那是不是该兑现我的奖励了?”

洪一平没好气地回应道:“哼,除非你的证据是真的。徒弟,把照片收好,其他的还给这个顾问。我们不需要。”

“哦,好。”辛宇龙急忙将照片折好,塞进兜里,然后把地上的袋子重新系好,还给轩辕诚一。

“上车!”洪一平一声令下,两人飞速钻进车中。

轩辕诚一这下慌了,使劲拍打着车窗,喊道:“喂,做人要厚道!”

辛宇龙降下车窗,甩出去两张购物卡:“这些卡里的钱加起来超过2000元,够你买了。再见!”

轩辕诚一不得已蹲下去捡地上的卡,趁此机会,车子很快发动起来,将他远远抛在后面。

“喂!喂!”轩辕诚一迎着尾气追上去,拼尽力气大喊道:“一批学院家长来大场市旅游了,你们听到没有!”

车子很快消失在了山坡下,只留下轩辕诚一一个人。他摇了摇头,握着手中的卡悻悻离开。

 

当学院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时,辛宇龙才问洪一平:“师父,你刚才为什么让我把那些东西还给他。”

“这些人最擅长造假,故意夸大事实。虽然学院有很多疑点,但并不如他说的那样离谱。”

“是嘛……”辛宇龙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照片,忽然眼前一亮。

装在空调面板上的手机发出震动,洪一平按下接听键,一个急促的男性声音便传了出来:“老洪啊,跟你提供个大新闻。你可得好好谢我。”

“什么新闻?”

“盘上公路附近发生一起很严重的车祸,车上坐满了人。”

“这种车祸不是每年都有吗?”

“怪就怪在司机和导游都安然无恙,还有那些乘客都是学生家长,听说是被什么学院邀请来的,你不来看看吗?”那男人发出猥琐的笑声。

“你说什么?好,我现在就来。”

“行,地点就在盘山公路最高处,你追着烟就找到了。”

洪一平眉头紧锁,猛地一打方向盘,车子离开入城方向,朝着左侧的高速路开去。

“师父,刚才那是谁啊?”

“我的线人。诚一说得没错,学生家长果然来大场市了。”

“他们来这里干嘛?”

“只有到现场才清楚了。”

仪表盘上的时速表从40窜到80,车子迎着阳光,驶向山路的最高点……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261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走进阿诗玛故乡一一石林
    故事里的云南丨鹏海洋
    2019年10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