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七章

昆明花子 2019-08-26

每年端午节,大场市都是最热闹的时候,借着地理优势,龙舟比赛是端午节必不可少的节目。今年的比赛场地设在城市东岸的日辉体育中心。

端午节的项目不仅仅只是划龙舟,场馆外围还举办了美食节,从全国各地而来的厨师在这里大展身手。街道上弥漫着食物的香气,人们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中,全然不记得昨天高速路上的事情。

在围起来的贵宾区中,两个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圆形玻璃桌子上堆满了吃的。他们一手抓着竹签,大口嚼着肉块,另一只手持续不断地戳着手机屏幕。

一根接一根的光竹签被扔进垃圾桶里,高个子的男孩忽然兴奋地叫道:“出了,我出了!”

“叫个毛?你到底出什么了?”矮个子同伴不屑地问道。

“你看看,ssr级皮肤,海魔鬼的美人鱼,漂亮不?”高个子把手机美滋滋地推过去,指着上面那个打扮成美人鱼模样的少女,不停炫耀着。

“哎哟我去,你花了多少钱?”

“100个物资箱!怎么样?我欧不欧?”

“欧,实在是欧!”矮个子少年万分佩服地说道。

“你出货了没有?”

“没有!花了1000抽辽宁舰的‘汨罗渊’,死活不出,看来又得再花1000了!”

“所以说,你们海军是没有前途的,快来和我一起开合金装备吧。”高个子嬉皮笑脸地说道。

“扯淡,我誓死追随局座!”矮个子瞪了同伴一眼。

     一个迅捷的身影从背后扑了上来,冷不丁同时把两人搂在怀中。高个子男孩扭头看向身后,惊喜地问道:“富二代?你怎么来了?”

这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辛宇龙。他此刻已经换上了一套崭新的黑色西装,左边上衣口袋还别着一小折面巾,头发也经过认真打理,闪着油光。

“你们两个能不能有点追求?天天看纸片人有意思吗?”

“我可不像你这个现充,我老婆都在手机里。”高个子男孩点开手机屏幕,有七八个应用头像全是美少女。

矮个子男孩打量了一番辛宇龙,调侃道:“总裁,今天又有多少生意要谈?”

“不着急,不着急。”辛宇龙顺势拖过一把椅子,在两人旁边坐下:“我这里有个案子要查,你们都是我兄弟,帮不帮这个忙?”

“哎哟,你居然还找我们帮忙?”高个子男孩经不住笑出来。

辛宇龙掏出手机,打开一张名单的扫描件,递到高个子男孩面前:“我是说真的。阿飞,这上面有联系电话,看能不能搞到他们的网络聊天群。”

“这些是什么人啊?”

“是昨天车祸死的家长,我觉得他们背后有个组织。”

“唉,你这任务难度太大……”阿飞露出为难的神色。

“少装了,事成之后我给你6480,让你抽个够!怎么样?”

“成交!为了我老婆和兄弟,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一听到有巨额赏赐,阿飞把胸脯都拍紫了。

“好,一旦你成功混进去,尽量截取他们的对话内容,特别是关于子女的情况。”

“交给我吧!”阿飞信誓旦旦地说道。

另一边的矮个子男孩按捺不住了,急忙问辛宇龙:“龙老板,我也要6480,。”

“行,我有另外的任务给你。”辛宇龙亮出一张登机牌的照片:“阿伟,你表哥在机场工作。帮我看看这个女的那天到底有没有坐上飞机?”

“王可?这女的和你们什么关系?”

“她是个很重要的证人。我怀疑她没有上飞机。”

“好,我马上去问。还有别的任务吗?”矮个子男孩趁机抓了一把薯条塞嘴里。

辛宇龙滑动屏幕,将那天在牛教授办公室拍下的训练照翻出来,调到人物特写,放大:“我记得你认识很多演员工作室的人,帮我看看这几个照片上的人。”

阿伟接过手机,上下滑动,然后把屏幕转向辛宇龙一边:“你看这个做俯卧撑的,我见过,是个兼职模特,专门在秀场举牌子。”

“你能确定?”

“错不了。”阿聪翻到后面几张下雨天的照片,继续解释道:“你再看后面这几张,摆拍痕迹严重,这些雨水是人工做出来的。”

“可以啊,你怎么会这么熟练?”

“我打工时学的,这些都是工作室基本功呢。”阿聪洋洋得意地说道。

辛宇龙把手机收好,站起身,抚平衣服上的皱褶,对两位好哥们交代道:“我得走了,你们尽管吃,都算在我头上。”

“老板慢走!”“再见。”

两人喜笑颜开,坐回椅子上再次大快朵颐起来。

 

四十分钟后,辛宇龙站在了体育场入口的安检处。他走进安检门,双手抬高,安检员手持仪器,待全身上下扫了个遍,才算过关。这里到处都是手持棍棒的警卫,正门入口停着巡逻车,连苍蝇都飞不进来。

辛宇龙来到通往贵宾看台的入口,让工作人员扫了下手机后,登上楼梯。比起一楼,二楼环境好很多,座椅都是可调的。

在楼梯口旁,辛宇龙见到了洪一平,他此刻手握在佩刀上,一丝不苟盯着人群。在来来往往的人群,洪一平就像个从古时候来到现在的侍卫,格格不入。

“师父?”

“哦?你来了。”

“你带着刀上来,安检不管吗?”

“严格来说,我这个宝贝根本不是金属。”洪一平将刀抽出一截,在光线照射下,刀身没有寻常铁器的反光。

在二楼扶手旁,汪局长正在和几个外国人谈笑风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时不时发出一阵哄笑。辛宇龙头一次看到汪局长这样,便问洪一平:

“师父?他在干嘛?”

“应该是谈生意,你别看局长平日里那样,他英文水平都能赶上大学教授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和外国人这么开心。”

“我还见过他说日语呢,就是和那个科什么美公司的人。”

辛宇龙直接笑了出来:“局长还真是业务繁忙啊。师父,我要去见父母了。你先忙。”

“再见,记得拍照片给我。”

走下楼梯,宾客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比起下面那些悠闲的人,上面的观众各个衣着考究,女士们都佩戴着首饰,男士们靠着手表彰显身份,一眼扫过去,辛宇龙认识的牌子加起来都超过十万。

走过出口处,辛宇龙发现牛教授正老老实实坐着,他的位子靠边,身边没有其他人。牛教授没有和任何人说话,还戴着那副无框眼镜。身上套着不知从哪租来了一套西服,很不合身,领带没有系,上衣的肩膀和肘部都有不少皱褶。辛宇龙暗中一乐,悄悄走过去,坐在牛教授旁边,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中年男人吓得一哆嗦,紧张地看着辛宇龙,说道:“哦,是你啊。”

“牛教授,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我也是沾了刘董的光。”牛教授指了指主席台的方向。

“哦。”辛宇龙假装观察着牛教授的西服,左看右看,故作神秘地问道:“你的西服挺不错,多少钱买的?”

“我租的。这玩意我从来没穿过,也不知道怎么搭配,走的时候连领带都忘记了,你看看,唉……”

“话说回来,你们学院组织的活动死了那么多人,你还有心思参加活动?”

“我也没办法。刘董是大老板,面子不能不给。”牛教授推了推快要滑下来的眼镜。

“也是啊。你们生意做的真红火,给员工的医药费都有20万。”

牛教授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辛宇龙见到他这副模样,也懒得追问什么,打算起身离开。

牛教授冷不丁开口道:“调查员,我这么称呼你可以吗?我想问下昨天那个事故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暂定为意外。不过你这问题不应该问我吧。”

“我懂你的意思。”牛教授咧咧嘴:“为了赔付死者家属,我们学院又掏了一大笔钱,亏死了。”

“知道亏就好,钱这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辛宇龙冷冷地看着牛教授。

“我是担心真有什么超能力的人找上门来,我可挡不住啊。”

“放心吧,调查局会保护你们的安全。”辛宇龙不想再搭理牛教授,头也不回就走了。

“是,是。”牛教授低三下四点了点头,像是在回答辛宇龙,又像是安慰自己。

 

坐在高处的嘉宾席上,整个场馆尽收眼底。黄河近在咫尺,起点线用一条浮标隔开。八架龙舟按照次序排列在起点线上,每只队伍用不同颜色进行区分。

场馆有一块凸出来的区域延伸到河边,椭圆形的台子上布置着话筒。再过一会,刘董事长将站在上面,宣告典礼的开始。

辛宇龙在椅子上扭来扭曲,不知为什么,今天太阳格外地炎热,加上西装紧致的束缚感,浑身都不自在。他往向看台下方,师父洪一平就带着刀站在角落里,其他调查局的人也分散在各个出口。

“今天居然出动了整个调查局的人。”辛宇龙数了数人,除去师父,局长和自己,剩下14个人也都到了。

他瞟了眼坐在身后的父母,正在和几个老板模样的人窃窃私语,那几人面孔从来没见过,应该是外地的。

下方观众席坐满了人,好朋友们都坐在一起,分享着零食,气氛轻松活泼。目睹此景,辛宇龙心里突然有种孤独感。

“轩辕诚一人呢?”他环顾四周,那个总是出其不意站在自己身后的身影,今天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算了。他爱去哪去哪。”辛宇龙找了个借口安慰自己。

随着几束彩带在空中炸开,典礼正式开始。刘默云董事长顶着那堪比灯泡的脑袋走上主席台,洪亮沉稳的嗓音顿时传遍整个会场;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我现在谨代表大场市的商界同仁宣布,端午龙舟大赛正式开始……”

震耳欲聋的鼓声随即响起,一声清脆的礼炮声后,八艘龙舟如出膛炮弹离开起点线。观众席上爆发出呼喊声,人浪一波高过一波,那些第一次观看比赛的外国人们,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借着望远镜欣赏。

辛宇龙也抬起手中的望远镜,透过镜中视野,船员们奋力划桨的样子映入视野中。他们手臂青筋暴起,口中怒吼着号子,在船头指挥员的鼓点下拍出一串浪花。

“奇怪,今天的讲话怎么这么短?”辛宇龙内心闪过一阵不同寻常的感觉,把视野拉向主席台。

仅仅一口烟的时间,原本站在那里的刘默云就倒在地上,两眼紧闭,师父洪一平就跪在旁边。他一边查看着刘默云的状况,一边对围上来的人群使劲摆手,嘴中不停说着什么。

辛宇龙顿时紧张起来,把焦距调到最大。洪一平看向腰间,用手死死按在刀柄上,刀身剧烈地晃动,随时会从刀鞘里蹦出来。几个调查局的人冲上主席台,七手八脚把刘默云抬了下去。局长从人群中钻了出来,直接把洪一平拉走,师父走的时候依然死死按着刀把,脚步无比凌乱。

“出什么事了?”辛宇龙回头看向父母,他们仍然高举着望远镜,都沉浸在比赛中了。来不及汇报,辛宇龙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跑向出口。

在一楼医务室中,辛宇龙总算见到了调查局的同事们。三四个人守着出入口,严禁一切外人进入。师父和局长眉头不展,神情焦急。

辛宇龙径直跑向前,问道:“师父,局长。到底发生什么了?”

两人停止谈话,洪一平把徒弟拉到墙角,用最小的声音说道:“刘默云突发疾病死了,医生推测是脑血管破裂。但我觉得另有原因。”

“怎么可能?刘董之前体检还好好的。师父,刚才我看到你使劲握着刀,是不是有反应?”

“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剧烈的转移效应。袭击者一定隐藏在观众中。但可惜反应只有很少的时间,来不及找到那人。”洪一平将刀微微抽出一截,又插了回去。

医务室门口,几个记者模样的人正往里面挤,汪局长命令部下把他们通通挡住,和颜悦色解释道:“各位别担心,刘董日益操劳,身体突发不适,有医生在照顾了。请你们不用担心。”

“你是谁?凭什么这么说?”一个男人问道。

“我们后勤处的,各位记者同僚,采访时间我们会另行安排。请别妨碍我们的工作。”

辛宇龙绕到门口,龙舟大赛还在进行着,除了几个好事的狗仔队,没有其他人把注意力挪向这边。看向上方,鸽子群盘旋而过,那些是庆典开始前放飞的,寓意是带来好运。

“又出事了……难道真的有人暗中作怪吗?”辛宇龙凝视着飞翔的白鸽,直到它们彻底消失在蓝天里。

 

一个小时后,调查局总部。

小小的会议室里只有汪局长,洪一平和辛宇龙三人,烟灰缸里散落着两个烟头。局长和师父轮流吐着烟雾,辛宇龙站在角落中,把风扇力度又提升了一档。

“刚才报社的人通知我,刘董的死会定性为突发疾病,然后再发篇悼文作为交代。”局长吐出一个烟圈,淡淡地说道。

“糊弄媒体不是难事。但那个袭击者知道自己得逞了,肯定会谋划下一个对象。”

“嗯。你觉得会是谁?”

洪一平狠狠摁灭烟头,又掏出一根点上,接着说道:“从那个教官,到大巴车上的旅客,再到刘董,袭击者的目标是咏馨学院的人。从参与者到运营者,都可能是他目标。”

“那就太奇怪了。咏馨学院不过就一个民办训练营,根本不是大企业。袭击者倘若真的掌握异能,怎么不把袭击对象定为那些大公司?”

“我也不知道……”洪一平叹了口气,摇摇头。

辛宇龙从角落里走出,随手挥了挥烟雾,说道:“其实咏馨学院根本就是一个洗钱工具。既然是用来洗钱的,那么一定藏着很多肮脏秘密,那人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某个更深层的目标。”

汪局长和洪一平同时看向辛宇龙,完全不敢相信他的话。汪局长随即问道:“洗钱?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渠道查,总之我很信那个人的话。”

汪局长不置可否地说道:“好吧。这件案子不同寻常,我们得想一个周全的调查方案……”

会议室大门被猛地推开,数名保安打扮的男人直冲进来,身后跟着调查局的人,不断劝阻道:“喂,你们不能进去,我们还在开会……”

保安们根本不理会那人的话,神气活现地守在门边上。一对打扮入时的中年男女同时走进会议室,辛宇龙一见到两人,顿时叫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中年男人大手一挥,两个保安马上跑过来,一左一右把辛宇龙夹在中间。他语气平淡,但透着一种不可置疑的威严感。

“这次调查你别参加了,马上跟我们回去。”

“你们不能这样!”辛宇龙求救似地看向局长。

局长无能为力地叹了口气:“你最好还是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在。”

辛宇龙求救似的看向洪一平,洪一平一言不发,只顾着大口抽烟。

“师父?”

半晌,洪一平总算憋出一句话:“你就听你爸的……”

辛宇龙还想辩解什么,两个保安就把他架了出去,一行人很快消失在会议室中……

 

半个小时后,大场市东郊别墅。

辛宇龙歪坐在沙发上,把头扭向另一侧,完全不想看前方气势汹汹的父母。

“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你就别插手了。”中年男人命令道:“实习期还有一周就结束,结束后我送你出国。”

辛宇龙实在憋不住了,发起牢骚:“刘董再怎么说也是你们的朋友,你们怎么就一点悲伤都没有吗?”

“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他负责的那些客户,关系到大场市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看到父亲依然我行我素,辛宇龙赌气说道:“行,那你们就去谈生意,我哪都不去了,行不行?”

“那最好。我们今晚不回家了。你就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面。我们通知了小区物业,有什么需要就去找他们。还有,这段时间别去调查局了。”

“是……”辛宇龙阴阳怪气回了一声。

中年夫妇没有再多说什么,关上门就离开了。不久后,庭院里响起了发动机的声音,车子压在石子上,咯吱作响。又过了一小会,车辆行驶的声音消失在远处。辛宇龙这才从沙发上坐起来,把抱枕狠狠砸在地上。

“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查到底!”

说完,他恶狠狠地走向二楼,用力踩在楼梯上,直到木板发出清脆的咚咚声,这样才能宣泄内心的不公平。

来到卧室,辛宇龙打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百无聊赖坐在旋转椅上,来回转着圈。目光从桌子上扫过时,桌角的一张便签落入视线中。他记得很清楚,走的时候桌子上根本什么都没有,为什么突然多出来这个东西?
    辛宇龙取过便签,上面只写着短短一行字:

“我在会所后的山上等你。”

下方落款写着:seiichi。

看到留言,辛宇龙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烦闷的心情顿时化为乌有。他把便签揉做一团,扔进垃圾桶,飞奔下一楼,从冰箱里取出几罐饮料,又从橱柜里拿出一些吃的。接着换好鞋,哼着小曲走出家门。

别墅区的物业中心和其他小区一样,兼具娱乐,饮食和运动功能。在物业中心后面,有一处开辟出来的山体,只在白天开放,专门给那些喜欢呼吸自然空气的居民使用。

辛宇龙拎着两包东西,沿着山间小路向上走。在一处能俯瞰整个小区的地方,他把东西放了下来,坐在石凳上。

“我来了,你人呢?”

话音刚落,轩辕诚一就从树林里跳了出来,稳稳坐在辛宇龙对面。

“你身手挺不错的嘛。”

“不行了。我以前还能日行千里。”

辛宇龙把食物和饮料拿出来,很快堆满了整个桌子。他取出一罐饮料,打开,递给轩辕诚一:“来的正好,白天你去哪了?”

轩辕诚一掏出一张报纸垫在桌子上,报纸头条正是刘默云的照片,整个版面都是黑白的:“报社真快啊,刚死的人,悼念文章马上就出来了。”

“废话,报业集团的股份就是我们家就占了60%。”辛宇龙瞥了一眼报纸上的黑白照,很不以为然地说道:“你白天没去体育馆?”

“我去市里面了,典礼上具体发生什么了?”

辛宇龙耸耸肩,说道:“龙舟比赛刚开始,刘董就莫名其妙倒了下去,医生公布是脑血管破裂。调查局在商量怎么入手时,我就被我父母强行带回家了……”

“是那种人干的?”

“肯定是,师父说当时侦测到了强烈的转移效应,可人太多了,无法锁定目标……”

“你们调查局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唉……仅凭一把刀什么都找不到。”辛宇龙双手枕在脑后,叹气道:“本来就不是什么权力机关。要不是我实习,可能早就解散了。你看那些人,连我们集团保安都干不过。”

“真是悲剧。”轩辕诚一苦笑道:“我在旧城区打听到了一些情况,和学院有关。”

“快说!”辛宇龙这下来了兴趣,直接把身体抵在桌子上,脑袋尽可能往轩辕诚一的方向凑。

“前几天一个叫徐玉的男孩死了,应该是被教官打死的。家属闹过一阵,后来没下文了。”

“果然。你能联系上他家属吗?”

“目前不能。不过……”轩辕诚一故作神秘地说道:“他父母似乎是什么教授,而且我听说学院死的人不止一个,一个多月前,有个女孩也是不服管理用牙刷柄自杀了。”

辛宇龙内心一震,问道:“怎么会这样?不是一个夏令营学校吗?怎么会闹出这么多事情?”

“平时还有学生想要逃跑的,都被抓回去了。你以为那些摄像头是用来干什么的?”

“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想简单了。”辛宇龙想起学院周围严密的监控设施。

“徐玉父母坚称自己儿子身体很好,不可能猝死,扬言要上告,但没人理他。”轩辕诚一掏出几张布告,上面有一个男孩的肖像,下方全是对学院的控诉。

辛宇龙仔细端详着布告,布告上男孩灿烂的笑着,身后是一片荷叶塘。

“他可真阳光。”辛宇龙不免得感叹道,不忍心再看下面的文字:“为什么没人理呢?”

“很简单,周边商户全是靠学院吃饭的,谁敢管。他父母想把布告发出去,被人拦住了。我也是从他们手里拿来的。”

“好。你给我一张,我回去想想办法。”辛宇龙把一张布告折叠成小方块塞进口袋里。

说完正事,轩辕诚一打开一包零食,直接倒进嘴里,嚼了嚼,说道:“怎么一股怪味?”

“你吃太多了,要一颗颗吃。”

“是吗?这味道让我想起了福寿膏。”

“难不成你抽过?”

“不,但我闻过。那一个个躺在烟馆里的,真像现在玩手机的。”

“那我也算是抽大烟的了。”辛宇龙又取出一包东西,拆开,直接摆在轩辕诚一面前:“这次是日本进口的牛奶饼干,你绝对喜欢。”

“好,这些我全都带走了。”

“随意,下次有时间的话,你直接来我家。”

“没问题。”

两人开心地笑了起来,不足十平米的观景区充满了欢乐的空气……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608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走进阿诗玛故乡一一石林
    故事里的云南丨鹏海洋
    2019年10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