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八章

昆明花子 2019-09-01

深夜,岳涵独自一人坐在卧室书桌前,身下压着画纸。她奋力勾勒着线条,房间里只有刷刷的声音回荡着。渐渐地,一张年轻帅气的男性面孔出现在纸上。墙上的挂钟悄无声息地走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咕咕,咕咕。”

熟悉的声音在窗口响起,打断了岳涵的绘画。她轻手轻脚离开书桌,走到窗户旁,将玻璃窗拉开一道缝隙。白鸽扑腾着翅膀,飞到书桌上。

“你饿不饿?我给你拿点吃的去。”岳涵小声地说道。

“我不饿。”鸽子用那双小眼睛盯着桌子上的画稿,问道:“这些都是你画的吗?”

“是啊。不知为什么,最近突然又有了灵感。”岳涵将画纸上的橡皮擦屑抖掉,和其他作品放在一起。这些画从人物特写到物体素描都有,虽然距离大师水准还差不少火候,但足以比肩初学者了。

岳涵将画纸整理好,放进一个方形盒子中,然后把盒子塞进衣柜最下层。做这一切时,她始终踮着脚尖,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

“至于这么安静吗?”鸽子问道。

“我怕他们醒了,又得废话一通。”岳涵指了指门口。

“别怕,他们已经中了我的法术,明天天亮前都不会醒了。”

“真的吗?”

“虽然我很多能力被限制了,但让人睡觉还是没问题的。”

“你等我下。”

岳涵起身离开卧室,过了一小会,她端着一个白色托盘回来。托盘上有两个杯子,和一小碟花生。少女把托盘放在书桌上,关好门,对白鸽说道:“家里没别的零食,只有这些花生了。”

“这样也不错。”白鸽啄了一颗花生吞了下去。

“我在梦里见不到徐玉了。他不会有事吧?”

“不会,最近的裂缝发生波动,所以你们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白鸽忽然转向窗外,看着远方问道:“市中心有座很高的楼,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远处的夜景中,一座耸入云霄的建筑物若隐若现,外围的警示灯红光闪烁,能在夜晚中传播很远。凭借着警示灯的颜色,能大致推测出那栋楼的位置。

岳涵走到没有光线的地方,认真确认了一番才说道:“你是说昭明大厦吗?那可是我们大场市最高的楼,传说能在城市任何一个角落看到它。”

“比我见到的任何楼都宏伟。今天我路过时,感到那个大厦下面藏着什么东西,让人毛骨悚然。”

“你是说怪物巢穴吗?”少女突然兴奋起来。

鸽子跳到岳涵肩膀上,有些疲惫地说道:“不。我也不确定……这个城市散发出的能量让我感到不舒服,你们叫做‘电力’的物质形成某种场,不断汇集到大厦下面……”

“也许是某种大型设备吧,我在新闻上看到过,昭明集团打算建设全国最大的服务器。”

“服务器?”鸽子眨了眨眼睛,发出一声哀叹:“你们这个世界和我见过的都不一样……”

岳涵把鸽子捧在手心中,轻轻抚摸着那雪白的脊背,一股股暖流通过手掌传开。

“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我只是有点累而已……你周围的人没再找你麻烦了吧?”

“没有了。”

少女把鸽子放在书桌上,拿过一块布盖在它身上,只露出一个脑袋。鸽子叫了两声,笑道:“你啊,要是换做我们那个世界,绝对是个出色的牧师。”

“我不想当牧师,我想成为徐玉那种拯救世界的英雄。”岳涵突发奇想道:“不如你把你的力量给我如何?我就能进昭明大厦下面去了,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想去这些大公司的核心看看。”

鸽子瞪大眼睛看着少女,左右来回转着颈部:“那样的话,你会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会成为一个异类被同类排斥。”

“我一点也不在乎啊。”岳涵哈哈大笑道:“反正我现在在别人眼里就是个疯子,又有什么区别呢?或许借着这种掩护,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你啊,和那个人一样,总是奇思妙想。”

“嘻嘻。”岳涵羞涩地说道:“你知道吗?我特别想在城堡里住上一晚,隔着塔楼的窗户看星星。”

少女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本子,上面是平日里的随笔。翻开其中一页,上面画着城堡的一部分,塔楼,瞭望孔,一应俱全,背景是在一个山谷中。

鸽子瞅着本子上的随笔,带着戏谑的语气说道:“你住进去一定会很失望的。你们太依靠电力,但城堡里什么都没有,晚上只能点蜡烛。而且那里面东冷夏热,想洗澡都难。”

“哦?看不出来你挺了解我们人类的。”

“我花很长时间观察你们,以上就是我的结论。”

两人聊着聊着,盘子里的花生也吃完了。岳涵再次看向挂钟时,指针已经指向了11:30。她吃惊地说道:“呀,都快12点了。鸽子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明天还得去医院做检查,你就在这住一晚吧。”

“嗯,我就在桌子上休息。”

“好的。”

岳涵把盖在白鸽身上的布拉直,将小小的身体完全遮住,又拿来一个垫子垫在鸽子身体下面。看着这位朋友合上眼睛后,她才放心地躺去床上。

 

又到了新的一天,辛宇龙直到那熟悉的引擎声彻底消失不见后,才从床上爬起来。他去客厅转了一圈,父母连个字条都没留下就走了。

“不在家更好,免得耽误我。”

家里很少如此安静,辛宇龙锁好所有门窗,上到二楼,打开电脑,准备实施谋划了一整晚的计划。

桌面上有个快捷网页链接,下面写着“魅力大场”几个字,这是一个本地交流论坛,网友也大部分都是本地人。辛宇龙平常很少上这种网站,为此还特地注册了几个账号。

他找到网民互助板块,新建一个帖子,在标题栏上输入:请各位帮忙寻找好心人,感激不尽。

输入完标题,辛宇龙在正文里写道:

“去年我大伯来大场市旅游,钱包丢了,幸亏一个叫徐玉的孩子帮他联系上了家人。可惜老人家走的时候很急,留的电话号码少了一位。现在我想当面对这位好心人表示感谢,请问有谁认识他的吗?”

辛宇龙照着轩辕诚一给的布告,截取了徐玉外貌和生活地点的部分信息,又加添油加醋写了几句当时见面的细节。

末了,他还特意强调:好人一生平安,肯请大家帮我这个忙。

“这下就完美了。利用帮助别人做正面引导,这样信的人就会很多。相关细节又无从考证,别人不知道真假,也不会穿帮。”辛宇龙为自己的小聪明高兴了一会,把帖子发了出去。之后又换上不同账号,在帖子下装模作样回复了一遍,内容都是诸如“顶”“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仿佛真的有人在关注这件事。

昨晚这一切后,辛宇龙才长出一口气,悠闲地转着椅子。

“实在不行地话,去雇佣几个水军来炒作一下……不行,人都死了,我这么做不太好……要不去徐玉学校问问,或许有认识的人……”

他把能用的关系都盘算了一遍,但始终找不出一个更完美的方案。

“嗡嗡……”

桌上的手机被震得滑开,辛宇龙一把就接了过来,问道:“喂?你谁?”

“老板,是我啊!”一个年轻的男孩说道。

“阿飞?有消息了吗?”辛宇龙拖着椅子窜到电脑前,打开网络浏览器。

“有是有,不过……你打开邮箱,我给你发了些东西。”

“好!”辛宇龙点开邮箱,果然有好几份新邮件。他依次点开,将附件内容全部下载到同一个文件夹里。趁着下载的间隙,辛宇龙追问道:“你怎么不用自己的电话联系我?”

“唉,别提了,今早吃早餐时手机就炸了,害我差点毁容。”男孩胆战心惊地说道。

“怎么搞的?你手机不是新买的吗?”

“谁知道呢?我以为只有三星的会炸。”

“先别说了,到时候给你台新的。你调查的怎么样?”

“嘿,我昨晚可是发现了新大陆了。邮件你下下来没有啊?”

“马上。”

辛宇龙瞄了眼进度条,其中两个视频已经100%了。他点开其中一个,画面一阵颤抖后,定格在一个年轻女子身上。女子不过20岁上下,目光呆滞,手中不停重复在纸上画着圈。旁边的中年女人使劲晃着女子肩膀,歇斯底里地喊道:“你怎么了?你干嘛把你表弟给捅了?他才10岁啊……”

那女子表情呆滞,口中断断续续地说道:“他坏,他看那些不好的视频……我帮助他……变好。”

“你疯了吗?他就看了两集动画片,你,你……”

画面转到一个男人的脸,那人双眼红肿,带着哭腔说道:“去年我把女儿送到咏馨学院,结果回来后就成了这样。我们一开始以为她变听话了,没想到啊……”

男人紧接着哀嚎起来:“她,她简直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都疯了……”

视频戛然而止,辛宇龙急忙打开第二个。一个大约刚成年的男子坐在阳台上,对着天空发出痴痴的笑容。一个男人心急火燎地走过去,把几张光盘放到男子手中,说道:“儿啊,你喜欢的音乐我已经买来了。求求你,跟我们说句话好不好?”

男子木然地看向上方,嘴角一咧,随后又低下头去:“我要听话……流行音乐影响学习……”

说完,他把手中的光盘一股脑从窗口丢了出去,屏幕也为之一抖。

“你……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男人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画面戛然而止。

辛宇龙越看越毛骨悚然,便没有打开其余视频,急迫地问道:“阿飞,这些东西从哪来的?”

“家长交流群,这些视频发上去没多久就被管理员删了。我好不容易搞了些来。”

“这些人怕是吃了药吧?怎么一个个像僵尸?”

“唉,鬼知道呢。我听一些家长说,这种情况在前年开始就出现了,可是那时都没能引起重视。”

“妈的!这些家长是不是智障?孩子都傻了还不管?”辛宇龙忍不住爆粗口。

“我也很奇怪。可他们一开始状况并不严重,以为孩子只是闹情绪,可谁也没想到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加重……”

“有做过检查吗?”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你看到那些孩子了吧?他们体检指标一切正常。”

“那心理医生呢?”

“不清楚,我们也不敢正面问。一些家长应该咨询过,但不想接受子女发疯的现实,就不了了之了……”

辛宇龙一拳砸在桌子上,手掌被震得生疼。他缓了口气,继续问道:“既然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家长不去找学院?”

“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做了跟踪调查。原来发病的只是一部分,其他大部分人都还正常。当初这些家长给了学院很多钱,所以心理上不想承认自己失败。而且,联合会的其他家长一致阻挠这部分家长。为这件事吵了好久……”

“混蛋,他们难道没有子女吗?”

“有啊,但能怎么办呢?这些人成天炫耀自己子女多么听话,端洗脚水了,帮忙做家务了,恶心得我都吃不下饭。”

附件里的内容总算下载完了,辛宇龙看了下文件夹大小,也就1.1GB,连部电影都比不过。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快点着的愤怒冷静。当情绪平服得差不多了,辛宇龙继续问道:“那你们还找到别的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了。老板,我们潜伏进去就很难。管理员还要我们子女的照片,我们花了很久才搞定。就在我们搞到视频不久,这些群组一瞬间都解散了,可能已经发现我们……”

“行吧。你也够辛苦了。钱我现在转给你。你去休息吧。”

“谢谢老板。等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帮你,说实话,我和哥几个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不讲理的家长。”

下载完毕后,辛宇龙把文件夹改了个名字,写上:端午节同学聚会初稿,打包,设置密码,然后扔到一个隐秘的磁盘中,这下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了。

他起身去一楼倒了杯水,回到卧室中,静静地瘫坐在床上。

“难道是服用精神类药物?可什么药物有这种效果?还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重?”

辛宇龙眼前一亮,他忽然想起师父之前的教导,好像在古籍中看过一些相关的东西。但时间过去太久,已经记不清了。

 

正当辛宇龙思索怎么联系洪一平时,桌上再次传来嗡嗡的震动声。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飞奔到电脑前坐下。

“阿伟?你那边也出结果了吗?”

“是的。”电话那边的人有气无力说道。

“你声音怎么了?”

“别提了,我新买的笔记本刚才冒烟了,哎哟喂,那可是我的生日礼物啊。”

“奇怪?你怎么也遇到这种事?”

“不管了。总之你的任务我圆满完成了。”阿伟强装镇定地说道。

“你们查到什么了?”

“第一,那个女的的确坐飞机走了,就她一个人,说是去伦敦上班。”

“是吗?”

“我表哥他们就很纳闷,一个连英语都不及格的人,怎么突然跑伦敦工作去了,肯定有内幕。”

“那第二呢?”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给我那几张图都是摆拍的。从学员到家长,都是一群演员。我找业内人士问了,错不了!”

“那我就明白了。谢谢你。”

“哪跟哪,我们是兄弟。不过我们老板得知我在查这些东西,很不开心。要是哪天我失业了,你可得帮我。”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行。我得弄电脑去了,回见。”

挂掉电话,辛宇龙随手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整个人又躺了上去。这次他感觉轻松不少,心情顿时舒坦了。

“得找个机会把这些证据交给师父,顺便联系下那个家伙……等下,我好像没他电话……”

辛宇龙拿起手机的那一刻,才想起根本没有轩辕诚一的联系方式。

就在同一时间,手机第三次发出震动。辛宇龙一看屏幕上的来电人,欣喜地接了起来。

“师父?”

“你起的挺早的,又有案子了。这次在一个出租房。你有空过来吗?”

“有有有,地点在哪?”

“我发你了。死者是咏馨学院的教练,详细情况我们见面谈。”

“好,我现在就走。”

辛宇龙麻利地关掉电脑,收拾好东西。顺手扯过一张便签写道:

“我去城里面查案,有事留言,另外记得给我你的号码。”

他把便签用一本书压着,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卧室……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607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不一样的婚礼
    雪儿
    2019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