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九章

昆明花子 2019-09-14

大约半小时后,出租车在一个丁字路口停下,通往里面的道路已经堵水泄不通。辛宇龙付完车费,来不及确认便一拉车门,奋力跑向目的地。

在一栋六层的居民楼下,辛宇龙看到了师父洪一平和其他调查局的人。火光从四楼左侧的位置冒出来,消防车已经搭好云梯,对着窗口射入水柱。

“师父,我来了。上面发生什么事?”

“今天一个线人告诉我们,这里住着一个在学院当过教官的人。我们打算找他谈谈,谁知道刚到楼下,上面就烧起了大火。”

“怎么会这样?”

辛宇龙望向着火的屋子,在水龙的喷射下火势减弱了不少,窗户周围的墙都熏黑了。可奇怪的是,同一层楼的其他住户一点影响都没有,仅仅相隔几米,邻居家阳台上的花都还开着。

“师父,着火的只有这家吗?”辛宇龙问道。

“对,短短几分钟火就点着了整个屋子,没有爆炸。”

“看来只能等火势扑灭后去现场看了……”

没过多久,一群消防员从楼上下来,他们身上的制服还很干净,没有烟熏火燎留下的痕迹。洪一平立刻追了上去,对走在最前面的消防员说道:“你好,我们是调查局的,请问上面的火灾怎么样了?”

“哦。你好。”消防员想了想,用充满疑虑的声音说道:“只有卧室出现火势,客厅和其他地方非常干净,老实说,我干这行十几年了,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奇怪的现场。”

“你指什么地方?”

“我说不太清楚。你可以上去看看,火已经完全扑灭了。着火范围只有卧室。”

“我知道了。”洪一平看到其他消防员手中拎着的黑色袋子,问道:“你们见到尸体了吗?”

“有。不过已经……”消防员扭头看了看袋子,遗憾地说道:“就像经历了一场完全火化,骨头都找不到了。我们只见到了一些疑似人类组织的残骸。”

“我想看一下。”

“好吧。不过你们千万要坐好心理准备……”

洪一平和辛宇龙来到袋子前,一名队员将上方的拉链拉下一半,一股热气顿时从里面窜了出来。师徒二人紧紧捂着口鼻,那股焦炭味顽强地穿过手指间隙,钻入鼻腔中。袋子中装了三分之一的东西,全部呈现出漆黑色,和市面上卖的煤炭差不多,全看不出本来面目洪一平又问道:“只有这么点吗?”

“是的。死者当时应该在床上睡觉,床也烧没了。”

师徒二人忍住内心翻腾起的呕吐感,匆匆走进居民楼里。围观的人群随着火势扑灭很快散去,消防车也在不久后呼啸着离开了街道。

来到四楼楼梯口,辛宇龙就看到一道道污水从上面淌下来,水中掺杂着黑色杂质。401号房大门敞开,门框完好无损。走进客厅,家具摆放整齐,餐桌上还摆着一些水果。电视机没有开,下方的多功能播放亮着指示灯,优美的古筝声源源不断从音响里传出。要不是客厅地板上到处流淌的污水,还真以为户主临时有事不在。

“师父,这完全不像是着火的样子。”辛宇龙绕过污水,来到客厅相邻的卧室。污水的源头就在里面,卧室门框依然完好,连熏黑的痕迹都没有。

洪一平抽出佩刀,在电视机,餐桌和阳台衣架附近都试了下,什么反应都没有。

尽管火已经灭了,但卧室里还在散发着热气。辛宇龙顶着烧焦的味道,观察着过火情况。墙边的地面上只留下一大片黑灰,一定是之前放床的地方。墙壁上却是一片雪白,根本没有着火的痕迹。书桌上放着一只烟灰缸,里面的烟头被水泡的漂浮起来。屋子另一侧的衣柜边缘有漆黑的痕迹,打开柜门,里面的衣服全都湿透了,粘在一起。辛宇龙想起刚才看到的那股火焰,很难和眼前诡秘的场景凑到一起。

洪一平也来到卧室,被焦炭味呛得连连咳嗽:“咳咳,怎么烧得这么干净?”

“师父,你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就像王恭厂大爆炸,表面上是储存火药的仓库发生意外,但其实和今天的状况一样。”洪一平用刀尖拨弄着地上的黑灰,然后往墙上敲了敲,没有反应。他叹了口气,无比失望地摇摇头,插回佩刀,说道:“那种人炸个街道都轻轻松松,烧个人简直不在话下。”

“为什么这些东西都完好,偏偏是床和床上的人被烧了?”

“这刚好说明纵火的人有明确目标,非常讲原则。这种人作案一般不会留下痕迹……”洪一平分析道。

“我还以为会在墙上看到像什么替天行道之类的话呢。”辛宇龙摸了摸墙壁说道。

师徒二人无比失望走下楼,打开车门便坐了进去。调查局的人正提着工具进入楼中,门口警戒线还竖着,几个手拎着菜的中年妇女被挡在外面,正在和维持秩序的人争论。

辛宇龙抬头看向着火的401房间,阳台上不停有水滴下来。

 “师父,真的有那种可以瞬间烧死一个人的高手吗?”

“没有。最厉害的无非是能把你头发点着,一刀背下去就老实了。”洪一平掏出记事本,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写了进去。

“那还不厉害?”

“说起来你还别信,能力发动要看环境。我上次遇到的那个小毛贼,怎么点都点不着我的头发,哈哈。”

辛宇龙认真回忆着之前在古籍上介绍的那些案子,上一个爆炸性的案子发生在清朝末年,距离现在快三百年了。

“万一真有这么厉害的人呢?他来无影去无踪,想杀谁就杀谁。”

洪一平一听就笑了,说道:“那么这种人五十年前我们就能知道他的存在。肯定不会像这样莫名其妙地出现,杀两个人又跑。”

“难说真有这种人,把自己的特殊能力隐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家人和朋友。”

“你想想看,要是你有了1个亿,你会藏着掖着吗?也许藏一两年可以,但是藏几十年根本不可能。”洪一平扬了扬眉毛:“异能就像中大奖一样。”

“也对啊……”辛宇龙挠着头:“百年一遇的高手,还隐藏在民间。”

 

二十分钟后,师徒两人回到调查局。楼里空荡荡的,也难怪,好不容易的一次突发案情,把能调动的人都派出去了。还没走进办公室,汪局长呵斥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你是什么态度?怎么当父母的?我可是一片好心……喂?喂?”

汪局长狠狠一把把话筒砸在基座上,然后一声不吭在名单上划掉一个名字。

“局长,我们回来了。”辛宇龙敲了敲门说道。

“怎么样?是不是也一无所获?”局长没好气地说道。

洪一平把佩刀放进保险柜里,有气无力坐在椅子上:“是啊。着火的只有床,连墙壁都没黑。”

“我也差不多。”汪局长憔悴地说道。

辛宇龙看向局长手中的名单,上面是大约二十个人的联系方式,全部都用笔涂黑了。

“局长,这些是什么?”辛宇龙指着名单上的电话问道。

“我好不容易找来的联系方式,这些家长都曾把孩子送去学院过。但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打完就是一顿骂,还嫌我们多事。”局长愤愤不平把名单撕碎,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一串音乐声从汪局长口袋中响起,他急忙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号码时,原本愤懑的脸突然变得欣喜。局长完全没了刚才的暴躁,而是无比殷切地说道:“是辛总裁啊,你有什么事吗?”

“爸爸?”辛宇龙听到后顿时很诧异。

汪局长对着电话那边连连点头答道:“是,是,他刚才就走了。说是要去城里面绕绕……我们一定会的……没问题……好,好的。”

通话一结束,辛宇龙便等不及地问道:“局长,是我爸的电话吗?”

“对。”汪局长从座位上站起来,在小小的办公室内来回走着,神色极其不平静:“董事会决定提前撤销调查局编制,你的实习期一周内就会结束。”

“什么?不是还有两个月吗?”

“没办法,现在大场市表面上平静,但你也看到了,隔三差五出命案,根本就是有人想破坏大场市的和平。”汪局长郑重地对辛宇龙说道:“你的身份特殊,所以董事会那边不想让你牵扯进来。我刚才替你敷衍过去了,你以后没什么事就别来调查局了。”

看着局长欲言又止的样子,辛宇龙心中马上明白了一切。他答应道:“局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然后转向洪一平:“师父,我有个关于学院的情报得告诉你。”
    “是哪方面的情报?”洪一平眼睛又有了光彩。

“有个叫徐玉的男孩不久前死在里面,家长还闹过,这种事情在过去三年里偶有发生。另外,我还发现一些孩子从学院出去后,精神变得很不正常,像是被人勾了魂。”

“你通过谁找到的?信息可靠吗?”

“我也有线人。”辛宇龙微微一笑:“视频我会上传到你的邮箱,你看完就什么都知道了。”

“好。这些事情千万别让你爸知道。”

“我明白,我会很小心的。”

和师父以及局长道别后,辛宇龙便离开了调查局。走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他感到有种力量压迫着自己,冰冷而又坚硬。

“不让我查,我非要查到底。谁也管不了我。”

辛宇龙捏了捏拳头,对着心中那个看不见的东西说道。

 

十分钟后,辛宇龙坐上了从市区开往码头的旅游专线。这种公交车采用清一色毛绒椅,坐起来很舒服。在一个人的时候,辛宇龙会时不时坐上双层公交车,专门挑一个没人的位置,静静欣赏着城市风景。

今天也是如此,他静静坐在公交车的角落里,打开车窗,任由微风吹拂着脸颊。不一会,手机发出熟悉的震动,他想都没想就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传来阿飞的声音,听上去有很开心。

“老板,有个知情人联系我了,说要提供一些内幕。我把你邮箱给他了。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他有没有说是谁?”

“不清楚,他不想透露自己身份。”

“好,我明白了,你真的帮我了个大忙。”

“客气啥,等调查有结果了通知我。”

辛宇龙打开手机邮箱,一封陌生人的邮件正躺在那里。邮件正文只写着一句话:想知道咏馨学院的情况,用下面这个电话联系我,然后是一串177开头的手机号,没有落款。

“难不成是骗子?”辛宇龙想了想,还是把电话号码记录下来。

这时手机屏幕上滑过一个提示:您在魅力大场上发的帖子有回复了,请查收。辛宇龙兴奋地点开应用,只 一位网友在寻人启事下回复道:

     “你好,我是徐玉朋友。他有事不在大场市,请问我可以帮你什么吗?”

      “寻找草帽的孩子?”辛宇龙读着这摸不着头脑的网友昵称,那人头像是一个英俊男人的素描。他认真想了一会,飞快地在回复框上输入:“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方便的话,请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

      做完这一切后,辛宇龙总算松了口气。他依靠在窗边,微微闭上眼睛,让烦恼和焦虑通通吹走……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306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不一样的婚礼
    雪儿
    2019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