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章

昆明花子 2019-09-22

“我们上班去了,以后改为两周吃一次药。你就在家,别到处乱跑。”

一对有些憔悴的中年夫妇站在门口,对着客厅中的岳涵说道。他们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很多,面目憔悴,脊背向下弯曲。

“我知道了,服药记录我会做修正。”

“网可以上,但别乱发些东西,不然我们又要搬家了。唉……”中年男人唠叨了一会,和妻子一前一后走出家门。

岳涵静静等在门口,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不见,才坐回到电脑旁边。她对着屏幕发了一会呆,缓缓把手挪到电源开关上,按下。机箱吱吱嗡嗡响了约半分钟,屏幕上才出现欢迎两个字。

“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少女口中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曲调,填上自己的诗句。

点开桌面上的快捷方式,岳涵进到了熟悉不过的论坛中,虚拟世界里提供了很多想要的信息,民生话题,八卦。平日里,除了去医院复查,她只能通过这面21寸的屏幕了解外面。

“为什么最近大场市发生那么多怪事?”岳涵浏览着新闻页面,不断滑动着鼠标。论坛中,网友们时不时发出亦真亦假的评论。

“混蛋家长不得好死!”“自己无知就别怪孩子!”岳涵刚看了没几个评论,显示帖子却因为散布不实信息而封锁。再刷新一次,刚才评论的人和发帖人也不见了。

一阵风从阳台吹向客厅,岳涵忽然感到身后有些许的异样,她转过身,只见一名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男子站在床边。他一身白色西装,胸前别着红花,完全就像从画布上走出来的。

“是你?你怎么变成这样?”岳涵又惊又喜地问道。

“怎么样,和画上那人像不像?”

“像,太像了。”岳涵脸上流露出久违的惊喜。

“好,以后我尽量以这个样子出现在你面前。”那男人变回鸽子的模样,飞到岳涵手边,凑到屏幕跟前,但很快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你怎么了?”

“我还是离远点吧。”鸽子跳到岳涵的肩膀上,十分惬意地爬了下来。

岳涵轻轻抚摸着鸽子的羽毛,问道:“最近城里面发生了很多事,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作案的人不是一般人,是一个不出世的天才。他用某种方式强化了自己的能力,出手果断。我肯定就是这个人策划和实施了所有的案子。”

“那,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去过无数个世界,见证过无数人的野心和贪婪,他一定是冲着权利和金钱而来。”

岳涵眉头紧锁,打开一个网页,很快就关了:“可惜我没法警告别人,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的。对了,你上次跟我说的朋友找到了吗?”

“没有,他可能已经死了,或者我根本没这个朋友。”

“为什么呢?”岳涵被这前后矛盾的话弄糊涂了。

鸽子展开翅膀,飞到茶几上,啄了几颗花生米吞下,说道:“为了来到你们这个世界,我付出了很多东西,所有的力量,身份,还有记忆。我只留下了你和徐玉两人的记忆,其他的都留在了异次元裂缝的另一边。”

岳涵惊讶地看着鸽子,愣了很久才说道:“那么你号令军团的能力也没在了吗?”

“那是当然。”鸽子苦笑道:“所以关于那人的记忆自然剩下不多了。也许我们曾经是仇人也说不定呢。”

“也许还有别的方法。我可以把你朋友的外貌特征发出来,然后做成寻人启事,可能会有人看到吧……”

“已经过去了1000年,它不知道换了多少个身份。”

岳涵一听,不禁笑道:“要是你再见到它的话,能认出来吗?”

“我的能力全都没了,能维持现在的样子已经是极限。”

少女从厨房拿来两个空杯子,捏了两撮茶叶加上,倒上开水,屋子里很快飘满茶水的香气。她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和白鸽相邻坐着。

白鸽伸出喙在茶杯里搅了搅,抬头说道:“有股机油味,应该不是手工采摘。”

“这你都知道?没错,这些是我父母从小超市买来的低价货。”

白鸽又把喙插入杯中,杯中的茶水很快少了三分之二。岳涵急忙喊道:“喂,你不怕烫吗?”

“恶魔世界的烈焰比这个厉害多了。”白鸽干脆把整个脑袋伸进杯子中,吸干剩下的茶水,接着说道:“那个穿西装的男人是谁?我看你画他的时候用了很大力气。”

“他啊……”岳涵似乎被勾起了潜藏已久的回忆,走到电脑前,打开桌面上的一张肖像画。画上的男人风流倜傥,静静地看着远处,他的眼神慈祥和蔼,在无框眼镜的衬托下更显得别致。岳涵深情地看着屏幕说道:“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也有超能力。”

“哦?”白鸽跳到电脑桌上,从屏幕下方看上去。

“我小学时因为长相而遭人歧视,有一天放学时,几个班上的人围攻我,往我身上扔垃圾。刚好他路过附近,便把全部垃圾扔回了欺负我的人身上。”岳涵揉了揉发酸的眼角,继续说道:“而且他让欺负我的人脸上也长了黑色斑点,足足有一周。”

白鸽静静听着岳涵的诉说,过了许久,才悄悄地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些人都不敢惹我了。虽然我很快转学了,可那个人我始终忘不掉。”岳涵停止回忆,关掉肖像画。

“原来如此,一个喜欢帮助别人的人,是个好人。”

“是啊,所以我照着脑海中他的形象,再进行了加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后来再也没见过他了吗?”

“对,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还在大场市……对了,这件事徐玉也知道,他说会记录下来的。”

白鸽转身飞向客厅,变作刚才的人类模样,把一个布袋放在地上。他扯下系在上面的绳子,一道金光夹杂着鸡蛋大小的绿光偷了出来。岳涵望向袋子中的物体,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设法带了些宝物来,想送给徐玉的父母。”

岳涵从袋子中掏出一块金灿灿的东西,很重,外形像个土豆,接着又从里面掏出一串晶莹剔透的珠宝,和商店里卖的别无二致。

“这些是翡翠吗?”岳涵指着绿色的宝石问道。

“对,恶魔不需要这种东西。”

岳涵急忙把首饰和珠宝塞回袋子中,把绳子拉紧,打上结:“不行,不能就这样给他们,如果谁家突然多了很多值钱的东西,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那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转换成你们用的纸币?”

“我这样子出不了门的,这里不比你们的世界,吗,没有什么黑市商人……”

“唉。”白鸽万分遗憾把袋子收进怀中,变回鸟的模样。

岳涵冲到电脑前,在键盘上敲打了一会,兴奋地喊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从你带来的饰品中找几个不起眼的,我联系网上的二手商卖掉。但可能会有很大的折旧率,是最快的变现方法。”

“也只好这样了,反正我带不回去。”

白鸽飞到阳台的窗框上,窗外依旧阳光明媚。岳涵走到白鸽身边,凝视着远方,用手遮在脑门上:“多好的天气啊,要是能出去走一走就好了。”

“会有机会的。抱歉,我还得去城里面,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我没问题的。”岳涵笑着从身后拿出一把剔肉用的尖刀。

白鸽看了看刀身上的寒光,又看着眼前少女的笑容,便说道:“小心别弄伤你自己。”

“怎么会呢?精神病杀人是不犯法的。”

“哈哈,好吧,你保重。”

白鸽振翅飞向窗外,岳涵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它:“等下,调查昭明大厦的事情怎么样了?”

“最近总能见到一些奇怪的卡车往大厦下方开进去!不知里面拉的什么东西,我要搞清楚。”

“好,你也保重!”

岳涵依依不舍地向朋友道别,目送着那小小的白色身影消失在蓝天中……

 

下午两点,大场市中心商业街,一辆出租车飞驰而来,在街口的路障旁停下。辛宇龙打开车门,跳过半米高的铁制栏杆,飞奔进巷道中。这里全是二层楼高的商铺,保留着上世纪的西洋风格,多为KTV和小吃。

辛宇龙径直奔向右手第一个楼梯口,电梯旁张贴着一副巨型游戏海报,“尼奥罗萨”几个字赫然在目。他没有走进电梯,而是一步三台阶奔向二楼。进到网咖,辛宇龙顾不得喘气,直接冲向柜台,问道:“老板,人来了没有?”

“哦。他来了,一直待厕所里呢。”柜台上的男人指了指网吧里面。

辛宇龙来不及道谢,又飞奔着冲向厕所。厕所是男女通用的,分成一个个小房间。他站在外面,用仅存的一点力气喊道:“我来了,你快出来吧。”

话音刚落,轩辕诚一便从右侧第二个厕所里走了出来。他一见到辛宇龙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调侃道:“这家网吧挺豪华的,厕所里都插着鲜花。”

“我不是叫你去网吧里面等我,你待厕所里干什么?”

“这些电脑让我难受。”轩辕诚一拽着辛宇龙就往外面走。

“你让我休息下。”辛宇龙找了空位坐下,使劲喘着气,脸色发白。

轩辕诚一靠在前方的电脑桌上,摆弄着烟灰缸说道:“你不应该迟到啊。出什么事了?”

“我跟家里面解释了快半个小时,打车过来的。”

“行吧。你查到什么了?”

“有人自称是徐玉好友,还提供了实证。”辛宇龙费力地从背包里掏出手机,递给轩辕诚一,继续瘫在椅子上:“问题在于那个人无法离开家门,得让我们自己去。”

“是嘛?难道他身体上有什么疾病?”

“不知道。我们得赶快走了。约的是下午两点。”辛宇龙待呼吸稍稍平息了些,又从包里掏出两台全新的小型手机。不同于市面上的智能机,这两台设备屏幕只有一半,另一半是键盘。他递给轩辕诚一一个,自己拿了一个,交代道:“以后我们就用这两个点对点通话。”

“这又是啥?”轩辕诚一翻来覆去地看着手机。

“你是不是原始人?手机都不认识?”

“我从来不用电子产品。”

“我服了!”辛宇龙一锤桌子:“这两台手机专门为私人客户定制,加密性能极好,不管你会不会,我们以后就靠这个联系。Understand?”

“啊,没问题。”轩辕诚一只得收好手机:“我们现在去哪?”

辛宇龙打开手机上的地图,输入一个地址,一条绿色导航线路把网咖和目的地连在一起。

“就去这里,春华秋实小区。”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120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不一样的婚礼
    雪儿
    2019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