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一章

昆明花子 2019-09-24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辆私家车在老式小区门口停了下来,辛宇龙和轩辕诚一从车两侧走下。门口的大理石柱上镶嵌着金色门牌,“春华秋实苑”几个字以很不起眼的方式刻在上面。大门还是老式的铁门,几位上了年级的老人就坐在铁门旁聊天,兼职看门人的工作。

“就是这里了,我们走。”辛宇龙拎起装满水果和零食的塑料袋,走向马路对面。两人在大门附近稍作停留,辛宇龙压低声音交代道:“一会我们假扮成社区居委会的,我来负责和人搭话,你见机行事。”

“好!”

两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向正门,一位大妈见有陌生人来,就起身问道:“你们两位找谁啊?”

“哦,我们是居委会的,来找8栋1单元401的岳涵。”辛宇龙把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地址说了出来,顺便扬了扬手中的礼物。

“你找她做什么?”一听岳涵的名字,刚才还聊得火热的老人们忽然不做声了,那位发问的大妈更是小跑着走过来,凑近问道:“她可是有神经病的。”

“没办法,社区里安排的任务,说是什么增权。”辛宇龙故意面露难色,小声问道:“你说她有神经病?严不严重?”

“不清楚,她几乎都不出门的。哎,听说她有半边脸长了一大块黑斑,吓死人了。”

“哦,这样啊。”辛宇龙抓了抓脑门:“我们就上去一会。”

“行。”大妈脑袋一拍,问道:“不对啊,我以前没见过你们两个。”

“哦。我是新来的临时工,今天第一天上班。”

“好好好,你们上去吧。”大妈摆摆手,放心地坐回凳子上,人群中再次响起热烈的讨论声。

辛宇龙对着轩辕诚一得意地笑了笑,两人马不停蹄地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8栋就在进大门左转位置,靠近街道。凭借着多年练就的寻路能力,辛宇龙毫不费劲就找到了1单元门口。

“你刚才真熟练啊。”轩辕诚一悄悄对辛宇龙说道。

“废话,装临时工我最擅长了。”辛宇龙随手按下门禁上的401按钮,大约4秒后,门锁啪嗒一声打开,房间的主人甚至连招呼都没打。

轩辕诚一推开门,辛宇龙紧跟在后走了进去。虽然外面光照强烈,但楼道里却阴暗许多。不知是哪家煮的中药,楼道里时有时无一股怪味。

“就这种地方还叫春华秋实。”轩辕诚一不小心在扶手上蹭了一手灰,使劲拍打着。

“这种小区多为工厂的房改房,年久失修,比外面的便宜了起码两成。”

来到四楼,辛宇龙在401房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里面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房门打开,一个少女出现在视线中,她的右侧脸颊遮盖在浓密的头发中,左侧脸颊露在外面,唯一可见的左眼明媚动人,毫无脂粉气的脸蛋红里透着白。

辛宇龙微微愣了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将礼物递了出去:“你好,我是李大伯的侄子,我叫李聪。你是岳涵?”

“是我,请进吧。”岳涵把两人让进屋子里,随后把门关上,用钥匙锁上。

“这大白天的有必要锁门吗?”辛宇龙问到。

“也不是,怕家里人担心,你们在沙发上休息下,我去烧点水。”

借着岳涵烧水的空档,辛宇龙静静地观察着周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住房,家具都很古朴。电视机就放在壁橱中间,虽然尺寸不小,但边缘和底座线条僵硬,应该是廉价品。阳台上晾晒着刚洗净的衣服,往下滴着水。

“请喝茶。”岳涵很快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走了过来,放到两人面前。

“谢谢。”辛宇龙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的味道很机械,就连饭店招待用的茶水都比这个好很多。他没有做声,尝了几口后便把杯子放下了。

“不好意思,家里面条件有限,只能提供这样的茶叶了。”也许是看出了辛宇龙的心思,岳涵抱歉地笑了笑。

“没事。这点礼物算是一点心意,请你收下。”辛宇龙把准备好的见面礼放到茶几上。

“谢谢啊,可我……”岳涵瞅了瞅塑料袋里的东西,犹豫地说道:“我父母要是知道了,肯定问东问西。”

“没事,只要你跟他们说,这些东西是社区发来的就行。”

“好的。谢谢你啊。”

岳涵再三道谢后把礼物放进食品柜中。接着走到卧室,抬出装着画纸的盒子回到客厅里,放在地上。

“徐玉从来没和我提起过你大伯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岳涵认真地看着辛宇龙说道。

“不会吧?我以为你知道的。其实事情很简单,我大伯去年来大场市旅游,年纪大了,不知怎么把包给落在车上,里面装着钱和身份证。他向很多人求助,都被当成了骗子,还好碰上了徐玉,把身上的零钱给了他,还帮忙拨打了公交车公司的电话。”辛宇龙把“故事”梗概又重复了一边,语气中带着激动,像是真有那么回事。

岳涵聚精会神地听着,点头说道:“是啊,他就是那样,不仅在那个世界,在这里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那个世界?”

“对。他可是异世界的救世主哦。”说着说着,岳涵取出盒子中的画纸放到茶几上,一一解释着:“你们看,这些全都是我做梦时见到的。”

画纸上一个少年模样的人站在田野边,目光如炬,身后是一排风车。翻开第二章,同样还是这个少年,正举起盾牌,一道霹雳从天上降下,把天空撕成两半。画作上的少年虽然打扮很奇怪,可眉眼,脸型都和徐玉别无二致。这些绘画全是用铅笔描绘而成,线条优美,构图老练,乍一看还以为某个专业漫画家的作品。

辛宇龙假装欣赏了一会,便放下画纸问道:“这么说,你们在现实中没见过吗?”

“是的。我被家长禁足了,只有靠电脑交流。”岳涵指了指身后罩在布中的电脑:“我们一起交流诗歌,填词,他还告诉我在异世界冒险的那些经历。希望我能在精神上支持他……”

“哦,我懂了,所以你这些画都是来自信仰的体现,是吗?”

“对!”岳涵微笑着点点头。

辛宇龙被这女孩坦然自若的样子搞蒙了,心想:这精神病也真够离谱的,居然能把故事编到这种程度,不行,我得找个机会脱身。

轩辕诚一看到辛宇龙陷入沉思中,打了个圆场:“聪哥,你去那边看看,我来陪她聊两句。”

“哦?好的。”辛宇龙总算解除了压力。他离开茶几,留下岳涵和轩辕诚一聊着绘画的事。

 

岳涵家的餐厅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厨房也很小,两座电磁炉便是所有的加热设备。想起自己家中电磁炉,烤箱,烤架一应俱全,辛宇龙忽然有种寒酸的感觉。

他在厨房门口转了一圈,回到餐桌旁,茶几那边两人聊得热火朝天,不是还爆发出笑声。看着他们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辛宇龙只得默默地把头扭向另一边。

“这是什么?”他的目光落在一瓶未拆封的药上,包装颜色是从来没见过的。这瓶药旁边还有几瓶开封过的,标签上都是英文。辛宇龙拿起一瓶,对着英文标签举起手机。咔嚓一声,软件很快识别出了上面的文字。

“用于治疗慢性精神分裂症……使用量遵医嘱执行……怎么会这样?”辛宇龙刹那间明白了这些药的作用,他望向茶几那边,似乎明白了什么。

“徐玉后来和一个魔王成功定下契约,答应赐予对方穿越时空的能力,魔王必须保证不再危害人间。”岳涵对轩辕诚一认真地解释道。

“我见过很多魔王,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和异界的勇士做朋友。”轩辕诚一笑着答道。

“那是当然,所以徐玉成了独一无二的救世主呢。我也为那些世界出了一份力啊。”说道这里,岳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说会让魔王穿越时空来看我呢。”

见两人越聊越脱离实际,辛宇龙不想再耽误下去了,急忙走了过去,对轩辕诚一说道:“我们还有别的事,要不你们加个联系方式慢慢聊。”

“哦对,我也得走了。下次再见。”轩辕诚一匆忙起身,和岳涵握手道别。

 

岳涵将两人茶杯倒满,劝道:“不如你们喝完茶再走,不耽误时间的。”

“好。”辛宇龙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岳涵从本子上扯下一张纸,飞快写下一连串地址,交给辛宇龙:“这是徐玉家的地址,应该没变。”

辛宇龙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将纸片折进口袋里:“谢谢,我们现在就去。”

终于能脱身了,就在辛宇龙往门口走的时候,岳涵忽然叫住了他:“请等一下,李先生,这么称呼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辛宇龙回过头,僵硬地扬起嘴角。

“你父母真的只是工程师吗?”

“是啊。怎么了?”

“可你的手表不像是普通人买得起的。”岳涵指了指辛宇龙手腕。

辛宇龙低头一看,手腕上带着的正是父母从国外订购的限定款式,是今年过生日时的礼物。表的背面还刻有XYL三个字母,正是辛宇龙的拼音缩写。这种订制产品在专柜上都买不到,除了业内人士,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被岳涵这么一问,他便试探着回答:“哪里有?只是稍微贵那么一点。”

“我看不是贵吧。那应该是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订做款式,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做工考究,尤其是表盘上指针的设计,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古典设计。还有你的鞋子。”岳涵低头望了一眼辛宇龙脚下:“是上个月才出的签名版,一双至少1万起。你还说家里普通吗?”

“你可真会开玩笑……”辛宇龙挤出一个笑容。

“就算是个玩笑吧。”岳涵话锋一转,表情严肃地说道:“你们听说过昭明大厦吗?”

“听说过,怎么了?”辛宇龙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那个大厦下面似乎有人在做不可告人的实验,你们在大场市旅游,千万要注意安全哦。”岳涵半开玩笑地说着,脸上带着半真半假的笑意。

“谢谢提醒。”

辛宇龙简单应付两句,逃跑似的窜出门外。

好不容易离开小区,两人来到刚才下车的地方。辛宇龙心有余悸地看着沿街的4楼,对轩辕诚一抱怨道:“你这演的也太多了吧。我都快被你绕进去了。”

“演戏就该真一点。你发现什么了?”

“发现很多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可她思路清晰,我差点就被揭穿了。哪个疯子居然有这种观察力?”

“那可不一定,有些人只是以疯子的身份来掩饰自己。”

辛宇龙掏出手机,快速回了几条信息,叮嘱道:“我得走了,家里面马上派车来接我。今晚我十点以后应该在家,你直接来楼上找我,别惊动其他人。”

“十点?好。我准时到。”

“嗯!”

两人分别时的场面全被岳涵看在眼里,她目送着辛宇龙消失在街角,才关上窗户离去。客厅中,一只白鸽正啄着盘子上的面包屑。

“他们走了呢。你来晚了一步。”

“没事。”鸽子抬头看着岳涵:“那个自称来帮大伯找人的少年,我看他有别的身份。”

“我也是这么觉得。该不该相信他?”

“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温暖,不过另一个人……”鸽子停顿了片刻:“有种怪异的感觉。”

“你说那个姓轩辕的吗?”

“对,虽然他走了,但我还是能嗅到那股味道……不过别太担心,有我在。”

岳涵走过来将鸽子轻轻抱在怀中,用左半边脸颊使劲蹭着:“好了,鸽子先生。你好好休息吧。别老想这些烦心的事情了……”

 

辛宇龙用力点点头,随手招停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008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
  • 不一样的婚礼
    雪儿
    2019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