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二章

昆明花子 2019-09-27

屏幕上闪过一张张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是年轻的男女孩。他们表情木讷,嘴角以不正常的弧度扬起。照片的清晰度层次不齐,很明显是用手机拍的。

辛宇龙把比较清晰的照片统一放进一个文件夹中,标记好,然后再选中其他的短视频,放到另一个文件夹中。与此同时,挂在耳廓上的蓝牙耳机发出一阵铃声。

“你发来的东西我看到了,除了一些照片看得不太清楚。”辛宇龙还没等对方开口,抢先说道。

“好,好的。我没有骗你吧,那些从学院回来的孩子,很多都得了精神病。”电话那边是一个无力的男性声音,低沉,略带沙哑,听上去有40多岁。

“你们去过医院吗?”

“老实说,没有。”男人发出长长的叹息:“我认识的那些人,子女变得无比听话还很高兴。他们怎么可能把子女送去医院检查?”

“我明白了。”

“你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把这些东西泄露出去的。否则我会有生命危险。”

“放心吧,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好,好的。我得挂了,下次有机会我会把新的联系方式发你邮箱。”

“等下,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老刘就行了。”男人很快切断通信。

就如同之前预料的那样,没有人去学院投诉,即便偶尔有一两个人,声音也很快被压制下去。辛宇龙把老刘提供的资料挪到一个移动硬盘里,加上密码,然后放到床头柜下面的抽屉中。

“接下来该怎么办?发媒体上是不可能了,城里的报社都有昭明集团注资。发给调查局,不行,调查局都快解散了……”

辛宇龙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能,生平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挫败感。他关掉邮箱,点开一本电子扫描文档,随意翻阅着。

“明天启三年,沈阳郊区发生转移,一家三口失踪,孩子在两天后在家里找到,被认为得了疯病……”

“明天启六年,王恭厂大爆炸案发生,死亡人数过万,原因不明……”

“清末某年,昆明市惊现金碧交辉奇观,疑似是次元裂缝所致……”

“民国十年,大场市发生第一例疑似转移现象,一名军官自杀身亡,原因不明……”

“搞什么啊,不是原因不明,就是疑似。”辛宇龙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把页面拖到下面。文档最后是几张插图,全部是铅笔素描。素描内容是稀奇古怪的装置,四个月牙形的木桩围绕中心布置,或者一方一圆两个木框把人卡在中间,像个铜钱中拴着绳。

一个人影从敞开的卧室门闪了进来,把一罐绿色外壳的易拉罐按在辛宇龙桌子上。

“卧槽!”辛宇龙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绿色吓得大叫一声,当他看清来人的那一刻,又喊道:“又是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轩辕诚一打开手中的易拉罐,坐在卧室的床上,喝下一口,美滋滋地说道:“能把青瓜汁做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极致了。”

“废话,我本来打算留着聚会喝呢。”辛宇龙干脆也拉开罐子上的拉环:“你怎么进到我家的?”

“很简单啊。一会我给你演示下。”轩辕诚一端着易拉罐凑到电脑前,指着素描图评价道:“这不是最原始的穿越装置吗?你也研究这个?”

“什么?穿越去哪里?”

“当然是异世界咯。”

轩辕诚一投来一个不知所云的笑容,把文档中的图片放大:“但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成功的,古代人对能量利用率很低,不像现在。”

“说得好像现在能成功一样,少扯淡了。”

“那可不一定。”轩辕诚一晃了晃手中的罐子,问道:“你家怎么就你一个?”

“我父母都出去了,最近总是这样,一个通宵都不见人,经常第二天中午才回来。真不知道他们开什么会,以前从来没有过。”辛宇龙颇有意见地说道。

轩辕诚一打开网页浏览器,输入大场市三个字,屏幕上瞬间出现众多的风景图,其中不少是昭明大厦的特写。拍摄者专门挑晴朗无云的时候,以便凸出大厦的宏伟。

“这些图我看够了,有什么问题吗?”辛宇龙问道。

轩辕诚一点开一张大场市的平面图,说道:“设想一下,把全市的电力集中在一个地方,加上仪器的聚焦能力,能瞬间提供一个爆发点。大场市建在龙脉上,你应该知道,不稳定的世界位错最容易在龙脉附近产生。”

辛宇龙认真听完了轩辕诚一的讲述,切换回刚才的电子文档,翻到其中一页,读到:

“人为制造裂缝需要以下条件,一是强大统一的组织能力,二是富可敌国的资产,三是选择恰当位置,龙脉最佳。但永远不要试图用人的理性去判断异世界的存在,强行打开裂缝会面对未知的后果……”

“师父告诉过我,那些无法证实的事件,其中一些就是来自于未知世界的干扰。”辛宇龙悠悠地看着轩辕诚一说道:“但调查局就剩这么点资料了,我上哪查去?”

“你不是联系上学院知情者了吗?”

“对,但我根本没有渠道发出去。”辛宇龙朝着床头柜努了努嘴:“我都保存在移动硬盘里了。”

轩辕诚一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保护套,翻来覆去看了看,放回原位,接着从墙边拉了把椅子在辛宇龙身旁坐好。

“我今天又去城里找了一圈,总算定位到了来访者信号消失的位置,就在岳涵住的小区。我等了两个小时,没有可疑的人员出入。”

“嗯?难道说岳涵在和异界来客有来往?”

“对。”轩辕诚一无比自信地点点头:“许多精神病人看到的幻觉,其实不是幻觉。而是我们无法认知的存在。”

“既然如此……”辛宇龙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拍着椅子扶手说道:“那她提起关于我家大厦的事,肯定是有人告诉她的。”

“没错!”

“不行,我得找个机会再接近她一次。”辛宇龙把岳涵写下的纸片放在桌上,对轩辕诚一说道:“我明天去公司看看,设计部那边应该会有大厦结构图。你去找徐玉父母问问有什么情况。我们分头行动。”

轩辕诚一收好纸片,称赞道:“不错嘛,你越来越像个总裁了。”

“还有件事,刚才他们通知我已经安排好了去美国的签证,最迟一个月后出发。”

“时间不等人。你还有朋友在大场市内吗?我建议你安排备用计划,方便我们脱身。”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我来安排。”

辛宇龙打开一个页面,输入账号和密码后,网页上出现了一个个列表,里面所有人都用代号表示。公共屏幕上滚动着许多名字和代码,时不时有人发出聊天邀请。不同于普通论坛,进入每组对话前都要输入验证码。

“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了,我看能不能找到人。”辛宇龙对一个灰色头像发出去一段话:“需要撤离计划,详情私聊。”

轩辕诚一左看右看,指着页面上方的头像问道:“这些人怎么都那么神秘?”

“咦?你不是赏金猎人吗?这是网上黑市,连假证都能买到。”

“哦。”轩辕诚一淡淡地应了一声。

辛宇龙连续通知了三个人后,关掉网页,把椅子转向轩辕诚一:“我发出信息了,就等回复。好了,你现在给我演示下是怎么来我家的?”

“好。你可千万别眨眼。”

轩辕诚一取出手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周围的空间便像果冻般被推开。他的身体出现一个漩涡,漩涡越来越大,把整个身体裹了进去。打个哈欠的功夫,空间上又展开一圈涟漪,没有闪光,没有声音,椅子上一个人都没有了。

“这……”辛宇龙对着轩辕诚一坐过的位置伸出手,指尖触碰到的只有一片空气。

“怎么样?惊不惊喜?”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炸响,辛宇龙猛地一回头,只见轩辕诚一从门口走了进来。

“你从哪学的空间转换?”

“羡慕吗?我以前会的更多,现在都忘记了。”轩辕诚一拍了拍椅子,又一次坐了回去。

“这种能力我只听师父说起过。对了,你为什么给自己取名诚一,还是那种拼法?”

轩辕诚一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哼起了歌:“Mama,do you remember the old straw hat you gave to me? I lost that hat long agoflew to the foggy canyon……”

辛宇龙从来没有听过如此老旧的旋律,打断道:“你在唱什么呢?又是草帽又是雾的?”

“那就对了,你看过《人证》吗?”

“没有。”

“难怪,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只是觉得里面某个人和我很像,无家可归,没有身份,流落他乡。”

“不至于这么惨吧?”辛宇龙半信半疑地看着轩辕诚一。
    “你好好看下原著就知道了。”轩辕诚一站起身,走到窗边,把窗子开到最大,一道风顿时吹进卧室。

“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明天我找到徐玉家会联系你的。”

刚说完最后一个字,他便从窗口跃了出去。辛宇龙扑倒窗边,窗户下面什么人都没有,庭院里只有虫鸣。

“一声不响又走了……哼,那祝你好运吧。”

辛宇龙锁好窗户,悻悻地返回卧室,准备好好睡上一觉。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943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2019.08.07带学生丽江之行艺术夏令营。
    泥雕
    2019年12月02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
  • 玫瑰花的心思
    谢小鱼
    2019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