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四章

昆明花子 2019-09-29

过了早高峰后,公交车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辛宇龙坐在驾驶员正后方的位置,一手扶着腮,努力让沸腾的思绪冷静下来。

“徐玉父母到底是谁杀的?肯定不是岳涵,如果是轩辕诚一所说的异界来客倒有可能,但是动机呢?复仇?开什么玩笑……”辛宇龙面无边际思考着,思路跳回了那天和岳涵见面时。

“徐玉拯救了世界,和魔王成了朋友,魔王在他死后穿越到了我们的世界,为他报仇。”辛宇龙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想法,马上制止住了:“哈,我在想什么呢……简直太蠢了。”

公交车在一个站点停下,一个手提资料袋的消瘦男人走到驾驶员旁,问道:“司机师傅,请问下去明耀路是做这趟车吗?”

“是的,再过六个站就到了。”

“好好好,谢谢啊。”男人投了两枚硬币,转身走向公交车后面。

“这声音好耳熟。”辛宇龙不自觉地在那个男人身上多看了一眼,那人年龄接近50岁,穿着天蓝色短袖,把一袋文件紧紧搂在怀中。看那样子并不像来旅游,而是来办事的。

男人在座位上坐定后,低下头去,掏出一个手机拨打。辛宇龙表面上不动声色,装作查看站台信息从座位上起来,坐到男人前两排的座位上。

“喂……我到大场市了……对,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姓牛的……资料我准备好了。”

“资料?”辛宇龙听到这两个熟悉的词后,脑内闪过一个名字:“老刘?难道真是他?”

回头看看那个男人,身材瘦弱,和电话中有气无力的声音完全对上了。

“我一定要为你们讨回公道……等着吧……”那男人没有聊多久便挂断了电话。辛宇龙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假装在跟人通话。

“各位乘客,明耀路站到了,请从后门顺序下车。”车内广播响起,消瘦男人便拎着袋子走了下去,辛宇龙紧随其后下了车。但他没有直接跟上去,而是在站台上停了一会,男人下了站台,走向旁边的一栋写字楼。在男人进去后不久,辛宇龙就跟了上去。

进到大厅,那男人在墙上的楼层图前站了很久,然后走进电梯里。辛宇龙跟着来到楼层图前,中间写着:咏馨学院招生处,A座404室。

“招生处?好大的胆子。”

辛宇龙看了看两部电梯,都还在高层,一时半会下不来,他放弃了乘电梯的打算,走向楼梯口,爬四层楼要不了多长时间。

仅仅一口茶的时间,辛宇龙便上到四楼。这里坐落着许多培训机构,咏馨学院所为的招生处就在前方。他溜到走廊拐角处,拿起一本宣传册看着,同时竖起耳朵听着动静。

办公室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咆哮声:“牛教授,你太欺负人了……我们好好的孩子被你弄成什么样?今天就给我一个解释。”

“这位家长,请你别激动。请问你有医院的诊疗记录吗?”

“没有!你们太狡猾了,我们去过医院,医生根本查不出来什么病!”

“那,那我们也没办法,你们也在知情书上签了字的啊……”

办公室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吸引了不少好奇的人。辛宇龙余光无意中飘向电梯,一个戴着兜帽的男子快步走了出来,径直走进办公室

“他是谁?”辛宇龙放下宣传册追了上去,可还没走到门口,一阵爆炸声传遍整个走廊,门框上的玻璃顿时碎了一地。围观的人毫无防备,被吓得四散跑开。

辛宇龙本能抱头蹲下,一个女人浑身冒火冲了出来,发出凄厉地惨叫声。她带着火在走廊上乱跑,直直撞向开着的走廊窗户。

“回来!”辛宇龙大喊道,可为时已晚,女人带着火的身体从窗口摔了出去。过了两秒,楼下响起汽车警报声和呼喊声。他奔到窗口,街道上躺着一个着火的身体,旁边的轿车顶部被砸了个坑,一名保安取来喷火器,对地上的女人喷射白雾。

“混蛋。”辛宇龙咒骂道,冲进学院招生处。地面上一道焦黑的痕迹从门口延伸到里面,导讯台上的纸质资料四散炸开,燃着火星。进门右转是一间会客室,那个消瘦男人仰面躺在地上,胸口位置插着一把尖刀,人早已没了呼吸。

“啊,不要过来!”牛教授绝望的呼喊声从会客室另一端传来,辛宇龙马不停蹄追了上去。消防安全门大开着,门把手上沾满了血迹,门外的楼梯通向连接着两栋楼的平台。

“救命啊,杀人了!”

平台上,牛教授一瘸一拐奔跑着,手臂上鲜血直流,把白色衬衣染得通红。追在后方的男子点燃手中玻璃瓶,奋力朝着牛教授扔了过去。教授朝地下一趴,瓶子沿着抛物线砸到墙上,顿时地上燃起一片红蓝色的火焰。

“呼,呼……”脱掉兜帽后,男人两眼充血,嘴里不停喷着气:“别跑,有人让我做掉你。”

“别,别啊!”牛教授在地上滚了两圈,把一个花盆扔向袭击者,男人一闪身便躲开了。

“去死吧!”男人又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罐子,刚要点燃,身体却像触电般抽搐起来,一串串白沫从嘴里往外喷涌。他高举着燃烧瓶,嘴中不停发出“呃,呃”声。

牛教授见状,跑到半米高的水箱后,蜷缩身体藏进去。辛宇龙手上没有武器,趁着男人抽搐的空档藏在墙后面。

“呃……呃。”男人忽然抬起手臂,吃力地指向牛教授的位置,在剧烈的抽搐中,他一点点转过头,看向辛宇龙藏身的方向。更多的白色泡沫从男人口中涌出,终于他再也支持不住了,直挺挺地向后方倒下去,手中的瓶子应声掉在地上。

辛宇龙确认男人再也没有起来的迹象后,才从墙后方走出来。男人双目圆睁,保持着看向天空的姿势,在他嘴角的白沫中夹杂着些许红色。

“这是谁?”辛宇龙在男人旁边蹲下,袭击者穿着简单,衣服款式都很老旧。抬起手臂,辛宇龙看到男人肘部大大小小的针眼,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原来是个瘾君子……怪不得那么疯。”看向水箱,牛教授的半个臀部正高高拱起。辛宇龙对着臀部大声喊道:“牛教授,人死了,你可以出来了!”

“哦,哦,好的。”牛焕金捂着受伤的手臂,蹲着从水箱后面挪步出来,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上的男人。

“这人是谁?为什么袭击你们?”

“我不认识他啊。今天一个客户来找我们谈事情,结果……小李,小李她没事吧?”

“她摔下楼了,看样子很不好。”

“怎么会这样?”牛焕金颤抖地缩到墙边,满脸是水,分不清是吓的还是哭的。

辛宇龙身后响起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他一回头,看到洪一平带着一队调查局的人从消防门冲了出来。

“小辛,你怎么在这里?”洪一平吃惊地问道。

“师父?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我们接到举报,有可疑的能力者在这附近出现。”

“我是跟踪一个人来到这里的。谁知道碰上了这种事情。”辛宇龙带着师父来到袭击者倒下的地方,解释道:“这个人放火杀人,牛教授也差点死在他手里。”

“这是……”洪一平凑到男人跟前,仔细端详了一会,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是他?”

十分钟后,师徒两人回到楼下的车中,留下调查局的人做着收尾工作。洪一平发动车子,开向郊外。当车子驶离闹市区后,辛宇龙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问道:

“师父,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人是谁了吧?”

“他叫谢昌雨,是一个半吊子的异能者,会操纵火焰,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少干,但也没出什么人命。十年前,他帮调查局解决了一个犯罪团伙,我们便同意了他的避难申请。谢昌雨后来去往外地,再也没有露面。”

“那他怎么会出现在大场市?”

“肯定是有人雇佣。你看到他手臂上的针孔了吗?这些人为了能掌握更强大的力量,不惜借助毒品。有时候的确能让能力突飞猛进,但结果很惨痛。”

“是啊。吸毒需要钱,他一定为了搞钱而被人雇佣。”

洪一平话锋一转,问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来找谁了吧?”

辛宇龙深吸一口气,把和轩辕诚一的发现,连同老刘秘密联系事情都告诉了洪一平。洪一平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瞟向后视镜。

“你胆子真够大的,你爸不知道吧?”

“不知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辛宇龙认真地说道:“师父,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老刘昨晚才跟我通的电话,今天就出现在大场市,然后就死了。还有那个姓谢的,莫名其妙杀了人,又死了。”

“我也想不通,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继续调查的。”

车子不知不觉中开到一个公交站台前,洪一平停好车,对辛宇龙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就在这下车吧。有公交车可以送你回家。”

“啊?你就让我这么走了?”辛宇龙一时没反应过来。

“大场市越来越危险了,我要保护好你。有我们在,这件案子一定会调查清楚。”

“好吧,师父。你也多小心。”辛宇龙没有再争辩什么,离开车子,把门轻轻关上。车里的洪一平冲他挥了挥手,加速驶向前方的高架桥。

望着师父驾车消失在视线中,辛宇龙才极不情愿地走向站台,在椅子上坐下。

“为什么现场巧合那么多?为什么师父那么着急让我离开?调查局面临解散,根本无力深究,到底谁想掩饰真相?”

脑海中的疑问越来越多,都快把神经撑爆了。辛宇龙拿出手机,漫无边际划着屏幕。魅力大场发来一条提示,辛宇龙点了进去,岳涵在发来一条私信,时间是早上十点左右。

“你好,李先生。你还在大场市吗?不好意思,我有个亲戚急需用钱,想把家里的珠宝卖了。你有没有朋友懂珠宝的,帮我联系下可以吗?虽然我这样不太礼貌,但我能想到的人只有你了。”

“珠宝?”辛宇龙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刚好可以试试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疯子。”

打定主意,辛宇龙在私信中写道:“你好,岳小姐,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恰好我懂一些珠宝的知识,约个时间,我去找你。”

“搞定。”辛宇龙得意地笑了笑,顺手也给轩辕诚一发去短信:“晚上八点,网球场见。”

一辆公交车驶向站台,辛宇龙整理好衣服,步伐轻松地走了进去……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135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2019.08.07带学生丽江之行艺术夏令营。
    泥雕
    2019年12月02日
  • 南侨机工抗战电影故事《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
    高德敏
    2019年10月30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