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五章

昆明花子 2019-09-30

早上九点半,辛宇龙准时抵达春华秋实小区,有了上次的见面后,看门的大妈们没有多问,就放他进去了。走到单元楼下,辛宇龙远远看见轩辕诚一正倚靠在铁门上。

“你真准时啊,草帽哥。”辛宇龙打趣地说道。

“你看过人证了?”

“昨晚用电脑看的。乔尼真可怜,好不容易见上亲生母亲一面,却被母亲杀了。那个叫恭子的女人也很悲惨,两个亲儿子,一个死了,一个被抓了。”

“这场悲剧没有赢家。”轩辕诚一转身按下岳涵家的门铃:“成也人性,败也人性。”

铁门啪嗒一声打开,辛宇龙推开门,对轩辕诚一做了个请的手势:“你先请,作家。”

“谢谢,大场市未来的继承人。”

两人迈着欢快的脚步上到4楼,岳涵早已守在门口了。见到辛宇龙和轩辕诚一到来,她热情地把两人引进客厅里。

茶几上放着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几张刚画好的素描摊开在旁边餐桌上。两人在沙发上坐定不久,岳涵便从卧室里拿来一个小小的月饼盒子。

“珠宝大概就这么多了,李先生,麻烦帮我看下值多少钱。”

“好的。”

打开月饼盒,辛宇龙被里面投射出的光线闪了一道。他取出一小块黄金,随手捏了捏,金块很凉,有种奇特的松软感。在金块下面,辛宇龙找到一小块翡翠,便拿到眼前认真观察。

“你们忙,我去收拾下桌上的东西。”岳涵打了个招呼,便走去餐桌旁收拾了。

轩辕诚一凑到辛宇龙身旁,专注地看着翡翠玉石,不明就里地问道:“喂,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这块翡翠的水色和光泽分布和徐玉家一模一样。”辛宇龙把翡翠转到侧面,用食指沿着边缘滑了一道:“手感完全一致。”

“这么说……这些玉石的主人是同一个人了?”

“没错。”辛宇龙把翡翠重新放回盒子里面,盖上盖。

岳涵把餐桌上的画纸叠成一摞,准备走向卧室,轩辕诚一见状,立刻跑上前去,伸手接过那叠作品:“能不能让我们欣赏下你的作品?”

“哦。好。”岳涵愣了愣,还是把稿子给了轩辕诚一:“不过这些是初稿,我还没来得及整理。”

“不要紧。我喜欢画画。”

轩辕诚一把岳涵的画摊开在茶几上,A4纸上没有太多东西,辛宇龙注意到最上面的一张,画的是一辆大型卡车驶向隧道。

“我想问下这是画的什么?”辛宇龙指着隧道问岳涵。

“这些啊,是我一个朋友的观察记录,闲着无事,就随手画了几笔。这是他在昭明大厦附近的地下隧道看到的。”

“哦?”

辛宇龙急忙翻开第二张,几个工人正把运输车里面的东西搬下来,那不规则形状的构件和手机上的完全一样。看到这里,他感到后背阵阵发凉,但依然强装镇定说道:“真是巧了,我也有个认识的人在昭明大厦工作,怎么没有见到这些东西?”

“也许是业务不同吧。我朋友说,昭明大厦下面有个很大的地下室,有人试图在那里创造一个能通往异世界的门。”

“哦呵呵呵。”辛宇龙干笑几声,又往后翻了翻,除了卡车外,画纸上还出现密密麻麻的电线,从地下延伸到墙边。在最后一幅画中,工人把装配好的圆柱体运往通道深处。

看完岳涵的绘画,辛宇龙搓了搓手心的汗珠,问道:“我很想见你那位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

“他现在不这里,等他回来后,我一定会转告他的。”

“那好吧。”

房门位置突然响起开锁声,岳涵大惊,三两步窜到门口,从猫眼中看了出去,惊叫道:“不好了。我父母突然回来了。还带着很多人!”

“什么?”辛宇龙和轩辕诚一交换了一下眼色:“作家,你带这些东西先走。”

“好。”轩辕诚一把装着珠宝的小盒塞进怀中,抓起桌上的画纸跑向卧室。

门咣地一声被推开,岳涵急忙后退两步,一对气势汹汹的中年夫妇冲进客厅,看上去应该是岳涵的父母。夫妇身后跟着五六名调查局的人,紧接着,洪一平跨进客厅中,手紧紧按在佩刀上。

“师父?你来干什么?”辛宇龙万分吃惊地看着洪一平。

“你们马上搜索各个房间”洪一平一挥手,调查员们四散跑向厨房,客厅和卫生间。

岳涵瞪大眼睛看了看辛宇龙,又看了看洪一平,略带失望地说道:“原来你根本不姓李,都是骗我的。”

目睹岳涵失望的样子,辛宇龙感到脸面尽失,不由得对洪一平抱怨:“师父,你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也是为了保密起见。”

没多久,调查员们从各个房间里返回,对洪一平报告道:“总管,所有房间都不见那个人的踪影,衣柜我们也看了,都没有人。”

“怎么回事?”洪一平看向辛宇龙:“小辛,那个轩辕诚一去哪了?”

“谁去哪了?”辛宇龙茫然地看向洪一平:“师父,我一个人来的。”

“你少骗我了。”

“我哪有?”辛宇龙无辜地说道:“那家伙神出鬼没,我去哪找他?”

“我作证,这位先生是一个人来的!”岳涵突然举起手,用无比响亮的声音说道。

中年男人愤怒地向前走了两步,高高举起手,对着岳涵就是一耳光:“混账女儿!你瞎捣什么乱?”

岳涵被一巴掌打蒙了,呆呆地站在原地。辛宇龙看不下去了,急忙走上前拉住男人:“岳涵身体已经有病了,你身为她父亲,怎么能这么对她?”

“你懂什么?我们家的痛苦你是不会理解的。”男人甩开辛宇龙的手,余怒未消指着岳涵骂道:“她每天就沉浸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世界中,什么拯救世界,什么冒险,这些还不算,还成天画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看了就让人心烦!”

“好了好了。你也冷静点。”洪一平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医生就在楼下,你们快把她带去医院吧。”

 “快走!你非要把我们逼疯才行吗?”男人粗暴地拽起岳涵胳膊,用力往外面拉。

岳涵快被拽出房门时,扭头对辛宇龙喊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部门的,大场市有危险,再不阻止的话城市就完了!就在昭明大厦下面……”

“闭嘴!”男人连推带拉把岳涵带下楼梯,女人跟在身后,小声哭泣着。

客厅里只剩下调查局的人,辛宇龙怒视着洪一平,质问道:“师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干嘛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算了。回去再说吧。”

 

半个小时后,调查局总部。

诺大的询问室里摆着一张桌子,辛宇龙一个人坐在一边,翘起凳子一脚,双手抱肩,时不时斜眼瞅着另一边的洪一平和汪震秉。

洪一平从文件袋中掏出一本病历复印件,打开,内页上密密麻麻写着诊断记录。

“岳涵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并伴随长时间的妄想。医院已经向我们证实,她患病已经六年了,需要长期服药。岳涵经常妄想把周围的人和事编进自己想象的世界里。”洪一平解释道。

“哦?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她会看出我的表是定做的,以及我鞋子的价格。我看过她的画,精神病人完全画不出来!”辛宇龙答道。

“那只是巧合罢了。”洪一平接着取出一叠装订好的材料,放到桌子上:“我们做过详细调查,根本查不到轩辕诚一这个人,没有他的任何社会记录,甚至连名字都是假的。”

“他为了自己安全,这么做很正常吧。你不也是有过和这种人合作的经历吗?”辛宇龙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好。你解释下,为什么每次有人死亡,他都会准确知道,而且总是能提供我们尚未掌握的线索?”

“可笑,刘董和旅游车那两次,他提供什么了?我承认他是有点神,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

洪一平又扔出一叠调查报告,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通话记录,辛宇龙看也不看,就推到一边。

“我们查过谢昌雨的通话记录,他之前和一个匿名人物频繁有过接触。那个人的活动轨迹和轩辕诚一十分吻合,你还认为是巧合吗?”洪一平从证据堆中找出一叠照片,是网吧内摄像头拍下的。他指着照片上一个头戴口罩的男性说道:“他用网络进行转账,这是一个网吧凑巧拍下的。”

“怎么可能?我知道他对电磁设备过敏,根本进不了网吧。”辛宇龙厉声反驳道。

“那好吧。他也可以雇用别人当同伙。小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他是在利用你。”

“呵,利用?”辛宇龙冷笑道:“我有什么好利用的?”

“你是昭明集团的接班人,以后也是大场市的掌舵者。我很清楚这些人的套路,表面上假意跟你好,但实际上有不可告人的企图。”

听到这里,辛宇龙再也坐不住了,从座位上跳起来,把手机扔在桌子上,打开相册,指着一张照片冲洪一平喊道:“师父,这座衣冠冢是你带我去的。你口口声声告诉我,要不是20年前有道上的朋友舍身把你从钢水里拽了出来,你早就死了。而你现在告诉我,这些人不值得相信,我该怎么想?”

照片上是一座两米见方的墓地,简单地插了一块墓碑在上面,墓碑上的名字已经看不太清了,隐约能见到“柯”这个姓。

“我也是为了你好。”洪一平缓和了下语气:“你不比我,你是有事业的人,为什么一定要趟这趟浑水呢?”

“我的事业就是大场市的未来。现在有个不知从哪来的疯子隔三差五杀人,说不定还牵扯到我们公司头上。我要是不解决这件事,我去到哪都不安心!”

汪局长一言不发听着师徒俩争论,把手中的笔在桌子上颠过来倒过去摆弄。

询问室门很快被打开,几名身着保安制服的大汉走了进来,领头的那位将亮出工作证件,对室内的三人大声说道:“不好意思,各位。辛总裁让们带个人回去。”

“你们!”还没等辛宇龙发话,两个保安快步走了上来,一左一右把他架起来,直接往外面拖。

沉默许久的汪局长才站起来,缓缓说道:“你也别怪我们。大场市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必须保护你的安全。”

“好啊。你们蛇鼠一窝,只知道为自己着想。我算是看清你们了,你们给我等着!”辛宇龙的叫骂声很快消失在铁门外,保安们陆陆续续也跟了出去。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191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2019.08.07带学生丽江之行艺术夏令营。
    泥雕
    2019年12月02日
  • 南侨机工抗战电影故事《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
    高德敏
    2019年10月30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