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六章

昆明花子 2019-09-30

下午时分,大场市郊区。

辛宇龙环顾四周,客厅里,院子里,全是昭明集团的保安。父母就坐在前方的沙发上,怒视着自己。

“把你手机交出来!”辛总裁对着儿子喝到。

辛宇龙慢吞吞地把手机从口袋里取出,放到桌子上。一名保安握着金属探测仪在他身上来回扫了几下,没有再发出警报声后,便对辛总裁点点头。

“给你半个小时收拾东西,然后邢队长会护送你去机场。你去香港停留一阵,等签证过了立刻去美国,和钱蓉一家团聚。”

“半个小时不够,我还有很重要的数据存在电脑里!”

“好,那就一个小时。家里的网络我已经断了,你别想通知任何人!”

“知道了。”

辛总裁和夫人交代完毕,走出客厅,不忘对守在旁边的保安叮嘱道:“邢队长,我儿子就交给你们了,一会调查局的人会来。你们相互配合,一定把人看好。”

“是!”队长敬了个礼。

辛宇龙这时候对父母背影喊道:“你们这么着急回公司,是不是因为地下室的工程?”

“你懂什么?数据中心的构造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们昭明集团的未来全靠它了。”

辛总裁和夫人在保镖们的护送下,走进院子门口的豪华轿车,扬长而去。辛宇龙见父母离去,也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队长和两名保安正准备跟上去,被辛宇龙喝止了:“你们别总跟着我。下去等着就行。”

“好。请你也不要为难我们。”队长做了个手势,带着手下回到客厅中待命。

辛宇龙关上门,坐到房间电脑前,屏幕亮起,右下角的网络图标显示已断开连接。尝试打开几个网页,全是白屏。

“不行,剩下时间不多了。我得找个机会出去。”辛宇龙看了眼窗外,院子内外都有人把守,硬闯是不可能了。

“新建txt文档?”

辛宇龙关掉网页,目光落在桌面中间一个空白文档上,他很清楚地记得,上次关机前完全没这个东西,其他临时文件都会放进文件夹里,到底是谁会突然新建一个文档在这里呢?

他点开文档,里面空白一片,再右击属性,建立时间是下午16:45,正是自己在调查局被盘问的时候。辛宇龙忽然想到了什么,把光标挪到开头处,往下一拉,一行白色文字在黑色中显现出来:  

我把手杖放到马桶水箱里了,已经设定完成。摇晃三下就能找到我。

“可真有你的!”辛宇龙大喜过望,在彻底删除了文档后,又从抽屉里撕下一页便签,快速写下一段话:7:10,登街1675号。他故意把笔画写得潦草些,然后把便签对折,撕成小条,扔进废纸篓中。

做完准备工作,辛宇龙冲进卫生间,掀开马桶后方的盖子,在水箱里摸到一个沉甸甸的东西。他握住杆状部分,向上一提,一个手杖的把手便从水箱里拎了出来。

“怎么会这么短?”辛宇龙小心翼翼把手杖握住,轻轻甩干上面的水。

“三下,应该是这样。”

辛宇龙把像是顶部的部分举向上方,用力向前晃了三下,前方的镜子毫无征兆凹下去,一股莫名的力量正把他吸向中心。

“不会吧?又来?”

辛宇龙闭上眼睛,感到身体被人倒拎过来,又水平翻转了一圈半。他感到耳中被装了警报器,嗡嗡作响。身体像风中的树叶,被吹上吹下。不知过了多久,耳中的嗡鸣声忽然不见了,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前方是一条宽阔的马路,头顶是交错的环城高速,能听到车辆驶过的震动声。

“这是哪里啊?”一阵阵眩晕袭来,让辛宇龙看不清前方。

“这里是一环,距离你家10公里。”轩辕诚一从身后冒了出来,把一瓶水递到辛宇龙手里:“不错嘛,比上次有进步。”

“谢谢。”辛宇龙接过水一饮而尽,从来没这么渴过。

“我还以为你要被送走了呢。”

“你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那么蠢。”辛宇龙抹了抹嘴角溢出来的水滴,问道:“电话还带着吗?”

“当然了。”轩辕诚一把一台全新的智能机递给辛宇龙。

辛宇龙接过电话,拨通一个陌生号码,凑到耳边:“喂?是我。马上实施A方案。”

“看来你准备好了。”

“没错,我在家里面留了诱饵,就看那群人上不上钩了。”辛宇龙洋洋自得地说道:“你有什么发现?”

轩辕诚一取回手杖,揣在兜里,望着路面说道:“有是有,但现在问题是我没法把我俩传送走。需要一辆车子才行。”

“交给我吧。”辛宇龙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开成免提模式。片刻后,一个清脆的年轻女性声音传来:“你干嘛突然打过来,我还在上课呢!”

“哦,那不好意思。我突然想借下你家的车用用。”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要宝马还是劳斯莱斯?”

“都行。”辛宇龙抬头看了看上方的路牌,对电话那头说道:“我在福新立交下面,和北郊路交叉口这里。”

“好的,我现在给店上发信息。”

“好。你好好上课,么么哒。”辛宇龙对着话筒亲了一口。

“么么哒,好好玩,达令。”

挂掉电话,辛宇龙转向一边,才发现轩辕诚一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那是什么眼神?”

“还么么哒呢,真肉麻。”轩辕诚一故意做了个发抖的动作。

“我青梅竹马,她家是卖车的。”辛宇龙收好电话,语气郑重地问道:“所以你到底发现什么了?”

“我发现大场市有个地方,能最大限度隔绝电磁干扰。岳涵的那个朋友一定会去那里。”

“在哪?”

“在城市西边,从高架上走最快。”

“好。”

五分钟后,一大一小两辆车子疾驰而来,大的那辆印着BMW标志,崭新的黑色车身散发光泽。小的那辆是面包车,车轮附近和侧门上还沾着泥土,一黑一白,一净一污。

宝马车停在两人面前,一名年轻男人走下车,把钥匙交给辛宇龙,说道:“小姐让我们把车子给你,请你保管好,这可是新货。”

“我一定会的。谢谢你们了。”

男人交接完钥匙,便跑向面包车,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那车子一个原地掉头,朝着来的方向开走了。

“上车!”

辛宇龙豪气地一挥手,拉开驾驶门就坐了上去,进到车中,他情不自禁地抚摸着方向盘和仪表,调整好座位和后视镜。轩辕诚一看他折腾的样子,便问道:“你会开车吗?”

“会。虽然我没驾照。”

“噢哟,是不是你爸在夏威夷教你的?”

“不是,在阿拉斯加。”辛宇龙调整完毕,发动机车,冲轩辕诚一喊道:“系上安全带,我要发动了!”

“轰!”车子后方喷出一股浓烟,朝着高架桥入口疾速驶去。

 

五分钟后,辛宇龙已经行驶在了环城高速上了。夕阳西下,远处的黄河水反射着余晖,光彩照人。高速路右边正是大场市中心,昭明大厦此刻在夕阳的照耀下,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金色外衣。

“你们家大厦总是那么豪华。”轩辕诚一对着大厦方向说道。

“是啊。但一想到这下面的秘密,我就感到害怕。”辛宇龙熟练地打着方向盘,超过一辆又一辆车:“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到底是谁?师父说根本没有你的资料。”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轩辕诚一放低椅背,舒服地靠在上面,眯着眼睛:“记住的事情越多,活着越累。索性忘掉一切,做个永远快乐的人。”

“你不打算找草帽了?那顶失落在山谷中的草帽。”辛宇龙冷不丁地问道。

“虽然有遗憾,但要是找到了,发现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岂不是更难受吗?”

“是吗。”

道路前方出现一个检查点,交通协管员正挥舞着旗帜,把驶入高速路的车子拦下来。

“喂,前面有人检查,你怎么不减速?”轩辕诚一喊道。

“今天让你看看大场市第一富二代的能力!”辛宇龙加大油门,直接从检查点的中间飞驰而过,带起的强风几乎把周围人的帽子掀掉了。

见到有人强行冲卡,一名协管员掏出对讲机,正打算汇报时,被旁边一个年长的同事制止了。

“你傻了?那可是昭明集团总裁的儿子呢。”

“可,可他没有停车啊?”年轻的协管员十分惊讶地看着前辈。

“管他呢。这公路都是昭明集团修的,他们怎么开是他们的事情。”

“哦。”协管员无可奈何收回对讲机,看着宝马车消失在夕阳中。

 

此时城市另一边,四辆吉普车跟在一辆小轿车后面,疾驰在乡间公路上。虽然公路是柏油铺成,但道路两旁却很荒芜,放眼望去都是杂草。

车队驶过一所大学,前方是一片修建中的厂房。小轿车中坐着调查局的人,洪一平专心开着车,汪震秉就坐在旁边,手中捏着用胶带纸粘好的便签。

“高登街1675号是个制药厂,还在建。辛宇龙怎么会去那里?”汪局长不放心地看向后方。

“不知道。过了这个路口就是了。小张,通知后面。”

“是。”坐在后方的年轻人打开对讲机,把情况汇报给了后面的车队。

驶过十字路口,前方右手边是一片荒地,一人多高的杂草挡住了视线。四辆吉普车分别驶向四个方向,洪一平则把车开到主入口处停下。

一声令下,所有人马同一时间向中间包围。洪一平准备好手电筒,踏着齐腰高的杂草向前进发。走了没几步,前方传来人嬉戏打闹的声音,还隐约飘来食物的香气。

“怎么回事?”洪一平感到有些不妙,和汪震秉相互递了个眼神。

往前没走多远便出现了一块空地,四周堆放着数米高的废弃钢材。中间聚集着一群年轻人,正支着煤气炉,围着锅又唱又跳。在人群中,洪一平看到一个穿着十分眼熟的人,正背对着入口方向,和同伴们讨论着什么。

“辛宇龙?”无论是外形还是衣服,那个人像极了自己的徒弟。

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保安们一拥而上,冲开聚会的人群,把酷似辛宇龙的那人按翻在地。

调查局的人立刻追了上去,刚才还在蹦跶的人群马上安静了下来,自觉地退到一边。

保安们掀开罩在男子脸上的面具,呈现在洪一平面前的是一张从来没有见过的脸。男子惊恐地望着围上来的保安们,结结巴巴地问道:“大……大哥,这里不能野餐吗?”

“你是谁?辛宇龙在哪里?”洪一平追问道。

“我不认识什么辛宇龙。你们认识吗?”男子求助般看向同伴们,人们纷纷摇头。

“妈的,我们被骗了。”邢队长一脚踢翻地上的椅子,吼道:“赶紧收队!”

“原来他不在这里。”洪一平淡淡地说道。

保安们和调查局的人很快离去,人群们又聚拢到一起,继续着聚会。

 

随着太阳逐渐西沉,辛宇龙也越来越靠近目的地。车子驶下高架桥,穿过土路,前方是一个废弃的工地,锈迹斑斑的钢筋从混凝土中钻出。

挂载在车上的手机响了,辛宇龙立刻接通,一个男人压低声音说道:“辛老板,你说的那个女孩我找到了。在4号楼,3层,66床。”

“情况如何?”

“不太好。刚才输完液后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正在组织实施急救!”

“怎么会这样?”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嘈杂的吵闹声,男人离开话筒,冲着什么人交待了几句,接着慌张地说道:“啊,那个女孩突然失踪了,诊室全乱套了。我得挂了!”

电话里只剩下盲音,辛宇龙看向轩辕诚一,问道:“你觉得会是谁把她抢走的?”

“我感觉我们会有答案。就在前面停下。”

辛宇龙把车停在一个地下室入口处,因为年久失修,上方的遮挡早已不见了。借着残余的阳光,一截楼梯从地面伸向黑暗。

“在这下面?”

“对。”轩辕诚一警觉地看向前方:“我感觉有什么人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地下室,阳光从地表上的缝隙射下来,形成一个个光柱。借着光柱的照明,辛宇龙看到地上杂乱地对着各种椅子和凳子,墙上沾满灰尘的海报。

“这里多久没人了?”

“少说有一年了。”轩辕诚一取出手杖,向下用力一甩,手杖便长了三分之一。

两人穿过狭小的前厅,来到第二间屋子。这间屋子很宽,墙边堆满了各种桌椅。中央放着一个老旧的台球桌,依旧布满了灰尘。

“小心,退后!”轩辕诚一伸手拦在辛宇龙面前。

未及,台球桌上的灰尘被什么东西吹开,浓密的尘土呛得辛宇龙咳嗽不止。灰尘中一道蓝色光芒从天而降,两个人影出现在眼前。

“这……”辛宇龙奋力拍走眼前的灰,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台球桌上躺着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女孩,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正搂着她。

“岳涵?”看到女孩长相的那一刻,辛宇龙大喊道,同时看向旁边的男人:“你是谁?把他放下。”

那男人缓缓转过头,眼中射出怒火,咬着牙齿说道:“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为了逼我现身,居然对一个无辜人下毒?”

“不,不是他们,他们是好人。”岳涵伸出手,几次想抓住男人胳膊,但都滑了下去。

“你别说话。”男人爱恋地抚摸着岳涵额头。

辛宇龙和轩辕诚一跑到岳涵身边,这才发现少女手臂上多了许多紫色斑点,嘴唇毫无血色。

“她怎么了?”辛宇龙关切地问道。

“她被人注射了毒药,不,是用了某种法术。”男人看着辛宇龙说道:“他假扮成医生,在医院给岳涵输液时下毒。”

“怎么会这样?”

轩辕诚一伸出手,握着岳涵的腕部,接着又按在她的颈部:“不是一般的毒药。是一种心源性毒素,能杀人于无形。”

“你怎么敢确定?”辛宇龙问道。

“我本来就知道。”

“鸽子先生……”岳涵虚弱地呼唤着,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我在这里。”男人激动地把少女手掌紧紧贴在脸颊上。

“你老实告诉我,徐玉是不是已经死了?”

“是的……我瞒着你,只是不想让你那么痛苦……”

“可是我还是知道了……”两滴泪水从岳涵脸颊划过:“你们都是好人。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

“对不起,我还是没能遵守约定。”男人颤抖着声音:“不,这次我不会失去你的。”

一股股金色的暖流从男人手中流向岳涵,穿过手臂,涌便全身。金色能量划过的地方,紫色斑点一个接一个消失了。辛宇龙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急忙问道:“这到底是?”

“生命交换。把自己所有能力连同生命传输给别人,可以用来救命。”轩辕诚一表情复杂地说道。

“别,你会死的……”岳涵无力地伸出手,想把男人推开。

“但你会带着我的这部分,坚强地活下去……我毁灭过无数个世界,只有这一次是全心全意为了别人……”男人忽然松开手,暖流停止了输出,岳涵的嘴唇也恢复了血色。

“感觉好多了。”岳涵喃喃地说道:“别,别离开我。”

“我还有点事和这两位说,你快去医院吧。”

男人打了个响指,一道蓝色漩涡将岳涵吸了进去,台球桌上眨眼间变得空无一人。

“她去哪了?”辛宇龙着急地四处张望。

“她回医院了。”男人笑了笑,跌坐在地上。

辛宇龙站到男人前方,蹲下身体,掏出手机,把徐峰的照片举到他眼前:“我问你,这个人是不是杀的?”

“不是……虽然我有那么一刻想杀了他。但读取了他的思想,我发现徐玉早就没救了。”

“你说什么?”

“徐玉的身体机能不正常变弱,那一拳根本本来不足以杀死他。”男人微笑着抬起头,看向辛宇龙身后:“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徐玉把什么东西留在了裂缝附近……”

“那旅游车和端午节那天呢?你化妆成鸽子对不对?”

“旅游车不是我干的。端午节那天我的确去过会场,我想问问那个总负责人……但我还是慢了一步,有人把他杀了……”

“是谁?”

男人吃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个人潜伏在大场市……”

“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我不需要你相信。”男人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与其拼尽全力复仇,不如用最后的时光守护朋友。我死而无憾了……”

男人的双脚开始变得透明,接着是大腿,躯干。辛宇龙向后退了两步,惊讶地看着他一点点消失。

“时间到了……你们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男人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我有一个朋友,1000年前也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如果你们能找到他,请告诉他……好好守护这里……”

“你那个朋友是谁?我们怎么找到……”

“他就在这里……”

男人的身体逐渐淡去,声音也很快随着空气飘散到远处。台球桌下,一片羽毛缓缓降了下来,纯洁无瑕。

“这是什么?”辛宇龙把羽毛捏在手中,一股暖流瞬间涌遍全身。

“当然是给你的礼物啦。”轩辕诚一笑道,顺手在辛宇龙掌心拍了一下,羽毛便不见了。

“羽毛呢?”

“已经进到你身体里了。”

“啊?”辛宇龙感到身体里顿时涌起阵阵温暖,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环绕着四肢奔涌。

“舒服吧?”

“有点怪怪的。你怎么知道羽毛的秘密?”

“我当然知道。”轩辕诚一神秘地笑了笑。

 

楼梯那边传来脚步声,轩辕诚一立刻挡在辛宇龙身前,做好战斗准备。很快,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出来,腰间挎着佩刀。

“师父?”辛宇龙惊讶地看着洪一平。

“你啊真会套路,我们都被你踩中了。”洪一平紧接着笑起来:“不愧是大场市的接班人。”

“你怎么找来的?”

“多亏了这个。”洪一平把一个紫色发着光的罗盘放到台球桌上。

“这是紫石英罗盘?不是坏了吗?”

“我修了修,还能用。”洪一平从身后取出一个皮包,扔到轩辕诚一怀中:“没时间了,这个包里有证件和钱,足够你离开大场了。”

打开皮包,里面是捆好的崭新钞票,还有一摞证件,从驾驶证到居住证一应俱全。轩辕诚一收好皮包,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小辛说得对,做人要讲良心。其实我们调查局被安排了一项任务,就是把你污蔑成这一连串事件的凶手。那些证据是早就准备好的……”

洪一平还没说完,辛宇龙便打断道:“师父,是不是我爸他们策划的?”
    “小辛,这就是政治,不管你喜不喜欢,总会有人干。”洪一平不敢正视辛宇龙的目光。

“我是绝对不会出卖朋友的!”辛宇龙紧紧握着拳头说道。

“事不宜迟,你快走吧。”洪一平在轩辕诚一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不管你到底是谁,还是谢谢你的帮助。我们都欠你。”

“好吧。看来我没法去辛老板家里吃饭了。”轩辕诚一收好手杖,对辛宇龙敬了个礼:“再会,继承人。”

“再见!”

轩辕诚一挥动手杖,消失在空气中,地下室里只剩下洪一平和辛宇龙两人了。

“真是厉害的空间折叠。”洪一平看着轩辕诚一消失的地方说到。

“局长呢?没跟你一起吗?”

“他去应付那些保安了,我找机会溜出来的,还好电动车电力足够。”

地下室外面响起连环的刹车声,辛宇龙知道是保安们来了。

“师父,我们先出去吧。”

“好。”

师徒两人走出地下室,外面停着一排吉普车,局长也驾着调查局的车停在远处。见到辛宇龙走出地下室,邢队长率领保安们围了上来:“你们没事吧?”

“没事。可惜让那个家伙跑了。”辛宇龙瞟了眼身后:“我算是明白了。他就是一个骗子。”

“那请你跟我们回去。”

“老子不去,你能把我怎么样?”辛宇龙瞪着邢队长:“师父刚才为了救我,身体受了伤。我要送他去医院!”

“可是……”

“可是什么?你的薪水是我们家发的,要是我师父有个什么问题。信不信我让你全部人下岗?”辛宇龙一把推开邢队长,搀扶着洪一平走向调查局的车。

洪一平一手搭在辛宇龙肩膀上,一手假装按在胸口:“你还真会耍官威。”

辛宇龙冲师父笑了笑,没有说话。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5899
参与的活动
  •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集类
    2019年01月22日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2019.08.07带学生丽江之行艺术夏令营。
    泥雕
    2019年12月02日
  • 南侨机工抗战电影故事《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
    高德敏
    2019年10月30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