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龙社区

立即打开

架向深渊之桥 第十七章

昆明花子 2019-10-01

晚上八点,大场市中心,市立第一医院。

急诊科四楼,VIP病房,洪一平坐在床上,前方摆满了吃的。辛宇龙打开一瓶酒,给师父前方的杯子里倒满。

“我很久没来医院了。还是第一次来VIP病房。”洪一平举起酒杯,小小嘬了一口。

“这家医院的主任是我们家故交,你放心住吧。”

“但我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真凶。”洪一平愁眉不展,在床上躺下:“如果不是你见到的那个男人,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我想过。如果把所有证据反过来想呢?”

“反过来?”洪一平沉思片刻,忽然看向辛宇龙:“你的意思是?”

“我就一直觉得奇怪,老刘为什么死的那么突然,还有那个杀手。如果他们是被安排好的呢?再想想那个大巴车的事件,知道那些家长来玩的,除了旅行社,只有活动组织方咏馨学院了。”

“你是说牛焕金?”洪一平当即否定:“不可能,他根本没那么个能力。”

“如果他是装的呢?”辛宇龙掏出手机,把一张男子的照片递给洪一平:“这个人是多年前救了岳涵的恩人。岳涵对他念念不忘。你仔细看看,这个人像谁?”

“你这么一说,真的……有点像那个教授……”

“再戴上眼镜呢?端午大会那天,刘董是被人谋杀的,凶手不是那个异界人,那一定是在附近的人。”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那个异界人?”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不会害人。”

“牛焕金失踪了,调查局找不到他……”洪一平感到一阵阵困意袭来,眼皮开始打架:“奇怪,我怎么会这么困?”

辛宇龙转身从箱子里取出佩刀,走到洪一平前面,小声说道:“那是因为我在你的酒力下了点东西。好好休息吧,师父。”

“你!你要干什么?”洪一平看向辛宇龙手中的佩刀,仿佛猜到了什么。

“其实我全部都查清了,我父母在昭明大厦下面做某种实验。我猜应该和转移有关。为了不连累你,我只好用点手段了。”

“你,你回来!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洪一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两条腿根本不听使唤。

“我知道,但我可是昭明集团的继承人。我们家上百年的心血可不能就这样被他们杂碎。”辛宇龙收拾好东西,朝着门口走去:“师父,我已经尽我所能安排好你的家人了。我既然成了富二代,就要做个真正的富二代!”

“你……回……”洪一平还想说些什么,嘴张开一半便再也没有力气了。渐渐模糊的视线中,辛宇龙关上门离开了……

走出病房,辛宇龙对门外的护士交代道:“我师父很累了,他需要休息。你们不比打扰他。”

“好的。”

乘着电梯下楼,辛宇龙坐进宝马车里。在手扶上方向盘的瞬间,一种自豪感涌遍全身。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真正有了使命。

“明日的大场,我来了!”

辛宇龙踩下油门,车子飞快开出医院,奔着黑暗中的最高楼开去。

头一次行驶在市区最繁华的地带,辛宇龙不免有些激动。他小心避让着来往车辆,随着越来越靠近昭明大厦,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商业街上还是热闹非凡,大型电子屏正在播送着广告。一个美女正展示着海滩风光,镜头刚挪到演员脸部时,电子屏忽然陷入漆黑。周围的游客还没反应过来,街上的装饰灯接二连三黑了下去,只剩下照明用的路灯。

辛宇龙坐在车里,目睹着街道陷入黑暗,心中突然浮现出一种不祥感:“糟糕,仪器开始运转了,周围电量不够用了。”

他一打方向,顾不上周遭司机的抗议,从另一条路驶出街道。

 

二十公里外的高速路上,另一辆黑色轿车飞快行驶着。车上坐满彪形大汉,牛教授被夹在后排中间,左右各有一个男子。

窗外的灯光越来越稀疏,牛教授时不时望向外面,然后在男人的目光中缩回脑袋,宛如一只受惊的羊羔。

“司机同志,这好像不是去机场的路啊。”

“计划有变,我们先去住处。”

“好好好。”

牛教授擦了擦脑门的汗,靠在后座上。

车子在一个岔路口驶出高速路,沿着土路笔直地开下去。连续的颠簸再次让牛教授不安起来,他紧张地看向窗外,但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司机?这,这是去哪啊?”

“别问那么多。”司机不耐烦地说道。

在土路上颠簸了十多分钟左右,轿车总算停下了。牛教授拎着手中的背包,跟在男人们后面下了车。脚下是一片松软的沙子,耳边传来波浪拍打的声音。

“我们到了。”司机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这是什么地方?”牛教授环顾四周,几个不怀好意的魁梧男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正向自己逼近。他转身想回到车上,却被一个男人逼了回来。

司机脱下墨镜,睁着一双虾米大小的眼睛说道:“对不起啊,教授,你知道的太多了,上面希望你闭嘴。不过你放心,你的家人会收到一封意外死亡证明,还会得一大笔钱。”

“你们……”大概是预料到了自己的处境,牛教授在原地瑟瑟发抖:“原来你们早就准备好了,在这里动手没人会发现。”

“你真聪明,没错。”司机一摆手,一个大汉把绳索套在牛教授脖子上。

“可惜啊……如果我把你们全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牛教授突然不再颤抖了,镜片折射出令人可怖的寒光。

“你?”还没等司机说出第二个字,一道闪电从天空降下,刺耳的爆炸声后,地上只剩下一双靴子,而整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刚才还杀气腾腾的男人们纷纷惊呆了,惊恐地看着这个弱不禁风的猎物。

“哼哼哼,现在也没必要演示下去了。”牛教授恶狠狠地看向身后:“想勒死我?你先死吧。”

说罢,男人手中的绳索在空中打了个结,闪电般套在了他自己的脖子上。男人还没来得及挣扎,在空中一阵乱蹬,便瘫软在地,手上还握着绳子。

“今夜的月光很迷人,可惜你们再也看不到了。”牛教授揉了揉发红的手腕和脖子,向人群们逼去。

“救命啊!怪物啊!”

男人们丢下手中的凶器,转身逃跑。但他们刚迈开第一步,地下的沙子升起,把所有人的脚踝紧紧包住。

“你看看你们,就像一群蛆虫一样在地上蠕动。”牛教授惋惜地摇了摇头,看着这些动弹不得的雕塑。

“别杀我,我只是奉命行事!”一个男人哭诉道,裤裆不知不觉湿了。

“是嘛……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放心吧,我不会像你们主子那样,吸干别人的血。”

牛教授抬起右臂,指向天空,一阵低沉的雷鸣滚滚而过。刹那间,数十道霹雳从天而降,耀眼的闪光后,地上只剩下数堆灰尘。微风吹过,灰尘便四散飘去。

“现在让你们见识下谁才是真正的主宰!”

牛教授拍去鞋底上的灰尘,转身回到轿车中。半分钟后,轿车消失在土路上,沙滩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地上还没有散去的灰尘……

 

辛宇龙抵达昭明大厦地下已经是二十分钟后,在一道红色安全门前,两名保安拦住了去路。

“站住!你是什么人?”

辛宇龙从车上下来,喝到:“我爸辛轲,你们谁敢拦我。”

“啊,对不起,刚才没认出来。”两位保安道歉着,但却没有让开的意思:“但总裁有命令,不让任何人进去。”

“那好吧。那对不住了。”辛宇龙拇指一抖,佩刀便从刀鞘中飞出,旋转着升上半空。两名保安吓得惊叫连连,朝着旁边躲开。

“把门打开!”辛宇龙吼道。

“是……”保安哆嗦着按下按钮,安全门缓缓升起。

“谢谢。”辛宇龙召回佩刀,快步走进门中。

安全门后又是一条宽阔的过道,过道尽头是第二道安全门,门上贴着警告标志:机房重地,非请勿入。

“既然如此,那我就……”辛宇龙弹出佩刀,打算把门砍开。

头顶的通风管传来一阵异动,辛宇龙将刀握在手中,闪到一边。通风管尽头的铁丝网应声砸在地上,紧接着一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怎么是你?”辛宇龙惊喜地问道,眼前人不是别人,正是轩辕诚一。

“不是我还能有谁?”轩辕诚一看了看辛宇龙拿刀的架势,问道:“看你这样,已经会用刀了。”

“说来也奇怪,你给我了羽毛后,我居然就学会了怎么用这把刀,就像吃饭这么简单。”

“恭喜你啊。成功掌握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转移能量。”轩辕诚一收起笑容,严肃地说道:“前面那道门后面应该就是仪器所在地了。你真要进去?”

“当然。给他们一个惊喜。”辛宇龙把刀对准安全门:“你为什么不走呢?”

“我躲了一千年,再躲下去也没意思。”

“哈哈,你也不容易啊。”

“喂,你家公司的门,还是你来开吧!”

“好!”

辛宇龙掷出佩刀,刀刃发出炫目的蓝光,笔直地飞向安全门,从中间把门切成两半。接着原路飞回,稳稳插回刀鞘中。

“我们上!”辛宇龙大喝一声,和轩辕诚一杀入内门。

 

昭明大厦,地下机密实验室。

大约十米高,百米见方的空间中央,一座巨型设备正在运转着。由四个同心圆构成,圆环按照由快到慢的速度旋转,四个角上是四座月牙形柱子,不断向中间放射着能量。设备旁边的操作台上,数名研究院正在紧锣密鼓调试各种数据。

“输入频率提高30%……临界值90%……”仪表不断发出提示,圆环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在实验室南侧有蓝线划出的安全区,一群中年人正紧张万分盯着设备中心。

突然,侧门被什么东西切开,分成几块飞出。辛宇龙和轩辕诚一同时走进实验室里。

“爸,妈!你们果然在这里!”辛宇龙对着围观人群喊道。

“你,你不是去香港了吗?”辛轲怒道。

另一个中年人指着辛宇龙,愤怒地问辛轲:“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你儿子会在这里?”

“钱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就让他回去。”辛轲几步就冲到辛宇龙面前,低声骂道:“你个混账东西,居然能找到这里来。还不快回去!”

“我是不会走的。”辛宇龙昂首挺胸走到人群面前:“各位都是我们辛家的朋友,也是我的前辈。你们在这里做的实验,很可能会把整个大场市拖入深渊中。我今天来,就是希望你们停止,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混蛋!”辛轲走过来,狠狠地辛宇龙脸上扇了一巴掌:“你知不知道,为了今天这个项目,我们苦心经营了多久,那些材料,都是一毫米,一毫米造出来的。”

辛宇龙捂着发烫的脸,挺直身子,质问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裂缝那边是什么吗?前人的教训还不够吗?你们是不是还想制造一次大爆炸才甘心?”

“前人无能,不能有效利用这些能量,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有钱,有产业,能发挥数十上百倍的产能!”

“可这些能量本来可以造福人类……与深渊交易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辛宇龙弹出佩刀,指向仪器核心:“从小到大,你教我仁义信理智。你们要是不关,我就替你们关。”

圆环中心出现一条裂缝,裂缝越来越大,一个闪着光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警告,侦测到可疑能量态……”系统响起连续警报声。

裂缝消失了,光芒逐渐从那个人身上退去,很快,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出现在圆环下方。

“牛焕金!”人群中有人大喊道。

“是我。哎哟,大家都到了啊?”牛教授迈着小碎步走到人群前方:“是不是很意外啊?你们居然没搞死我?”

“保安,快把这个人清理出去!”人群中发出骚动。

“别白费力气了,那些保安已经被我处理了。”牛教授嬉笑着跳到钱总面前,在那皱巴巴的脸上摸了摸:“皮肤真嫩,用的什么护肤品?”

“滚!”钱总一把推开牛焕金的手。

牛焕金也没生气,依然笑嘻嘻地跳下台子,把视线转向辛宇龙那边:“啊哈,这不是昭明集团的未来总裁吗?幸会幸会。”

“你别假惺惺的!”辛宇龙怒道:“各位前辈,就是这个人杀了刘董事长,也是他策划了最近一系列案件。”

“对啊,对啊,是我。我是不是很聪明呢?”牛焕金嬉笑着,干咳两声,换了个低沉的声音:“你千万别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声音!”辛宇龙想起了什么:“原来老刘是你装的?”

“对啊。像不像?其实我还能装很多人。毕竟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你这个骗子。”

牛焕金取下鼻梁上的眼睛,慢条斯理地擦拭着,用无比嘲讽地语气说道:“这里谁不是骗子?你看看你父母,再看看其他人。哪个不是用尽手段?就为了一己私利。”

钱总走到牛焕金跟前,厉声问道:“姓牛的,你到底要什么?开个价!只要你不妨碍我们的计划。”

“哎呀呀,钱辉衷总裁。”牛焕金斜眼看着钱总,咂咂嘴:“你说我要是能控制全世界的话,一个小小的大场市算得了什么呢?”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牛焕金死死盯着钱总,眼神变得狠毒:“我装牛做马差不多二十年,就为了这一天。我为了接近你们,不惜成为你们洗钱的工具。”

“你别乱来,我可是……”钱总还想说些什么,忽然两手抓着脖子,嘴里啊啊叫着。

“你可是什么?大场市商业联盟带头人,别逗了,中国有多少个比你有能耐的人,又能怎么样?”牛焕金一拳打在钱总肚子上,钱总疼得跪倒在地,不住呻吟着。看到仇人发出痛苦的声音,牛焕金冷笑着,在旁边转来转去:“没关系,大场市毁灭后,后人会记住是你们的实验导致这一切。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旗子罢了,不会有人记住!”

轩辕诚一走上前,质问牛焕金:“所以你借助学院的机会,把送来的学生灵魂吸干,能力才突飞猛进。”

“对啊。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啊。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跟你一样也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等了1000年。”

听到轩辕诚一的话,牛焕金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掏出一本小巧的笔记本,翻到其中一页。

“怎么可能?这,这不可能……”

“这不是不可能,而是不可避免……不同的世界,会发生同样的交叉。”轩辕诚一转而对辛宇龙小声说道:“我会拖住他的行动,你带着你父母和其他人先走。”

“不行,这是我家几代人的心血,我不可能就这么放弃。”

 

“算了,不管什么狗屁宿命,你们全都得完蛋。”牛焕金把笔记本狠狠摔在地上,打了个响指,圆环装置加速运转起来。

“警告,临界度达到900%,输出功率已经超出最大允许值……”从月牙形圆柱喷射而出的电流击中操作台,两名操作者当场化作灰烬。

辛宇龙用手一指,佩刀对着牛焕金便飞了出去。牛焕金眼皮都没抬,冷笑一声,佩刀便从中间断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雕虫小技罢了。”牛焕金狂笑着,圆环越转越快,电流从柱体射向圆环中心,然后向四周乱射,在墙壁上烧出一个个洞。人群中跑出两个中年人,尖叫着奔向出口,他们还没跑出几步,便被汹涌的电流击中,眨眼间消散成火花。

目睹此景,没人再敢轻举妄动,纷纷抱头蹲在原地。

“他正在把全市的电能集中在这里,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轩辕诚一把全部力量集中在手杖上,对准来时砸出的通道,划出一道半圆。

“快,带着你的父母离开这里!”

“快走啊!”辛宇龙对着安全区的人奋力挥手。

“想跑?你们太天真了!”牛焕金指挥着闪电炸向人群,但电流飞到空中时,全被轩辕诚一的手杖吸了回去。

辛轲跑到钱总身边,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你快点走。你女儿还在美国等你。”

“不行,我是你大哥,要走一起走。”

“费什么话。”辛轲狠狠打了钱总一拳,把他推出安全门外。

闪电越来越密集,许多电流逃脱了手杖的束缚,正朝着人群飞去。眼看闪电正要辛轲头上,半截刀身飞了过来,将电流摊开。

“爸,你带妈先走。我们来对付这个疯子。”辛宇龙冲着父母喊道,召回剩余的刀柄。

“你个蠢儿子!我和你妈是不会丢下你的!”

一口鲜血从轩辕诚一口中喷出,他艰难地撑住手杖,对辛宇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快不行了,这个家伙吸收了太多灵魂,已经不是我俩能对付的。”

 

“哈哈哈哈,真感人啊。你们这些废物,抢来抢去还不都是我的。”牛焕金发出放肆的小声,一道四边形的门正在圆环中心慢慢生成。

辛宇龙紧握着刀柄,紧紧盯着月牙形的柱子,此刻柱子全身闪着蓝光,源源不断向中心输送着能量。

“如果我把柱子干掉一个,就应该能破坏他的立场。”

“你疯了。你会死的!”轩辕诚一表情痛苦地劝阻道。

“我就是死,也不会看着家产落入这种人手里。再说了,我不是还有那种力量吗?”

“你回来!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辛宇龙坦然一笑,任凭轩辕诚一如何嘶吼,举起断掉的佩刀冲向立柱。

“去死吧,混蛋!”

辛宇龙发出一声怒吼,举刀便砍。柱子周围喷发出一圈蓝色能量,将他的身影整个吞了进去。

“辛宇龙!”轩辕诚一心如刀割,痛苦地把眼睛闭上。

见到儿子死于非命,原本即将冲出安全门的辛轲夫妇纷纷折返回来,赤手空拳,怒吼着冲向牛焕金。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还我儿子!”夫妇俩人几乎同一时间冲到月牙柱下,消失在蓝色帷幕中。

轩辕诚一此时彻底失去了喊叫的能力,看着一家三口挫骨扬灰。帷幕消散,地上什么也没剩下。

“哈哈哈哈,我就喜欢看着你们一个个送!来啊。继续啊!”牛焕金狂妄地叫着,但实验室里只剩下了轩辕诚一。通往安全门的散落着成堆的灰烬,是一群生命最后的象征。

 

轩辕诚一收回手杖,又咳出两摊鲜血。他挪到墙边,把上半身靠在墙壁上。

“你认输了吗?哈哈哈哈!”牛焕金笑着笑着,突然扭头看向圆环,嘴中不停喊道:“别,别停下来,为什么集合了全市的电力还不够啊?”

圆环的转动速度逐渐放缓,刚刚开启的方形门也慢慢合上。牛焕金歇斯底里叫着,但月牙柱上的闪电越来越细。

“那是因为,你少了一把钥匙。”轩辕诚一托起手杖,对准圆环中心:“只有这个,才能让你真正打开那扇门。”

“什么?”就在牛焕金错愕中,手杖像个炮弹一样从轩辕诚一手中飞出,穿过月牙柱,一头扎进开启一半的裂缝中。
     在手杖飞入裂缝的时候,圆环中心长出藤蔓状的符文,这些条状无法认知的符号席卷着裂缝四周,拉扯着它不断扩大。

“什么?居然,居然打开了?”牛焕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痴痴地望着圆环。

“是啊。很兴奋对不对?”轩辕诚一捡起地上一根断掉的钢管,勉强支撑着往前走:“老实说,我也等了很久了。我无数次梦想着拿到那个人的羽毛,然后回到原来的世界。”

牛焕金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面朝着裂缝张开双臂,忘情地喊着:“我来了,异世界!我要征服世界!啊,所有的真理都属于我……”

藤蔓忽然停止了生长,裂缝四周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光芒不断在中心汇聚,很快形成一个人的模样。

“你是谁?”牛焕金诧异地问道,却发现身体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

“不能动了吧?那是因为你打开这扇门后,内心的那道门也会打开。”轩辕诚一挪到月牙柱外侧,又喷出一口鲜血:“这个时候你是最脆弱的。”

“不,不,放开我!”牛焕金死命挣扎着,双手双脚却被无形的力量牢牢扯住。

金色的人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张阳光帅气的少年脸庞从裂缝中浮现出现。

“你好,打开异次元裂缝的人。想必你一定付出了许多野心和手段吧。”

“你,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吗?”牛焕金看到少年的那一刻,五官因为恐惧扭作一团:“你是徐玉,我记得你。你已经死了,我亲眼看到里的……”

“是啊。因为这个世界的我,是活不了多久的。”少年发出空灵的声音:“我把所有生命和记忆都留在了裂缝中,构筑成了防御的最后一道结界。”

“不可能,不可能……”牛焕金发出似笑非笑地表情。

少年的视线越过牛焕金,落在后方的轩辕诚一身上:“那边那位,能不能走近点,让我看看你。”

轩辕诚一又往前挪了两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他已经用完了所有力气。

“啊,是你吗?”少年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原来1000年前那个从异界失踪的救世主就是你?”

“是啊。我都忘记自己曾经,曾经是个好人……”轩辕诚一干咳了两声,挤出一个笑容:“我换了无数身份,每次都用一个全新的名字。这么多年,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可我还记得,我一定要拯救什么……”

“你说得对。”少年爽朗地笑道:“纵然粉身碎骨,被人遗忘,我们还是有不得不去守护的东西。”

“你?你们怎么可能认识?”牛焕金的眼眶几乎都撑爆了。

少年朝着牛焕金伸出手,牛焕金哭喊着躲开,但还是被少年摸在脑门上。

“原来,这个世界的我,已经死了啊……”少年发出一声叹息:“你还杀了我的父母。”

“你是不是要杀了我报仇?”

“不。”少年严肃地说道:“无论我是死是活,裂缝中的这个结界都不会变。”

“没错。这个结界的目的在于裂缝开启时,强行把结界中的人格和能力注入到开启者身上,让他成为新的勇者。”轩辕诚一看向金色少年:“我说得没错吧。几十年前那个军阀为什么会自杀,是因为原本邪恶的心被良知所净化,受不了谴责。”

“对。所以牛焕金教授,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会成为下一个守护世界的人!”

“放开我!啊啊啊……”牛焕金发出杀猪般地惨叫。

“还有件事。你应该忘了。”轩辕诚一吃力地从怀中掏出一张叠好的A4纸,打开,扔在地上:“十年前,你帮一个小女孩躲过了校园暴力。她一直记得你,还相信你就在大场市。其实你曾经是个善良的人,对吧?”

“你妈的,为什么?”牛焕金歇斯底里地喊道:“不要再说了!”

“差不多是时候了,那么,收下我的能力和人格,成为勇者活下去吧!”

少年微笑着钻入牛焕金身体中,就在同一时间,从这个男人五官射出数道金光。他身体不住抽搐着,双膝跪地,金光持续数秒才逐渐消失。

藤蔓的符文渐渐消失,圆环的转动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开始加速。一个黑色的球体从裂缝中长大,不断朝外面扩张。在巨大的引力下,天花板上的零件纷纷往下坠落,地下室发出剧烈晃动。

“往往打开这扇门的人,也是充满了智慧和野心的人,所以徐玉才会用这种方法来实现最后逆转。”轩辕诚一蹒跚着走到圆环旁边:“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坍缩了,如果仍由其扩展大场市都会被吞掉的。只剩下一个最后的问题……”

“咳……”牛焕金挣扎着,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泪水不住地从眼眶中喷出。他抬起右手,一下一下扇在脸颊上。

“我该死,我不该假借办学害人。我该死,我不该毁了这么多家庭……”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狠毒,不停说着道歉地话,啪啪啪声不绝于耳。

轩辕诚一走到黑球前方,扔掉手中的钢管,张开双臂。

“是时候回去了……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那顶草帽,终究还是要捡回来的啊……”

就在这时,轩辕诚一感到脚踝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低头一看,牛焕金正使劲拽着他。

“你别拉着我,徐玉让你好好活着。而我已经活够了!”

“与其像个野兽一样活着,不如像个好人一样死去。”牛焕金擦干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爬起来。他挺直腰板,把衣领拉正:“看到那本册子时,我就该想到有今天的。造化弄人啊。”

牛焕金打了个响指,把轩辕诚一扔到身后。

“你干什么?回来!”轩辕诚一挣扎着,但身体像被灌了铅动弹不得。

“如果可以的话,你每年给我上柱香吧。”牛焕金回头望向轩辕诚一,露出一个潇洒的笑容:“请记得有过那么一个勇士,在最后关头救了我们所有人。”

“不要!”

在白色身影触碰到黑球的一瞬间,一道白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地下室,天花板的崩塌也停止了,剧烈的地震很快平息了。

轩辕诚一感到一阵暖流涌便全身,他疲惫的闭上双眼,再也不想醒来……

 

 


#2019第五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阅读1296
关注作者,看他更多文章
评论(1)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列表
  • 滇池湿地捞鱼河  郊游休闲好去处
    老尼
    2020年04月20日
  • 醒了,昆明的蓝,诗意的紫
    涵语
    2020年04月06日
  • “南亚风情”园的白天黑夜
    昆明冯工
    2019年12月19日
  • 2019.08.07带学生丽江之行艺术夏令营。
    泥雕
    2019年12月02日
  • 南侨机工抗战电影故事《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
    高德敏
    2019年10月30日
  • 梦幻般的泸沽湖
    作家协会
    2019年10月27日